中华郭氏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快捷导航
总共1328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2068|回复: 5

周太祖郭威出生地郭园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4-26 17:52: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周太祖郭威出生地郭园村
祝治平


49b15a7ag86c70893e61a&690.jpg

     在唐代,邢州柏人县之东16华里处有一个偏僻的小村,因姓得名汪家庄(今郭园村)。那时这里土地肥沃,绿树葱茏,清水潺潺,鸟语花香。再向西看,一条清澈的河水从尧山和干言冈之间的谷口奔腾而出,真乃是“两山夹一川,不出皇帝出神仙”的风水宝地。勤劳而朴实的村民过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的悠闲生活。到了唐玄宗天宝元年(742年)柏人城毁于水而迁至现今的尧城镇,汪家庄也就成了距县城二华里的近城村。千载难逢的机遇,便打破了这个小村庄的沉睡而平静的生活。人们利用这天时地利的条件,与外界交往开始增多起来,生产得到了发展,日子开始富裕起来。相传村里一郭姓人家郭蕴送子郭简习文,郭简天资聪明,十年寒窗苦读诗书,学得满腹经纶,十六岁就中了秀才,到了二十三岁那年金榜提名,又中了进士,当上了顺州(今北京顺义县)刺史。据旧《五代史》卷一百一十太祖纪第一所载:“唐天祐元年(904年)甲子岁七月二十八日,生帝于尧山之旧宅。载诞之夕,赤光照室,有声如炉炭之裂,星光四迸”取名郭威。不料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不久郭简被幽州割据者刘仁恭所杀。郭威时仅数龄,随母王氏走潞州,母又道殁,赖姨母韩氏提携抚育,始得成人。潞州割据者李继韬招募勇士,郭威年方十八,依故人常氏家,闻命应募,编入行伍。他颈上刺有飞雀,人称“郭雀儿”。
    李继韬为唐庄宗所灭,郭威被收进了唐军。郭威“性聪敏,喜笔扎,及从军旅,多阅薄书军志戎政”,他拜李琼等人为师,熟读《阃外春秋》,逐渐懂得了“以正守国,以奇用兵,较存亡治乱,记贤愚成败”之由。
后唐天成元年(926年),明宗(李嗣源)入洛阳,唐庄宗李存勖嫔御柴翁女柴氏被遣出宫,偶遇郭威,一见倾心,遂成婚配。柴氏有缗线五百万资君,郭威因其资,得为军司。
   几度世事变化,军士郭威归隶刘知远麾下,他文武兼备,得到重用,他劝刘知远在晋阳称帝,因功被授予枢密副使、检校司徒。刘知远病危,郭威受托成了顾命大臣。汉隐帝即位,他升为枢密使,掌管兵权。
河中、永兴、凤翔三镇反叛,郭威临危受命,被拜为西面军前招安抚使,全权节制各军,他采取围而不打,断其供应,待敌粮尽,一举歼之,加封侍中。
    契丹入寇,郭威作为枢密使、邺都留守、天雄节度使前往河北邺都御边。他在邺数月,政尚清简,一方安然。
功高震主,汉隐帝与宰相苏逢吉密谋,以议事为名,诱杀了杨邠、史弘肇、
王章三个元老重臣,郭威和柴荣在京的所有家属,其中有张贵妃与诸青哥、意哥,侄守筠、奉超、定哥和柴荣之妻及长子宜哥与其二等十余人同时被害。又令李太后之弟洪义等人前往邺都杀郭威及其相关者。
    听到噩耗的郭威,留养子郭荣留守邺都,自率大军以“除君侧之恶”为名,直驱京都开封。乾祐三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汉隐帝被随同郭允明杀死在赵村。
    进入开封的郭威,表现出老练的政治家素质:制止军队的剽掠,以安定京城秩序;请李太后临朝称制,以缓和人心;派人迎宗室刘贇赴京继位,以作缓兵之计;自己充当监国以在幕后操纵;除首恶者之外,宽大政敌,以笼络人心。郭威迅速控制了政局。
   等到时机成熟后,他“奉”着太后命,把部队拉出去,说是北上打契丹。部队进至澶州,几千将士忽然大哗,要求郭威即天子位,连声高叫“万岁!”有人扯了黄旗当皇袍,硬披在“拒绝不从”的郭威身上。众意难违,郭威“被迫”从了命。
   大军回返开封,乾祐三年(950)正月初四,郭威登上了皇位,建国号大周,改元广顺,定都开封。于此之前,他让人杀了前来京师还在半路的刘贇。
    做了皇帝的周太祖,经历了与生俱来的乱世,亲眼目睹了人间惨状,决心做个有道明君,脱民众于水火之中。他宣布废除许多苛捐杂税、严刑酷法,各地方政府停止进贡美食、珍品及特产。他罢户部营田务,说:“利在民,犹在国也”。他生活从俭朴,衣食住行务求简单,身体力行杜绝前朝以来的腐败风气。他说:“朕起于微寒,备尝艰苦,遭时丧乱,一旦为帝王,岂敢厚自奉养,以病天下!”
   他留心治国之道,决意改变长久以来军人政府的丑陋形象,极力罗致有安邦定国韬略的魏仁浦、王溥、范质、李谷等文士为官。他诚恳地说:“朕生长军旅,不懂学问,未知治天下之道,文武官有益国利民之术,各自上书论说,宜直书其事,切勿玩弄辞藻。”
   他生活节俭,又主张薄葬,深知民间疾苦。当时厚葬之风盛行,源于上层,争相仿效,传至民间,他对这种误世害民之风深恶痛绝。所以,郭威即位后虽按前朝惯例,追尊其四代先祖为皇帝和皇后。但只有陵号,皆无陵所。广顺二年七月,郭威在他五十华诞之时,起驾由京都返乡祭祖,曾夜宿南楼石佛寺,为石佛寺题写金匾,赐名“圣寿寺”,又提笔为八个景点题名:其一佛光亘天,其二松蟠龙斗,其三仆碑云峰,其四水泛桥峻,其五南楼晚照,其六邮亭朝佛,其七风送铃声,其八河水如带。”
   第二天一早郭威便起程去老家祭祖,当他中午时刻来到郭家陵园时,只见县令储知让尊旨早已将陵园修膳一新。不足十亩的皇家陵园,没有陵所,没有园墙,四座负土为坟的先祖陵墓,只是比以前高大了许多。除了陵墓之前那通祭碑和园门两尊石狮之外,再没有其它标志性的建筑。一行行新植的柏树郁郁葱笼,奇花异草,万紫千红,更显得清静而肃穆。除此之外,就是在陵园西侧的几间土房,它是专供看护陵园的郭氏族人居住的地方,人称郭家巷。郭威及其陪同官员,在祖陵前举行了简单的册立四代先祖谥号、庙号的典礼。祭毕又到他的旧宅汪家庄稍作休息,会见乡邻,之后,便径直向宣务山而去。应方丈之请,赐千佛堂名为“隆圣寺”。次日,车驾返京。从此,在郭园便流传着“葬之失礼,入土为安;后周遗风,纸衣瓦棺”的民谣。
    与此同时,郭威还於广顺二年(952年)十一月丙午诏令全国,诏曰:“古者封树之制,定丧葬之,著在经典,是为名教……但以先王垂训,孝子因心,非以厚葬为贤,只以称家为礼,扫地而祭,尚可以告虔,负土为坟,所贵乎尽力。宜颁条令,用警因循”。
   龙廷坐了三年,周太祖病故前,累谕晋王曰:'我若不起此疾,汝即速治山陵,不得久留殿内,陵所务从俭素,应缘山陵,役力人匠并须和雇,不计近远,不得差配百姓。陵寝不须用石柱费人功,只以砖代之,用瓦棺纸衣。临入寝之时,召近税户三十家为陵户,下事前揭开瓦棺遍视过陵内,切不得伤他人命。勿修下宫,不要守陵宫人,亦不得用石人石兽,只立一石记子,镌字云;大周天子临晏驾与嗣帝约,缘平生好俭素,只令著瓦棺纸衣葬。若违此言,阴灵不相助。’又言:'朕攻收河府时,见李家十八帝陵园,广费钱物人力,并遭开发。汝不闻汉文帝俭素葬在霸陵原,至今见在。如每年寒食无事时即仰量事,差人洒扫。如无人去只遥祭。兼仰于河府、魏府各葬一副剑甲,澶州葬通天冠、绛纱袍,东京葬一副平天冠、衮龙服。千万千万莫忘朕言!’二月甲子,太常卿田敏上尊谥曰圣神恭肃文武孝皇帝,庙号太祖。四月乙巳葬于嵩陵。
   堂堂一个开国皇帝,生前俭朴爱民,临死前还要下遗诏,要“瓦棺纸衣葬”,垂范于民。这在中外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这与古代的帝王将相生前穷奢极欲,死后大造陵墓的做法,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对于今天的廉政建设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周太祖是后周政权的建立者。他虽然出身行伍,却懂得文化的重要,通过长期努力,读了不少书,使自己从一介武夫变为文武兼备的儒将。他是五代开国君主中唯一有较高文化者,也是当时少见的优秀政治家。他在位时间尽管很短,却开启了民众翘首以待的清明风气,大大改变了王朝和君主的形象,为那个时代的中国走向统一打下了扎实基础。宋代著明史学家薛居正在对郭威的评价时说:“期月而弊政皆除,逾岁而群情大服,何迁善之如是,盖应变以无穷者也,所以鲁国凶徒望风而散,并门遗孽,引日偷生。”郭威不愧为中国历史上的一代贤君,我们为郭园村出了这样一个伟大的历史人物而骄傲。

明朝进士、御史陈登云,为悼念郭威,曾到郭园村并留诗一首。

              郭  园

丰碑留道左,烟柳黯消魂。
野鸟空啼树,潜龙已作村。

山河嗟世变,姓字为谁存。
往事堪增慨,回头日渐昏。
解读:记载着周太祖功德的高大石碑树立在村道的左边,烟雨蒙蒙之中的柳树显得没有生气。鸟儿在树上孤寂的啼鸣,龙也潜藏在郭园村的下方。世事沧桑,山河都发生了变化,郭威的名字还在为谁而留存呢?想起大周的兴亡不免又增加了几分感慨,在离开郭园的路上,屡屡回首张望,此时的郭园已渐次进入黄昏的暮色之中。

明朝顺德府知府刘应科来唐山(尧山)县巡视时,也曾专程郭园村拜访,亦留诗一首。

                 郭园村

感慨前朝事,驱车欲断魂。
昔闻周太祖,今见郭园村。
野水豪华逝,残碑姓字存。
遥怜柴氏里,烟雨隔黄昏。

解读:想起前朝的兴衰,感慨而悲哀,坐在去郭园村的车子里,好像断了魂似的。从前听说过周太祖,今天来到了他的故乡。野水冲刷了昔日的豪华,风雨剥蚀的石碑上还留存着郭威的姓名。远望周世宗柴荣的故里西山南村,黄昏时分的烟雨,却隔断了两个皇帝的故里。
两首诗均提到郭威之碑在郭园村,并且在陈登云的诗中第一句便指明了碑的位置在郭园村的道路之左。如果说陈登云当时是从尧山县城(郭园村西南2华里)直奔郭园村的话,那么他所说的“道左”不正是指村道之北吗?恰恰在郭园村主街道之北一侧,村民祝顺山、祝金奎在上个世纪挖粪坑和红薯窑时,先后在地下深处挖到了两尊石狮。村民把石狮视为镇村之宝,又原地埋入土中,至今谁也不愿道出它的具体位置。这绝不是什么无中生有,现在郭园村年长之人,大都亲眼所见第一个出土的石狮;至于发现的第二个石狮,我亲自走访了挖到该石狮的族人。由此看来,陈登云诗中的“丰碑”就应是郭威祖茔的“御碑”了,而且该碑年代已久,否则刘应科不会在他的诗中云:“残碑姓字存。”可惜这通残碑已不知所向了。
狮子作为权力和尊严的象征,常被置于皇陵、宫殿或庙宇之前,而现在郭园村的地下两个石狮均先后被村民发现,碑又被明朝两位官员的诗所证实。因此,郭园村这个尚未被触及的沙丘之下,才应是郭威祖茔的真正所在,碑和石狮就应是郭威祖茔的标志。根据2001年在本村出土的明朝崇祯元年所建的奶奶庙前的石影壁来推算,郭威祖茔应埋在地下5米左右的地方。我们坚信,以上之推测终将被后人所证实。
发表于 2014-5-23 00:44:40 | 显示全部楼层
周太祖郭威
发表于 2014-5-23 00:44:45 | 显示全部楼层
周太祖郭威
发表于 2014-5-23 00:44:56 | 显示全部楼层
周太祖郭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地图|手机版|发展基金|微博|中华郭氏网(始建于2006年)版权所有 ( 皖ICP备13000936号-3 )

GMT+8, 2020-4-9 21:23 , Processed in 0.095974 second(s), 4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