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郭氏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快捷导航
总共1320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2707|回复: 3

连宗:贵州清镇郭氏(郭超凡后人)系哪一支??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5-6-22 20:0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kuovei 于 2015-6-22 20:18 编辑

清镇名贤郭超凡故里古迹拾零
(转自:贵州政协报 2014-01-10

中秋假日,应贵州散文学会秘书长熊堂莹等亲友之邀,参加清镇市新店镇化龙小学建校百年庆典活动,聆听乡友摆谈当地郭氏家族中的一些轶闻逸事。在清镇市史志办老主任苟朝忠的陪同下,就近踏访清末乡贤郭超凡故居风字岩及郭家祠堂遗址、郭氏祖墓等文物古迹。随后,苟主任为我提供《郭氏族谱》等资料,我随之查阅了地方史志中的有关记载。这次中秋之行印象深刻,激起我再次探寻之欲。国庆长假,邀约文史学者厐思纯一道,与苟主任再次踏访郭超凡故里,顺道参观相邻之大兴寨清初“任母张孺人节孝”牌坊等古迹。远离喧嚣,沿途满目青翠,赏心悦目,车中谈笑风生,其乐融融。我们畅谈黔中掌故、先贤事功,为寻古探幽平添几分情趣。
  僻壤山乡,何以吸引大家的探求之趣呢?郭超凡及其家族所留下的遗迹尚存,可以启迪人们对乡邦历史人文兴衰的思考,鉴往而知来者。兹将郭超凡及其故里部分遗迹见闻作一简要记述,以示对乡贤前辈的凭吊和乡邦文化的追忆。
  乡贤名宦郭超凡
  郭超凡(1799—1858)字小袁,谱名永焜。为清代晚期与张日晸、黄卓元齐名的“清镇三贤”之一,是一位功绩彪炳的抗英民族英雄。
  清嘉庆四年(1799),郭超凡生于清镇风字岩(今清镇市新店镇蜂子岩村)。超凡幼时聪慧好学,十七岁时才气横溢,清镇硕儒徐广文对其欣赏有加,为之取名“超凡”。道光五年(1828)超凡中举,十五年(1825)荣膺进士。进入仕途后,超凡先在贵州兴义府任教授六年,兴修试院,擢拔人才,之后任礼部侍郎的景其浚、湖广总督张之洞皆出其门下。道光二十四年(1844)调广东,任饶平、东莞、香山知县、广州知府。其不畏强暴、不惧洋人,平息地方械斗,擒杀海盗“天公大王”。矫正考场弊端,多次抗击英国侵略者,使当地社会秩序得以安宁。因两广总督叶名琛忌其才誉,使之不能大展雄才,超凡抑郁成疾,于咸丰八年(1858)五月三十日病逝任上。后以事迹上闻,清廷追赠超凡“太仆卿”。家眷扶柩回籍,葬于贵阳紫林庵之阳(墓址今已无法考证)。
  对其“超凡”之名,郭超凡是这样解释的:“凡少随尊长辈应童子试,尊长(即其塾师徐广文)为取名超凡,是科即进学,后觉其非,屡欲请更未果。旋领乡荐,犹欲在部请更,又以费不给,亦未果。遂成进士,因其名已通显,不便再更”。
  据苟主任介绍,超凡幼随其祖父郭震远启蒙读书,虽被其祖视为“掌上明珠”,但督导甚严。之后其祖临终时,曾当面对其遗嘱:“我抚育你,承蒙祖宗保佑,你有幸成名,得供今职,我心意足矣!我知道做州县不容易,作廉吏多受累,滥用职权则有辱祖先。我愿你作清贫廉吏,不愿你做富贵险宦”。超凡铭记祖父遗训,以清廉慎权为官箴。超凡之子郭中义任官云南,亦有其父遗风,令人敬仰。
  郭氏二世祖墓地
  新店镇老班寨祠堂边轿子山上郭家祖墓,是郭氏进入清镇县境的第二代郭镇靖夫妇之墓,系清道光二十九年(1849)十二月,由其第五世孙、时任广东香山知县郭超凡重新修建之石墓坟。立有壁龛式墓碑及四棱碑柱,两根四棱碑柱上有歇山顶瓦檐碑帽,左右柱正面镌刻“业开清邑箕裘远”、“派衍山西谱系长”联语,内侧镌刻其后嗣子孙六代之名。壁龛式墓碑,碑文中书“皇清待诰太高祖考(妣)郭公(母)镇靖府(陶氏太)君之墓”,碑额为“燕翼贻谋”四字,左右刻有“三卫传宗流芳百世;一家共祖衍庆千秋”碑联。
  据《郭氏族谱·吾族由山西入黔及来清镇县地住居记》中所述:郭氏原籍山西忻州,其先祖郭斌以战功由百户升任副千户,明永乐十五年升任贵州平越卫前所正千户,其子郭清袭职,又以功升平越卫指挥佥事。郭清子郭璘袭职,以功升卫指挥同知、加指挥使衔,世袭四代至郭维藩,由于郭维藩“喜文事,不乐武职”,遂奏报朝廷批准由其弟郭维垣承袭平越卫指挥使职务。明天启二年(1662)正月至崇祯三年(1630)三月,川贵“奢安之乱”(即贵州宣慰同知安邦彦挟持年幼的宣慰使安位率土司兵响应四川永宁宣抚使奢崇明反叛明廷的军事战争)平息后,加兵部尚书兼督贵州、云南、广西诸军务的朱燮元接受贵州宣慰使安位请降,令安位献水外六目地置卫所,六目率其党类移居水西。崇祯三年(1630)三月,在水外六目地分设镇西、敷勇二卫。于鸭池河渡口与威清卫之间置镇西卫,有镇慑“水西”土司之意,镇西卫下辖武威(今甘沟)、定远(今普定)、赫声(今茶店)、柔远(今平坝齐佰房)四千户所。郭维垣由平越卫指挥使奉调镇西卫,担任首任镇西卫指挥使。维垣“接眷来署,遂家于镇西卫”。
  朱燮元在《督黔善后事宜疏》中言:“沿河要害,臣筑城三十六所,近控苗蛮,远辖滇蜀,贼必不敢猝入为寇。大渡要隘,俱筑新城,列兵据守。”在今清镇境内镇西卫(卫城)、武威(甘沟)、赫声(茶店)、簸箕陇筑四城。燮元命都司佥书任先觉筑城簸箕陇,控扼白猫河渡口。水西虽靖,但匪患未绝,身为指挥使的郭维垣常领兵剿匪,保境安民。在进入六广河剿匪时,土匪于河面设“假桥”透之深入,官兵上桥后桥塌溺水而亡,尸骸不存。郭维垣剿匪阵亡,时年三十八岁,其长子仅七岁,不能袭职,朝廷调龙图麟继任镇西卫指挥使。维垣寻尸不得,家人葬衣冠塜于卫城南门外三台山,以之祭拜。
  郭维垣遗有镇疆、镇靖两子,朝廷授镇西卫洛阳岩脚寨一带土地两千顷酬功恤子。后来,郭镇靖移居郭家寨(今新店镇老班寨村祠堂边村民组),卒葬轿子山。
  郭维垣阵亡后不久,大明王朝随即倾覆。随之清廷在贵州推行裁明卫所,置州县的改革措施。《清实录》载:“康熙二十六年六月戊辰(1687年7月30日),吏部复议,云南贵州总督范承勲疏言:‘贵州所属十五卫、十所,请分晰裁改:……贵州、贵前二卫裁去,改设贵筑县;镇西、威清二卫,赫声、武威二所裁去,改设清镇县;平坝卫、柔远所裁去,改设安平县;安南卫裁去,改设安南县;定南所裁并普定县……。应如所请’。从之”。将威清卫和镇西卫合设一县,置为清镇县,结束了“军政分管、土流并治”的格局,明军屯兵承袭世职遂告终结。郭维垣子孙散居卫城、洛阳乃至贵阳等地,后人仍继习武读书之风,并精于堪舆,曾出文、武秀才,至郭超凡中举而文风大盛,而成为清邑之名门望族。
  郭氏宗祠遗址
  老班寨村“祠堂边”村民组,原叫“郭家寨”。因郭氏族人于民国五年(1916)创修“郭氏祠堂”而更名。经郭超凡长子郭中义等倡议,郭维垣后裔在郭家寨创修郭氏宗祠,人们便把郭家寨改称“祠堂边”,这个地名一直延续至今。
  清代中叶,郭氏后裔繁衍到百户,郭家寨便似一个小集市,每天可卖两案(头)猪肉,十分繁荣,热闹非凡。但在咸同年间“长毛起反”的兵燹中,郭氏富户逃亡他乡避乱,直至“反乱”平息,才得以回乡复业。经此之变,寨市昔日之景一去不返。
  郭氏宗祠原为正房五间,左右厢房各一间的瓦木建筑,供奉郭氏先祖灵位,为郭氏重大议事场所。解放初,当地郭氏多划为“地主”成份,祠堂遂为“地主浮财”而被没收归公。随后乡政府修建办公场所,将祠堂瓦木全部撤搬而去,仅留下一片地基石而成为遗址。今祠堂地基尚有创修祠堂碑石立于原地,至今保存完好。
  苟主任多次赴斯地进行文物考察,除去碑石苔藓,将碑文抄录下来。碑首上镌“永垂不朽”四字,其碑文为:
  创修郭氏宗祠及祭产序
  祠堂者,敬宗者也。祭祀者,迢远者也。无以安先灵,无与则无以,并悠久二者交相,维系不偏废。郭氏自明代维垣公从征入黔,因受酬公田土爰世于兹已十二世,历年三百有余。前清同治苗逆扰乱,合族逃亡,所存者十之一二。承平后,族人渐次来归,心伤先灵之祀。幸赖中义公并中俊公与轩等昌建宗祠,合族乐从。中义公乃首捐园地作祠基,修正房五间,左右厢房各一间。至己卯年落成,费公款百余金。于是,昭穆考妣始得其所。春季秋尝始有专归,然祠地有着而祠祭无资。终于礼有关,轩乃建议将族中捐入田土变价另置,合滥木桥争田道业,共收花作烝尝之用。从明禋百代,俎豆千秋,愿后世代有达人保存无替,以仰体创建之苦心,而率循宗族之典礼,既光荣不朽矣。是为序。中华民国五年岁次丙辰春上浣合族公立。九世孙世轩谨撰、十世孙惠观敬书。
  祠堂边村民组现居住有郭氏“英”字辈的几户人家,但对其祖上的“风光”也不知其所然,只得嘱其保护好遗址碑石,免遭损坏而已。
  风字岩郭超凡故居
  清乾隆年间,郭家寨(今祠堂边)人丁兴旺,郭氏部分族人需要外迁,择地而居。郭子珽令其子震远(宏声)选址建房。震远天分卓绝,精堪輿,长武事。他选址于离郭家寨两里外的风字岩,其父为之卜宅石家寨,并强令迁之。
  据苟主任介绍,当地传说郭震远用筷子占卜石家寨宅址,启阄结果为“外患易屏,内患难除”,并非良居。继而他又卜居苗寨,亦不如意。父子为新宅选址闹得很不愉快,僵持之后,其父暗赴风字岩相宅,不觉大惊,暗叹“震远这孩子大有眼力,我当初认为这地方是一片僻壤,竟获此佳址,发祥必矣。”遂从震远之择。
  震远在风字岩筑基建房,便举家由郭家寨迁居风字岩。不久,他便周游四方,从事贸易,数年后归乡。震远生有五子二女,次子郭廷琏生于郭家寨。嘉庆四年(巳未,1799)八月二十日,廷琏长子郭永焜在风字岩出生。永焜聪明过人,十五岁时,已通读十三经兼及子史诸书。他无书不读,目观双行。闲暇与人出游,睡时假寐,默读诗书。写文章时,虽有鼓乐喧闹,他却置若罔闻。后在清镇中四(今清镇梨倭乡右拾村)徐广文塾师门下宿学,徐广文门下英才甚盛,有日后高中举人、进士的四川知县何端,陕西知县任恩培等辈童生。每当检试,永焜常列第一。十七岁时,徐广文为他取名“超凡”。
  “风字岩”以其堪舆地形如同“风”字而得名,如今被人们讹称为“蜂子岩”、“蜂翅岩”,有违原始命名而俗不可耐。如今,郭超凡的出生老宅尚存,正房保存相对完好,其础石雕刻精美,富有特色。几年前,苟主任陪同省电视台“发现贵州”栏目组到此进行过专题采访,并在省台播放,令迁居他乡的郭氏后裔感到欣慰,移居贵阳城内的郭鑫芝老先生遂将其保存的《郭氏家谱》(五卷本)复印件转赠苟主任作为研究资料,以示酬报。而居住于故居的郭氏青年族人,询之一脸茫然,令人感叹郗歔。
  郭维垣后裔在清邑留下的遗迹,除镇西卫古镇之处,尚存老班寨当地大户、武秀才郭礼观(仪臣)于民国三十七年(1948)竣工,以藏金银财宝、防范匪盗的石碉楼建筑。石碉门头上镌有“齐平”二字,两则刻有“绵世泽莫如积德,振家声还是读书”楹联,系郭礼观族中兄弟、卫城文秀才郭希侨所书,当地人谓之为文人瞧不起武夫,有弟兄调侃之意。在郭维垣后裔中除郭超凡、郭忠义父子等读书踏入仕宦之外,族人还承继堪舆之学,为享誉清邑的“阴阳之家”。还有郭维垣第七世孙郭海之先生,内战失败后随国民党军败退到台湾而定居于台,其祖父亦葬之轿子山祖茔。海之公子郭冦英(笔名范兰钦)曾任台湾行政院新闻局驻多伦多新闻组长,担任《世纪行过——张学良传》纪录片制作人,从事张学良历史文学创作,为海内外知名作家。
  目睹先贤故物,让我们不禁想起辛弃疾“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之千古绝唱来。沧海桑田,历世巨变,如今郭氏宗祠只留下遗址基石及残碑一通,郭超凡故居早已成为破败不堪的乡民农房,乡间族人对先祖事功一脸茫然,乡贤故里昔日风光不再,为我们此行留下了许多感触与遗憾。踏访归来,掩卷而思,郭超凡及家族的这些文物古迹、轶闻逸事等等,不正是一本厚重的地方乡土教材吗?切望当地对这些文化遗产予以重视和保护,并发掘其文化内涵,激励乡邦子弟以磊落群山赋予黔人的雄直清刚之气质,坚忍不拔而敢为人先之精神,去改变自身命运,造福于社会乡邦……




发表于 2015-7-2 12:58:2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同支后人,家谱上未记载祖籍具体属于哪一支。估计无从考证了。
发表于 2017-3-24 22:25: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找到源头,看看来贵州的第一位老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地图|手机版|发展基金|微博|中华郭氏网(始建于2006年)版权所有 ( 皖ICP备13000936号-3 )

GMT+8, 2019-10-17 04:22 , Processed in 0.114485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