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郭氏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快捷导航
总共1321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1802|回复: 1

郭礼征:从安徽亳州走出的中国近代电力先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4 01: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W020120810375020093333.jpg


     郭礼征(1875—1953),又名鸿仪、鸿诒,亳州人,光绪17年(1891)中秀才。光绪21年(1895),与其弟郭肖霆入南京张謇主持的文正书院,被张謇誉为“亳州二郭”。
     光绪27年(1901)捐得候补知县。光绪30年(1904)底,郭礼征筹办的大照电灯公司的厂房建成,次年10月发电,为江苏省第一家公用电厂。辛亥革命时,镇江光复,孙中山由沪赴宁就任临时大总统,专车经过镇江时,郭礼征赴车站迎接,亲聆教诲。
     民国16年,北伐战争时,国民革命军与直鲁联军激战于龙潭,他告诫员工坚守岗位。虽几经战乱,电厂始终正常发电,从未停顿。郭礼征艰苦经营“大照”30余年,为镇江经济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民国26年,他身患重病,曾回亳县疗养,1953年病逝。

     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镇江英租界工部局有附设电气处之议,民族资本家郭礼征为维护民族权益,决定筹建大照电灯公司,著名实业家张謇称此是“江南要事之一”,参与投资并担任总董。经常镇道署呈报江苏抚院获准立案,拨给江边东荷花塘官地9亩,作为建厂地基,并从整治江边船坞工程款中暂借规银1万两。光绪三十年厂房建成。次年,从国外订购的发电机、锅炉等设备陆续进行安装。因绅商居民迷信风水,阻挠立杆架线,郭礼征登门协商,历时7个月架线完工。光绪三十一年八月,大照电灯公司(民国12年改名大照电气公司)领取商部公司注册局发给的执照。十月,正式建成发电,资本总额为规银10万两。主要设备有75千瓦直流发电机组和卧式双火门锅炉各2台,装机容量为150千瓦。
      此后,陆续更新设备,扩大发电能力,到民国25年(1936年)底,共有3500、1700、750千瓦凝汽式汽轮发电机组各1台以及配套锅炉4台,装机容量达5950千瓦。光绪三十一年至民国25年,累计发电11539.3万千瓦时。    郭礼征后来因商业受挫,积劳成病,归卧亳州,大照电业由其侄郭志成接掌。郭志成毕业于江南陆师学堂,曾任师长,授陆军中将衔。家族作出决议时,他任职陆军部顾问,却毅然弃官不做,勇接重任。郭志成,他也是一位只要做大事,不要做大官的“痴汉”啊,郭家痴汉何其多也!

faedab64034f78f00814587179310a55b3191c11.png

中国第一号民营电力企业营业执照

      “苟有良田何忧晚岁;譬如宝剑世之干将。”这是清末最有名的状元,也是近代中国最为有名的实业家张謇题写的一副对联。上联直写淡泊的心怀——生活的需求是很低的,计较得失,大可不必那么辛苦;下联却忽然昂扬,充满雄心壮志,说有一柄出世的宝剑,注定会名扬天下。两联之间意象跳跃极大,忽退耕,忽进取,似乎全无关联,怎么理解?原来,对于观看这副对联的一群人来说,有一段默契的东西被省略掉了:要用实业救中国立民族!——这种理想在一代民族资本家们心中是根深蒂固不言而喻的。这幅对联专门写给亳州人郭礼征,多年来就挂在郭家的堂屋里,因此,郭礼征就是张謇心中所期许的那柄稀世宝剑——世之干将。

  以郭礼征为例,来审视近代民族资本家这个群体,我们发现,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国家,曾有过这样一群资本家,他们如古之士大夫一般,自觉地将个人奋斗与国家命运相休戚,以崇高之立志,卓绝之信念,坎坷之心路,进行艰难之创业,然而天道不酬,却因时代的悲剧,只收获到凄凉的晚景。  

    一

  电,是现代文明的象征。郭礼征晚年指着恩师的对联跟儿孙说,稀世的宝剑不是我,是指电,电能给中国带来光明,也将照破愚昧,带来新时代的希望。

  光绪32年(1906年)8月,清政府将中国第一号民营电力企业营业执照颁给了亳州人郭礼征。这标志着当年在南京文正书院师从状元公学习的小秀才,经过十年磨砺,终于成长为实业救国的栋梁之才。在申请办厂时,郭礼征请老师为公司命名,张謇欣然题名为“大照”,取意就是普照天下。

  回过头看,大照电灯公司(后更名为电业公司)的上马是很仓促的。1903年郭礼征人在江苏镇江,风闻镇江英租界要设立电气处,并有借此扩张租界的图谋。郭礼征认为必须立刻行动起来,“与其听利权之外溢,不若筹抵制于事先。”他奔走联络同道师友,希望由华商集资创办电力公司,他呼吁:“照夜之权,岂能为洋人独占?”令有识之士动容。

  最支持郭礼征的,当然是恩师张謇,他认为电力公司的创办是“江南要事之一”,深谙官场规则的他决定走最高层路线,希望能请得慈禧太后的手谕着江苏巡抚协助办理,并亲自陪同郭礼征到北京疏通。见慈禧老佛爷不容易,郭礼征先捐了个三品顶戴的虚衔,还要上下打点,等候时间,终于赏见了,老佛爷却似乎心情不好,开口就驳了:“电这玩意不是好玩的,昨儿个皇宫里用电走火,差点烧起来,我看就算了吧。”雷霆雨露,俱是天恩,这一句话,真如晴天霹雳,从天而降给郭礼征泼了一盆冷水。

  北京失意归来,郭礼征并未就此放弃,很快振作起来,并投之以更大的热情,他这种坚忍不拔百折不回的性格正是恩师张謇所欣赏的。为运作筹建,他倾尽所有资产,甚至连妻子的首饰都全部变卖。然而处处求告无门,禀摺投向各处衙门也都似石沉大海。

  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最后还是恩师张謇帮忙,介绍了常(州)镇(江)道道台郭月楼与他认识,并结为本家,郭道台是一位有识之士,被郭礼征的热忱打动,慨然允诺说:“老弟能有如此壮志,欲与洋人争权,造福地方,我自当竭力促成此事。”

  事情终于开始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在师友同道的相助下,募资、征地、建厂、购机、调试、研发,事业一步步启动了。这中间又有千难万难,说不尽千言万语。比如说,布电网栽设电线杆时,老百姓不开化,认为破坏了风水,只好一家一家解释、劝说,解释不通的钉子户,只好请求警察干涉。首批装一千盏灯,竟用了七个月的时间。

  终于到了1905年7月15日,大照公司试机发电,轰动了全城。这是郭礼征终生难忘的日子,“大照”嘉宾如云,鼓乐喧天,人群来往,络绎不绝。一直热闹到夜幕降临,这时天上飘起来小雨。随着一声哨音,鼓乐全都静了下来,大家屏住呼吸,突然,公司内外,连着街道,所有的电灯全都亮了,特别是大门楼上的彩色灯泡,连成彩带,妆成花环,宛如天宫景象。观者一片惊叹,这是古来未有的美景啊!一位老先生非常激动,当场赋诗一首:

  电气为灯夺化工,夜来照得满街红。

  妆来游客惊疑甚,皓月如何在雨中。

  郭礼征被称为“镇江电力之父”,试机发电活动是一件载入镇江史志的大事。

  二

  我们研究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的公司史,如果一个有价值的公司能迈出坚实的第一步,就容易进入一个较长时间的良性发展轨道,但对于中国民族资本家来说,从来就没有过这等好事。他们步步坎坷,要面对的除了商业法则之外,还有着更大的困难:洋人、乱世,以及本国政府。

  民族实业欲与洋人争利权,首当其冲的敌人当然是洋人。在清末,与洋人的竞争是不对等的。洋大人们有权势,就能够不讲道理。洋人建电厂竞争不过中国人,就不准电杆立入租界,后来迫于压力同意了,又要求“大照”必须高薪聘用他们的技师,月薪250大洋,而整个租界满收电费才不过200块。为了让租界内的中国人用上电,郭礼征咬牙同意了。

  一个公司要建康地发展,稳定的社会环境是必要的。可纵观“大照”创业几十年来,风风雨雨,深受时局影响而迭受损失。辛亥革命后不久镇江光复,大照公司作为当地重要企业,自然奉命倾囊相助革命军,致使公司亏空严重,不得不四处谋求追加投资。1913年袁世凯镇压二次革命,战火波及镇江,人民逃难,经济下滑,用户拖欠电费严重,大照公司又面临破产的危机。历数镇江近代史,1924年齐、卢战争;1925年“狗肉将军”张宗昌占领镇江;1927年北伐作战攻打孙传芳……每次战乱,居民“跑反”,电费无从收取,过往军队驻扎,私拉电线,电费分文不付,还要强索军事垫款。公司经营始终处于艰难维持的窘境,资本难以积聚,郭礼征开煤矿、建码头,整合能源托拉斯企业的宏图梦想终成泡影。

  但一切的恶劣,都比不过不恤民力、枉顾民意的独裁政府。在近代中国,艰难生长起来的民营资本是国家经济创造力的源泉,不加呵护扶植,却为争利而摧残之,甚至千方百计巧取豪夺之,致使经济凋零,国家元气大伤,这是国民党政府最终失败的重要原因。1927年国民党全国执政之初,即提出了“监理民营电气及事业”议案,无锡、杭州两大民营电厂旋被政府没收。危急关头,大照电业的第二代掌门人郭志成发动绝地反击,以全国华商第一家的资格发起建立同业公会,并组团赴南京请愿,迫于压力,政府的不当议案得到修改。

  假国有之名,谋求个别官僚独占之私利——这就是中国近代史上最为臭名昭著的官僚资本主义。没有民主的制衡,在民族资本与官僚资本的博弈中,后者必将吞噬一切。大照无法例外,不能幸免,1945年,国民政府以“接收”为名“劫收”日占区实业,大照公司终于被强权吞并。

  三

  有人评论,中国从来都是“官本位”的社会。明代李贽曾作诗:如今男子知多少,尽道官高即是仙。可中国近代就是有那么一群有志气的人,只要做大事,不要当大官——这是孙中山先生多次提出的理念,深刻影响了一代人。郭礼征是状元弟子,是企业家,但还有一个身份是上海《神州日报》的主笔,《神州日报》是国民党元老于右任在1907年创办的革命报纸。1911年辛亥革命胜利,孙中山先生由海外归来赴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途经上海,郭礼征躬逢盛践,近距离聆听了孙先生的讲话,这是他一生最骄傲的事。

  家有良田何忧晚岁。郭家的老宅在亳州南门口黉学巷口,号称“高门台郭家”,在郭礼征谋建“大照”的1903年,他的七弟肖霆考中了举人,因此在当地又称郭举人家。这样的家庭,虽未必豪富,足以小康。但自从郭家选择做实业,几十年来倾尽了家族全部的人力物力,然而事倍功半,到头来竹篮打水,不知是否曾有一悔?

  办电厂前,郭礼征已是五品分省叙用的知县,谋官要比谋实业容易多了。1922年,黎元洪复任总统,慕其大名,曾邀请他赴京任职,弃商从政,弃难从易,正其时也,但他没有离开,也不会离开。只要做大事,不要做大官,郭礼征深知:要缩小落后中国与世界列强的差距,不是靠多一名官员,但一个强健的企业却可以。

  拳拳报国志,悠悠乡梓情。郭礼征在异乡大展拳脚,始终不忘帮助家乡的发展。1922年,亳州开办了荣记电灯厂,大照公司专派八名熟练技师回亳,提供了重要的技术支持。大照公司规模日益扩大,亳州人慕名投奔郭家的人很多,在工厂做工,后来就落户到镇江,据说经过了几辈人,很多家庭还能说满口的亳州话。

  郭礼征后来因商业受挫,积劳成病,归卧亳州,大照电业由其侄郭志成接掌。郭志成毕业于江南陆师学堂,曾任师长,授陆军中将衔。家族作出决议时,他任职陆军部顾问,却毅然弃官不做,勇接重任。郭志成,他也是一位只要做大事,不要做大官的“痴汉”啊,郭家痴汉何其多也!

  在旧时代,虽有神剑干将,斩不破世间的重雾阴霾。中国解放,推翻了“三座大山”,腐朽的国民党政府败逃,大照公司的创始人们回收了属于他们权益,并以极大的热忱投身到社会主义建设之中。后来,响应党中央的号召,通过公私合营方式,郭家将一个充满活力的电业企业交于了人民。几十年后,郭家的后人又在其它各行各业上取得了突出的成绩,为祖国的繁盛作出了新的贡献。


W020120810375020124137.jpg


1274615729874747.jpg


127461573041527.jpg


127461573089885.jpg


127461580080661.jpg


1274615730194014.jpg


1274615730241909.jpg


1274615800176387.jpg


1274615800211949.jpg


1274615800237091.jpg


1274615800257145.jpg


1274615994619874.jpg



1274615994795827.jpg
发表于 2015-9-4 17: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动乱的年代,做事不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地图|手机版|发展基金|微博|中华郭氏网(始建于2006年)版权所有 ( 皖ICP备13000936号-3 )

GMT+8, 2019-12-7 22:49 , Processed in 0.096757 second(s), 3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