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郭氏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快捷导航
总共1320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3884|回复: 8

贵州纳雍大宗书《郭氏宗谱》之误(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26 12:27: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gyr3523919 于 2015-10-21 11:21 编辑

贵州纳雍大宗书《郭氏宗谱》之误
贵州纳雍2000年元旦出版发行了1700部大宗书《郭氏宗谱》,分上下两卷。称之“大宗书”、 “新二本”。经质疑者仔细考究,此书失误颇多,归纳起来主要有:
  第一:攀荣附显,移花接木
   首先它把江西庐陵的入黔始祖郭敬(字敬乔号子兴,见清镇猫场手抄老丁薄序),分为二人郭敬、郭敬乔郭子兴,只承认后者,接着又把后者与安徽五河籍的郭兴(父郭山甫,祖父《明史》未载,不知。)据其家谱载,祖父郭元孙,曾祖父郭膺心。随之又把郭山甫胡乱去接不知从哪里袭来的,止于郭宝玉(陕西华州郑人)的世系中的郭宝玉,上接至91世郭子仪。现将世系简化为122世郭兴(生云、继、顺、元宗)—121世郭山甫—120世郭宝玉(1220年卒)—102世郭威—98世郭熙(1100年卒)—92世郭曖——91世郭子仪,共32世,除郭子仪外,其余31世均不是我直系祖。上接了五大名人郭兴(明巩昌侯)、郭宝玉(元汾阳郡公兼猛安,1220年卒)、郭威(五代后周太祖,姓常无儿,义子继位)、郭熙(北宋著名山水画大师,1100年卒)、郭曖(驸马都尉)。郭兴不等于郭敬,把郭敬的所有子孙都出卖给郭兴,又把郭山甫及子孙郭兴等出卖给郭宝玉,郭威与郭熙祖孙颠倒,孙做祖、祖做孙,郭宝玉—郭熙相隔120年传了十二世,合10年来一世可能吗?郭敬入黔至大宗书发行600余年,入黔前的世系一概不知,可大宗书胡乱把之挂接了。入黔后,凡来入谱的上百支断代支(含1—3修的35支)也把之往上挂接了。其所谓的“上下贯串”了。
   大宗书花言巧语、妙笔生花,把地隔千里仅仅只有“号”与“名”相同而祖籍身份等(郭敬一介贫名流落入黔,郭兴巩昌侯未入黔),迥然不同的两个人(郭敬与郭兴)合为一个人为郭兴,居然骗得郭敬95%以上的后孙信以为真,认郭兴而不认郭敬,认郭曖而不认郭曜。至今还有人津津乐道、满怀信心去研究郭敬桥就是郭兴。笔者2004年冬至亲率一行七人赴江西庐陵龙井口郭家村(今为登龙乡郭家村)考查,弄清了我族属郭子仪长房郭曜一脉,而不是6房郭曖一线(详见贵州江西庐陵籍《汾阳郭氏正宗谱》,2009四修本中的“寻宗记”与“脉系认定”(此脉以后网上公布)。
   大宗书在世系上把郭兴写为入黔一代祖,郭云宗为二代祖,而在“谱序”与“溯源寻祖调查记”中,又把郭云宗写为入黔始祖(两次入黔),为吻合其伪编,又把二代祖原墓碑文“郭公云宗之墓”在刊其墓碑图时把碑文改为“明故始祖郭公云宗之墓”,于其下写“各地族人在“入黔始祖”云宗公之墓地合影”,这与原碑文不符,这对大宗书是一个心病,认为它的根子还未栽稳,要换改不能,事过15年条件成熟机会来了,幕后利用不明真相的年轻人去促有条件有号召能力的人主持并号召组织全族人捐资公祭:同时修坟筑墓换碑,借此机会名正言顺地把原碑文改为“入黔始祖”,并强调郭云宗是“将门”之后,这才算根子栽稳。如果真的把碑文改为如上所说郭云宗的爹就不是郭敬而变为郭兴了。祖籍变了,改姓原因变了,变来合大宗书的伪编了。岂知这不是流源酬吐哺尊祖敬宗,而是以假代真害嗣辱宗;不是好事一件,而是罪过千秋;不是名垂千古,而是笑柄万秋。层山《郭氏族谱》序曰:“世之假托而冒称者,谬也。不具真实,何以为谱?”湖南桂东《悠富、君辅合修族谱》序曰:“源流既远,无从稽核,徒以势利相倾,声华相附,致令尊卑凌夷,名分倒置,甚至弃自出之渊源认前派为嫡宗,其弊有不可甚言者,此郭崇韬之所以误拜汾阳也。”此二说说明失真不能成其为谱,要说是谱只能是冒祖求荣,乱谱乱宗的假谱。名人普希金曰:“对祖先的不敬,正是野蛮的缺德的第一个征兆。”诗人郭义福“新加坡汾阳郭氏寻根团日程表”七律诗曰:“......。寻根千万莫寻错,免致儿孙笑万年。”这是两棵重锤向我们及世人撞警钟啊!
   第二:罔顾事实,胡编乱造
   上述实为“伪装巧籍,冒祖求荣”。大宗书说了许多谎话,自欺欺人,我们姑且叫它造假先生吧。
   1、说什么“返回江西汝南太和凤阳卢(庐)陵等县(车费154元),查出敬祖子兴的世迹。”,(见新七本“P27《重修家谱序》与首页)“到安徽凤阳查出子兴的根基。”(见79年《源流考》)98年“到江西庐陵找不到郭家村(老谱载祖籍地),未有此一地名,只有一个郭家店”。“郭朝臣未到江西,是听别人的讹传”。1998年以前谁到江西与安徽去查?无一人知晓。98年到庐陵没有郭家村,是郭朝臣听信讹传“。那么请问2004年冬至郭友仁一行7人,几个老者老奶去又有了呢?这不是撒谎吗?新二本说”郭云宗两次入黔,郭兴,字信,号敬桥。”,新七本说“郭隚,号山甫”,“郭子兴除去子字,郭兴,字敬桥。”依据何在?拿不出。可见假先生昧着良心自欺欺人。真聪明,用一个“号”字把两个人合并为一人,合得天衣无缝,却不知尚有祖籍、身份、名、字、号的不同。
         2、挥刀砍文献
(1)砍去郭子仪及其一家御封,赞(含《唐肃宗授兵马副元帅制》、《郭子仪受副元帅河东节度史谢表》、《唐代宗封爵诰命》即郭子仪受封汾阳王、《唐德宗诏封》即郭子仪一家荣封、《唐德宗御赞》、《新唐书》作者赞、欧阳修赞等8篇)。(见三修本卷一)。
(2)1-3修老谱序共有9篇。砍去朝臣公《跋后再叙》、《派至16辈叙》(将《谱跋》两刀三段,删去中间一段5篇10页,而把后面几句作《谱牒再叙》、砍去琼培公《新翻族谱原序》、《谱牒再叙》、太云(树修)公《重建宗祠新翻族谱叙言》共5篇另有《文昌阁碑序》、《祠堂史》、《查开各房祖派目》3篇,总共12篇砍去8篇而加进了一篇鲜为人知而无一人承认的新七本假谱序。(原为《重修家谱序》后改头换尾为《XXX修谱序》。一般人都认为砍不得,要原原本本一字不差,一字不错的录下来。不管它好与差,那是历史文献,它可以反映出我族在某一历史时段内宗谱文化的兴衰,它是后嗣寻根问祖的依据及线索。假先生认为这是“一大功劳”与“创新样本”。
(3)毁史埋宗绩
上述改“郭敬”为”郭兴”弃祖31世,砍文献8篇,改二代祖为入黔始祖,这不是毁了我郭氏宗族发展史与宗谱文化史吗?不仅如此,还埋没了我族入黔600余年来先辈创建的穿青人的历史文化与宗谱文化-五大名绩。即(1)、清代乾隆42年(1768年)以郭氏团首、庠生、郭朝臣为主,另有龙氏贡生龙国瑞等姓氏捐资创建的穿青18寨之中山寺“文昌阁”。
(2)嘉庆元年(1797年)2月初2郭朝臣龙国瑞等以价银买地创设“兴隆兔场市场”,今纳雍中心城的前身-宣化场-小石城-大兔场-兴隆兔场市场
(3)嘉庆12年(1808年)以郭朝龙为首创建的“郭氏宗祠”
(4)嘉庆21年(1816年)郭朝臣创修的《郭陈氏族谱》时将祖祠合为公祠
(5))同治11年(1873年)11月郭书奎、郭毓富修设的义馆(既议事又办学)。否定了郭朝臣所考实的入黔始祖、祖籍、改姓原因及入黔的历史背景,即否定《郭陈氏族谱》,否定了郭朝臣的功绩。朝臣公求实纂编:”遍游黔地”寻到了康熙18年传承手抄的老丁簿2簿或2簿以上作参考,(这些老丁簿对于祖籍、改姓原因等的记载说法不一、颠倒错乱、昭穆混淆不清使人难以置信),通过比较研究、详析、删歧剪异,去伪存真而得出的较为真实可信的结论,将之纂成谱牒。被假先生一个“听信别人的讹传”,将之及其所著老谱全否定了。在这里我代表识者及一切有良知的人为朝臣公“正名”,向大宗书造假先生大喝一声郭氏真实的历史—宗族发展史与宗谱文化史,不容纂改与歪曲,更不能随心臆造和改变。若是这样,必将遭到口诛笔伐,地灭天诛。
第三、伪造修谱史
         假先生不仅伪造了“入黔史”,还伪造了“修谱史”等。众所周知我族明初入黔至今600余年,(从清嘉庆21年(1816)—2000年元旦184年)一共修了4次谱:1修郭朝臣,2修郭琼培,3修郭太云,4修郭桂森等,可假先生凭空加进了3修(2修郭寿亭,3修郭书奎、5修郭伯安)而为7修,把3修郭太云删了又变为6修。这3修的谱本在哪里,有谁知道,又有谁承认呢?没有。
       第四、容异性入谱等
       1、假先生容异性常氏等入谱,这不乱套了吗?岂知这是郭氏血脉普,而不是大杂烩—万姓统谱。纳雍郭朝臣在其创修的《郭陈氏族谱•谱跋》中,为后嗣定下了一条规矩:“凡招纳的甥婿,随母义男之类,一概不书,以杜异性乱宗之弊”。违背了祖宗规矩,不是“创新”,而是“叛逆”,酿成了“乱谱乱宗”之害。
     2、胡乱断句贻误后人。假先生自恃聪明,自以为是,胡乱断句,致所断多处失误,酿成令人费解,使意思相反,让识者贻笑大方。现略举一二,如:“睹宗派之乖舛,未免疾首痛心,惜心力之难支,不啻神伤而情往。是以,不揣固陋,集众磋商。......”断成“睹宗派之乖舛未免疾首而痛心,异心力之难,不啻神伤而情。往事以不揣,固陋集众磋商。”(见纳雍二修本《重刊宗族谱序》,“新二本”P105)又如:代宗诏曰:“朕始终依赖,未可去位。”断成“朕始终依赖未可,去位。”等等。第一句错字错断令人费解,第二句意思相反,使“忠臣”变为“奸贼”,这不令人捧腹大笑,而贻误子孙吗?见新二本《郭氏宗谱序》。
      纵观“大宗书新二本”在宗谱文化上,较前有所扩展。如:有分布图、先祖图片、《源流史叙》-吾将秃笔删陈史......、《溯源寻祖调查记》、《入黔始祖云宗公赋》、《新订字派100辈》、《先辈世系源流》,录有汾阳王遗文及其庙碑记,名家赞等,尚有艺文诗词联。但先祖图片未注明出处,疑是虚拟,不真实。如郭云宗、郭兴、郭英、郭威虢叔等。艺文诗词联局限于赞谱赞祖,未能反映当今的时代面貌与时代精神,未有鞭邪扬善。《史叙》、《调查记》、《入黔始祖云宗公赋》等均是围绕着一条主线“郭兴”一线而编造的。“郭兴”不是“郭敬”,缘何是入黔始祖?郭云宗是郭敬之长子,随父入黔是二代祖,又何以是入黔始祖而为郭兴之子,由安徽两次入黔呢?这不是谎言骗人欲盖弥彰吗?看!“吾将颓笔删陈史......。”大笔一挥删去了“真实”的历史,而“造假史”代之。洋洋万言,精心造假,迢迢千里,随意伪编。可谓工夫白费!天能换日吗?假先生指驴为马,强奸宗意,能行吗?太自恃了,可怜的受害者。现在应是反思的时候了,不要老为别人背着沉重的大黑锅而遭到族人的唾骂,良心的责备,遗憾终生而不安地逝去。书到这里关切者不禁要问:
1、假先生是谁?是79年新七本假谱的主编,98年新二本的第二副主编(实为不是主编的主编,离了他,谱就修不成)郭桂勋。何许人也?贵州纳雍王家寨镇人。(大宗书发行,广宇立架就面见阎君了。)
2、他什么身份?其自传略曰:“郭桂勋,字兴灵,1940年生,......17岁纳雍初师毕业,从教10年。1958年(18岁),在伯安主持编修家谱中为主编,将原谱各支系输通并翻印成”新七本“。......”。(注:18岁为主编,人称仙童,自折寿缘21岁,且贪天之功为己有)。
3、他为何胡编滥造。答曰:“名欲熏心”。(不排斥利)欲名芳百世、功盖千秋。不是吗?其(1)他在新七本新二本中两次说:“虽经长辈之修理,未能上下贯串,”在其传略中曰:“将原谱各支系输通。”把入黔前未知世系与入黔后凡来入谱的断代支生拉活扯地全给挂接“上下贯串了”。其(2)新订字派100辈,(老字派尚有24代未用,还可用600年),这是要叫族人孙而子,子而孙,子子孙孙像记住炎黄一样记住他的大功劳(大罪过)。其(3)宗书未遂诗先就,谱牒没完词早芳。诗盲一下变成大诗词名家了喽。
4、他何以这样大胆?因得到受他蒙骗未经调查研究不明真相的参修者等的拥护和支持。在受到纳雍先知先觉者的讨伐抗议后,参修者又抱团维护(为上谱、为得谱、为留名),特别是紧追者,受骗最深者。故虽遭讨伐,但最终还是硬着头皮按其伪造出版发行了。
5、假谱大宗书有何危害?其弊,不可甚言,关切者自己去悟吧!若悟不出,略点一二。
(1)弃自出之渊源认别派名人为嫡宗者曰:冒祖求荣,祸嗣辱宗,大逆不肖。
(2)昧着良心,罔顾事实而胡编滥造,随意增删者为:毁史灭宗绩、以假代真、乱谱乱宗。
(3)、伪装巧籍,精心粉饰,去真造伪,欲盖弥彰而流播者称:自欺欺人,谬种流传,遗害千秋。不是吗?看,“吾将颓笔删陈史,”所删不是失误的而是真实的历史。
6、请问笔者,古语曰:“家丑不可外扬,”你不怕外人笑吗?名人艾尔泰曰:“一个人要是容别人作恶,不加以反对,就等于奖励作恶。”毛泽东曾说:“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每一个有良知的人,如果眼睁睁看着祖宗被辱,子孙受害,族史与文献遭毁却视而不见,不加反对、阻止与披露,就会愧对自己的良心,愧对族人,又何以面对祖宗在天之灵?为正本清源,拨乱反正,为维护祖宗与族人的尊严,遏制谬种流传,笔者不惜一切,顶狂风、战饿浪,忍辱负重尽微薄之力编篡“贵州江西庐陵籍《汾阳郭氏正宗普》2009四修本”,(继承与披露,破与立均在其中),旨望能唤醒族人遏制谬传,但收效甚微:六枝仿效300套,尚有织金等不得知。岳飞在其词《小重山》中云:“欲将心事付瑶筝,知音少,弦断有谁听?”不正是如此?大宗书入谱之广,范围之大,发行之多,危害之深,其影响力远远超过贵州郭氏以往及当今任何族谱,故不得不加以剖析以正视听。
概言之,大宗书失误太多,不是其自称的“精心之作,大统之谱,族人传家的宝书。“”族人应珍惜传家宝,千秋万代永留存“而是一部地地道道的假谱。它出卖了云宗、继宗、顺宗、云宗及其所有子孙数十万,其罪十恶不赦!千失误、万失误、祖宗不能误,千错万错,祖宗不能错。修谱寻根是为了认祖归宗,认错了祖宗,岂不叫儿孙笑万年?故大宗书信不得。若信了,就变成郭兴的子孙了,再往上就变为常氏子孙了。不仅不信,还要大力”口诛笔伐“,减少流毒危害,进一步遏制谬种流传
(注:1笔者所读资料有限,见识甚微,难免疏漏不适,望识者方家指正补充。
      2、所写有关依据:郭兴、郭山甫的见《明史》13传卷131P3843、4,,12传后妃1P3509,列传第18、19P3843,山西楼烦县双井村《郭氏家谱》老谱序。郭宝玉的见《元史》12传卷149P3520-23、郭堂的见“郭氏历史名人大辞典”郭子昭也在内。郭威的见《中华郭氏人物大典•后周郭氏帝王族》,郭熙见《中国画家丛书郭熙传》,郭曖的见《中华郭氏大典•人物志》),郭敬的见清镇猫场老丁薄手抄本。
     这些资料全在我手中,要急切了解真相者,不用费时去查,只需来我这里,半小时就可得出结论了。
         
        
         贵州省纳雍县雍熙镇织纳路瓦厂河郭友仁(自号悠思)
                2015年9月13日(农历乙未年八月初一日)

发表于 2015-9-27 20:31:31 | 显示全部楼层
之所以要研究,就是要尽力展现真相。学习
发表于 2015-10-8 15:51: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公布云宗公脉系认定吗
发表于 2015-11-22 16: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理有据,摆事实,讲道理,把站得住脚的证据摆出来,才能让人信服!
发表于 2015-11-24 19:47: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琼刚 于 2015-11-24 19:53 编辑

对《贵州纳雍大宗书〈郭氏宗谱〉之误》一文的几点建议

      首先,个人认为家族历史是人类社会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它需要不断的挖掘、补充和完善;每部族谱受主客观条件的制约,都存在着不足;作为后裔应该是先尊重修谱宗亲辛勤的劳动,再对他们的不足适时进行补充和完善;而不是用"不足"对其进行攻击。
       其次,修谱的目的和宗旨在于传承根祖文化,增进族人之间的团结和谐.如果偏离了这个主题,都是在扯谈.
      再次,贵州纳雍大宗书〈郭氏宗谱〉之误》中引用了郭威不姓郭姓常,据我所知这个问题目前史学界都还没有定论.
      最后,家族文化源远流长,历史变迁,社会更替造成断代、失考正常.因此,有不同的观点和看法可以交流.当指出别人不对的同时,自己必须拿出让人信服的史实.谁主张谁举证,不能五十步笑一百步.据我所知:纳雍云宗公族谱在1816年郭朝臣修<郭東氏族譜>前,康熙年间陈志高就组织32户云宗公后裔修过<郭氏族谱>;这两部谱书时间上相隔100多年,修谱人的辈份上相差5代人,两部谱书对云宗公父亲的名讳记载不同.嘉庆年间的谱记载的是"郭敬",康熙年间的谱记载的是"吾祖郭子兴,祖母陈氏".作为后裔需要做的是认真去查证中间的为什么?而不是主观上站在郭朝臣公的立场上去帮他老人家去推论.另外,真理固然是越辩越明,但是,相互交流的方式很多.在网络上发表尚有争议的郭氏文化资料,个人认为不但达不到交流的目的,反而会引起族人之间的不团结.

发表于 2016-8-9 22:56: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刚看到这篇文章,敬佩宗亲对我郭氏历史的挖掘,可有些宗亲为了抬高身价,从中谋利,把我郭氏根源移花接木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6-12-9 13:04:04 | 显示全部楼层
历代都挖出来鞭尸验DNA最好啊?或许你祖上当初是贱民,托关系找路子好不容易让宗亲庇佑而改宗派呢?

发表于 2017-1-29 23:00: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gyr3523919 发表于 2015-9-26 12:27
贵州纳雍大宗书《郭氏宗谱》之误 贵州纳雍2000年元旦出版发行了1700部大宗书《郭氏宗谱》,分上下两卷。称 ...

我赞同郭琼刚宗亲的说法
发表于 2017-1-30 09: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要早早下结论,接不上没关系。元末明初参与战争的郭家人都是不知道祖籍在哪里,家族在哪里的。在那个时代这是忌讳不便说。事实上浙江金华郭氏帮元朝打仗,当然打仗是玉石俱焚杀人无数。后又反元被同僚密告再大战杀人。元朝廷派兵了,这支部队解散了。因为他们打过南洋爪哇国都会航海解散后隐居大江大湖。元末反元的大多是这些人。郭子兴马皇后祖上是义乌(以前属浦江),还有东阳十里长衢郭家人都是那支部队的人。谱记载是曖公长子郭铸后人。浦江历史上文人很多,难以相信有一批人与元朝廷有关系,吴直方是元朝皇帝的老师,也是元宰相脱脱的老师他还在浦江题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地图|手机版|发展基金|微博|中华郭氏网(始建于2006年)版权所有 ( 皖ICP备13000936号-3 )

GMT+8, 2019-10-17 03:55 , Processed in 0.088016 second(s), 3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