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郭氏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快捷导航
总共1321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2999|回复: 4

三国史中不应忽视的明元郭太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20 10:52: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a95a9590b8bf2534739edaa0a701b9b4689b51a51624-p6QY6g_fw554.jpg
曹魏嘉平元年(公元249年),司马懿集团抓住魏齐王曹芳率曹爽兄弟出城祭扫魏明帝陵墓之机发动政变,一举剪除了曹爽集团,史称“高平陵之变”。
以往史家在分析和研究这一事件时,大多把视线集中在司马懿与曹爽身上,或褒司马懿大智大勇,谋略精深,或贬曹爽平庸无能,患得患失,而这场政变的关键人物却被他们忽视了。这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就是魏明帝皇后即明元郭太后。试想:曹爽“居伊周之任,挟天子,仗天威”,“总万机,典禁兵”,即便司马懿关闭洛阳诸门,不允其进城,他也完全可以依智囊桓范之计,“以天子诣许昌,征四方以自辅”,讨伐叛逆之司马懿,可他为何不敢呢?理由很简单,即司马懿的背后站着一位能够同皇帝相颉颃的太后。假若没有这位太后的强有力支持,司马懿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冒此天下之大不韪的。
郭太后出身西平(今西宁),其家为河右大族。曹魏黄初年间,西平全郡反叛,遭到镇压,郭氏“遂没入宫”。明帝曹即位后,甚见爱幸,先拜夫人,再立为皇后。齐王曹芳即位后,尊其为皇太后,称永宁宫。不知是什么原因,曹爽当政后就逼使“郭太后出居别宫”,《晋书·五行志》说郭太后与年幼的皇帝“涕泣而别”,司马懿发动政变时也拿此事大做文章,斥责曹爽“离间二宫,伤害骨肉”。不管司马懿与郭太后此前关系如何,应该说曹爽这一举动确实把郭太后推向了司马懿一边,由于他极大地伤害了郭太后,郭太后当然会在关键时刻支持司马懿。而郭太后的鲜明立场,是司马懿发动高平陵之变以及彻底诛灭曹爽家族的最大胜算。
事过不到三年,司马懿死去。然而郭太后已重返政治舞台,她大肆培植郭氏家族势力,在宫中遍插亲信,尤其是其叔父郭立二子郭建和郭德“俱为镇护将军,皆封列侯,并掌宿卫”,直接担负着保卫皇帝和太后安全的重任。继承父业的司马师、司马昭兄弟为达到进一步夺权的目的,精心、细致而卓有成效地组织实施了拉拢郭太后及其家族的一整套策略和手段。譬如郭德,此人“虽无才学,而恭谨谦顺”,他位居要害,又无威胁性,自然成为司马氏兄弟“至结宫中之援”的首选目标。司马师以女嫁与郭德为妻,不料此女命短早夭;接着,司马昭又以己女(即晋武帝司马真之姐)嫁与郭德为继室。有了这门亲家,朝中宫中的所有事态,司马氏兄弟尽皆了如指掌。对于此举,当时就已有人洞若观火,认定“景、文二王欲自结于郭后,是以频繁为婚”。的确,在当时社会背景下,确实没有什么能比联姻来得更加有效而又能拉拢、维护双方利益了。
郭氏家族同司马氏家族的利益日益共同化和更加紧密化,对曹氏家族的利益产生了极大的威胁。史称:“值三主幼弱,宰辅统政,与夺大事,皆先咨启于太后而后施行。”所谓“三主”,即指齐王曹芳、高贵乡公曹髦和陈留王曹奂,这“三主”,一个被废,一个被杀,一个被逼退位,作为拥有“与夺大事”最后决定权的郭太后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譬如曹髦,此帝“神明爽俊,德音宣朗”,“才同陈思,武类太祖”。他觉察到郭太后同司马氏家族关系非同一般,十分不满,郭太后控制不住曹髦,又同曹髦翻脸,便多次私下与司马昭商量,“不可不废之”。曹髦“见威权日去,不胜其忿”,被迫率左右杀出云龙门,讨伐司马昭,“擂战鼓,躬自拔刃”,不幸为司马昭手下所杀害,年仅20岁。而郭太后闻讯,竟说“悖逆不道”,“自陷大祸”。
如果说曹魏王朝是完全依赖自身实力取汉而代之的话,那末,司马氏集团则是利用和巧借郭太后的名义为掩护,拉旗帜,作幌子,逐渐积累势力和扩张力量,削弱和清除曹魏王室的影响和作用,羽翼渐丰,尾大不掉,从而为最终篡魏一步一个脚印地打下牢固的基础。在这一过程中,郭太后在客观上成为了司马氏集团实现篡魏目的的最大帮凶。没有她的特殊身份发挥作用,司马氏集团是很难达到目的的。
公元263年年底,当成都传来平蜀的胜利消息时,已经获得诏书发布权而形同摄政女皇帝的郭太后却死去了。又隔二年,曹魏自称“天禄永终”,宣布禅位于晋。不过,沉湎于喜庆之中的新王朝并没有忘记郭氏家族在王朝更迭中的特殊贡献,对其厚赏有加,郭建、郭德等三人“位特进”,显贵于当世。特别是郭德死后,晋室还赠他“中军大将军、开府侍中如故,谥恭公”。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0 10:5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元239年,曹魏政权进入又一个政治周期,到嘉平元年(249年)结束,恰好十年。在权力的博弈与洗牌中,有个女人也承受了不可承受之重,她就是曹睿临死前册立的皇后郭氏,史称明元皇后。

  在历史评价体系中,郭氏的花瓶指数,几乎直追汉昭帝的那位上官氏,理由也充分,十年间,除了被软禁,没她什么事儿,而后仅剩下一个太后名头,谁都可以拿来用,不是花瓶是什么?然则实际情形又怎样呢?

  史料虽无明确记载,蛛丝马迹倒是不少。

  先是,“爽以宣王(司马懿)年德并高,恒父事之,不敢专行。”随后,“台中三狗”何晏、邓飏、丁谧做了尚书,权力要津悉数被曹爽党羽掌控,“诸事希复由宣王,宣王遂称疾避爽。”司马懿被完全架空。《三国志》描绘的这种政治生态,看似无关郭氏,其实大有关联。官员任命,需要履行一定程序,曹爽个人说了不算,至少司马懿在位时,曹爽不敢任性,这就跟选举一样,得大家商量着办,少数服从多数。当两个托孤重臣意见对立时,裁决权归于太后。

  联系起来看,如果没有郭氏的支持,曹爽恐怕玩不过司马懿。也就是说,曹爽的前期表现,可能骗取了郭氏的信任,她的关键一票,导致司马懿不得不妥协,否则很难理解老奸巨猾的司马懿怎么就成了软柿子。

  正始八年(247),郭氏被监视居住。《晋书》:“是时,曹爽专政,迁太后于永宁宫,太后与帝相泣而别。”什么原因?《资治通鉴》的答案是“大将军爽用何晏、邓飏、丁谧之谋,迁太后于永宁宫,专擅朝政,多树亲党,屡改制度。”

  以上足以说明郭氏并非政治花瓶。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0 10:54:20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小皇帝曹芳的看护人、当朝太后,她的常规套路是尽可能地掌好舵,调和各方势力,以保证“君臣佐使”发挥相应作用,不应该成为花瓶。那么问题来了,郭氏是如何沦为花瓶的?有无不为人知的缘故?

  我个人以为,不能不提及某种隐痛。囿于情感和道义,她需要回报曹睿,站队曹氏宗室,以确保曹魏政权在法统上不至偏离走向;然而在立场上,得咎曹爽阵营,亦非无风起浪,从后来的两次废立来看,她似乎更倾向于司马氏,起码内心默认。分析其中原因,显然不止一条线出了故障,而是蜘蛛网垮掉了一角,出身属性、经历体验以及对现实的失望,都可能影响了她的立场。

  郭氏,“西平人也,世河右大族。黄初中,本郡反叛,遂没入宫。”西平郭家的杰出人物,《魏略》里记载了郭宪、郭芝等,郭宪曾因庇护韩遂,曹操不念其恶,反而“叹其志义”,赐爵关内侯,“由是名震陇右”。

  就出身而言,她与司马氏“本诸生家,传礼来久”更为接近,当时称为门阀士族,与曹氏的寒族出身存在先天对立。

  黄初中的那次反叛,谁引发的?《三国志魏书》载:“西平麴演叛,称护羌校尉。”这个麴演正是割了韩遂脑袋去曹操那儿邀功的人之一,曹丕派名将苏则讨伐之,事儿做得不彻底,随即又发生更大规模的叛乱,直接导致了郭氏的流离入宫。追根溯源,曹氏抑制士族势力,以至兵连祸结。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0 10:55:19 | 显示全部楼层
情感与立场的相悖,是郭氏最大的隐痛。

  正如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舍弃哪一个都肉疼,疗伤的有效办法,唯剩下自我催眠。当然,她这也是自找的,政治博弈焉能面面俱到?火中取栗赌一把,固然天真,放弃制衡意识,导致臣僚撕裂、政局不稳,就不啻是不智了。

  公元249年春正月甲午,司马懿发动兵变,“奏永宁太后,废爽兄弟”。曹爽及诸兄弟和一干党羽,皆伏诛,夷三族,一时血流成河。这一次郭氏没有任何意见,她也无从发表意见,即日起,她注定将沦为花瓶,没有选择,如同小清新的绝对纯洁终将回归残酷现实一样,不可承受之重。

  有趣的是,郭氏这只花瓶,不足为后人示范,后来却价值连城。司马师打算废黜曹芳,需要请示她;司马昭追废遇弑的曹髦,要借她的名义;就连毌丘俭、文钦举兵淮南,钟会在蜀地反叛,都要打着她的旗号。然而这些都是后话,起码在前十年里,不能说她是花瓶。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1-15 17:54: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家迁始祖廉公,永乐二年由山东即墨县迁至河北沧县至今,已有二十三世,请问宗亲们,我这支属于哪支郭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地图|手机版|发展基金|微博|中华郭氏网(始建于2006年)版权所有 ( 皖ICP备13000936号-3 )

GMT+8, 2019-12-10 13:08 , Processed in 0.102216 second(s), 3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