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郭氏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快捷导航
总共1321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4392|回复: 18

德广公墓碑•三世祖刊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22 15:32: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土民豕朝 于 2016-8-22 15:37 编辑

  一块保存于泉州海交馆的元代墓碑是白奇郭入泉一世祖及二世祖等祖陵的碑额,本来就是一地平平凡凡的、山前屋后比比皆是的后裔为祖先封树的石碑。但不知内情的所谓学者文人管窥蟸测,偏见炒作 ,给这块石碑加入很多内涵。进而为百奇郭的祖先在絲毫无半 奌文字依据条件给断定为波斯移民。给郭氏后人造成极大混淆和困扰。(包括闽邑很多郭氏族人,)假如祖先有实据历指确是阿拉伯人,我们也欣然接受。能有今天也引以为傲。假如因偏见而臆测祖先的血统和人种则有辱先人的在天之灵,又为有心之士  招摇操作留下可乘之机。                                                   
  德广公墓确实在碑额镌刻元代的时代符号。但此碑乃四百余年后其后裔百奇和坡埕信伊斯兰教族人重修坟茔而重新封树的,而教徒为祖先修墓改制式比比皆是,谱帙也有详载。  德广公墓碑碑文乃“郭氏祖莹,”其含意就体现不是原碑。郭家祖先岜能未卜先知预知后裔徒居地邑而刻上石碑?乃后裔数百年所为。坡埕<郭氏宗谱>载:“择利合山,就于甲戍(1686)腊月望三日,鸠族兴工,合修始祖德广公坟茔”。

        漫漫历史长河,经多少狭弯滩险。一个家族,千年延衍、经多少朝代更迭,离乱兴治。文明进化、信仰改变,后裔记住自已的祖先,却用自已的价值观再现祖先历史。百奇郭部份后裔清代二百余年信伊斯兰教改变郭家的民俗、墓葬。但仅仅部分墓葬伊斯兰化而类推郭家人种血统为波斯人,很不严谨和草率



唐中汾阳王郭子仪及部份后裔(北宋)信仰景教,(古代对基督教的汉化称谓)並留下墓葬信仰遗迹,而古今无人会错把郭子仪当欧罗巴人。但是当蒙元入主中原,把治下百姓分割成四等成份统治时,郭氏后裔和中原百姓都千方百计为自已寻找能登上二等民族的种族依据。而郭子仪之单枪平回纥、与回纥五姓部将结义兄弟成为部份郭氏汾阳后裔得到元蒙统治者用“色目人”二等成份承认,並得到元蒙的优惠待遇,德广公能在元朝当官,唯回、回色目人可解释。这种社会特权並非元朝才存在,时至今日,为小数民族二胎制和子女升学加分的优惠目的,多少八捍打不到的郭氏他族人千方百计寻根联宗,甚至伪做作假在所不惜。而真正百奇郭早期徙出子孙,如浙江芲南、洞头等为得到政策优惠,千里认亲,为着一个回民的身份。

  这是一个姓氏,一个民族千年衍延的过程。千年演变,家族后裔随文明进步,宗教信仰也不是一成不变。个人喜好和周边大环境影响,都改变着整体家族信仰倾向。这无关乎人种血统,这个世界唯两个宗教能影响到国家政权和巨民的生死。一个是伊斯教,它的星月图徵成为很多信教国度的图标,其信教教徒要严格尊守苛严教规,独特的丧葬仪式和独树一格的石棺墓经千年而不塴圯。另一个是基督教。它宣导的平等、博爱、一夫一妻的普世价值为广大地区信众所接受。其十字架的标志成为信徒永远的象徵,包括个人的生死和国家的旗帜图案。胸前挂一个十字架或家里贴一张十字架图,只证明他们基督信徒而不一定是欧罗巴人。

  踏进泉州圣墓区,安息在那块土地里的不止只有唐朝来华传教的伊斯兰阿訇三贤、四贤双圣和丁姓郭姓信徒,还有很多诸如黄姓、苏姓、楊姓等长眠于此,同样的石棺墓,总不能断言他们也是波斯移民?本邑还有众多姓氏基督教徒,总不能指说他们是欧陆移民。
        假如见到德广公墓碑的人不是被那行他也不认识的回文所诱导,而先详细读阅德广公后裔的宗谱,了解本族前因后果,敢信口开河先下结论吗?何况那行回文只是普普通通回文译音,和现在普遍的中文地域、人名姓氏译成英文一样,只是中国人的意思而不是外文的内容。石碑的全文就是“郭氏德广公祖茔。”多么平凡普通的今古通用镌碑文字格式。别用什么“依本&#8226;库斯&#8226;纳母”连阿拉伯人都不懂、波斯从来没有出现的姓氏唬弄人。除非找到百奇郭一世祖德广公的祖考经历和侨居史实、那怕是片言只字的遗存来证明,否则别信口开河,造成本族无从寻根的困境。
  
  因为信息流通,很多错误、或途听道说的故事被载入谱帙,被有无心或有心人发掘传布,渐渐成为百奇郭先祖考的历史,又被海内外同为郭姓族人採用而沾上波斯移民的边。这就是民国初百奇舖大山村郭氏智房八支前架刊房编撰一本刊谱。因撰谱时间距今不足百年,据邑内知内情的耄耋老人说:该刊谱撰修时的执笔者乃泉州城内一落泊秀才,嗜酒如命。他参与泉邑数支郭氏宗族修谱,因小楷字隽秀而受骋执笔人。如泉晋、南安蓬岛、官桥几家郭氏族人修谱皆有参与。因常看僱主酒菜款待下笔,无酒则张冠李戴乱写一通,有酒又醉笔狂舞,当时该秀才颇为出名。
  
  本邑大山村清初至民国因同支通淮刊族亲近清真而基本入教而成为百奇郭信伊斯兰教据点,有本邑唯一的传教阿訇。前架刊在撰谱时独树一帜,谱中全抄泉州通淮郭氏宗谱对伊斯兰教的清规戒律,和对道、佛、基督的排斥仇视。在转抄宗主谱的序篇的家族渊源谱序荒谬地移花接木、无中生有,加入途听道说内客。篡改的篇幅包括郭萌编撰的谱序,晋江明朝著名文人进士史于光为因奇郭第二次续谱(五世祖郭锷)撰写的序。甚至可能是石狮墓志铭的<仲远行实>的文中篡改加入诸如汾阳王郭子仪七世孙文宪公、子章公和德广公胞弟德昭公等经不起考证史料内容。岂不知子仪公传至七世最快仅到唐未五代。后裔传至元初已超二十世。(用同是浙江富阳沛泉州郡东郭氏宗谱所载代序:自始祖子仪公至肇泉一世祖仝公已二十三世。而仝公叔祖钦公与百奇郭入泉一世祖德广公讳号相同,两支郭氏家族很大可能是糸出同源的族亲。也符合自子仪公至德广公七百余年每代三十余年代差。)
  
  大山后架刊谱中出现的文宪公与家旋繁衍有十余世、三百年的不可考证缺失和荒谬,竞然有很多人撰文当范本而引经据典採用,如源出郡东的杏宅郭,在2012年版编撰的《杏宅郭氏宗谱》,他们有本宗郡郭的宋、明旧谱不用,而连篇累牍摘用大山前架刊谱序内容,为一个回族成份把文宪、章、昭祖考三代诸公又反复操作引证。殊不知把自已的根源引向歧途,又给社会平添谬误信息。
  
  文人下笔不慎重,常闹笑话。前日在网上见一篇撰写百奇乡克圃村发现一座始建于大明永乐十五年*(1417年)的郭氏智房三世祖祠,建筑特色是闽南风格的“岀百入石,”该祖祠早于晋江“望海楼” 三十年建。现在出现划代的舛误——该祖祠如始建于永乐十五年,早望海楼三十年不错,但不能把建祠的主人定为三世祖。如确是三世祖建应将建祠时间延后一甲子以上,因为仲远公于1376年迀惠,智房三世谏平公诞于永乐十七年,其三胞弟应晚于朱棣永乐年。祠主尚未出世,何来与望海楼比先后?撰文者或不知三世祖之生卒年代,错植建祖祠年代,情有可原,如以标新立异、哗众取庞則这种文章可休也!(出砖入石乃元、明闽南民宅建筑工艺之一。大明万历三十五年泉州地区发生八级大地震,震后灾民利用倒塌建筑废墟的破瓦断砖採用出砖入石工艺重建,本邑各村至今尚有遗迹保存。山兜村有一幢祖厝,前落全石砌筑,后落则採用出砖入石,其交接缝犬牙交错,保留明显的灾后重建特色。)
君不見国之重器“后母戉鼎” 之“后”字先错译“司” 字,到现在还改不过来。
  
  西安博物馆之镇馆之宝、中华旅逰徵标“马踏飞燕” 让草原民族不服气——千里大漠那来婀娜雨燕?草原原猛禽隼鹰才能衬托天马横空。

  同理,严谨学术、慎重的求证才不会给后世留下困扰。现今网上或刊物出现“凡是信清真的回民就是西域波斯人”的论调。殊不知宗教信仰不同等民族。民族可以同时存在不同宗教信仰。中华郭氏因存在不同民族承认和多样宗教信仰而将百奇论定为波斯移民。特别是对郭氏族源颇有硑究,有发言权的郭在权、郭天纵也持相同论奌。他们抱着一块德广公残碑,一部荒涎不经的华山前架刊谱摇唇鼓吞、引经据典鼓吹,却没给我们百奇郭找到一个洋祖考。

发表于 2016-8-22 22: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世科 于 2016-8-22 22:25 编辑

                                 郭德广入闽及汉回之辨

          山西省社科院家谱研究中心所藏家谱资料
         子仪公后代从汾阳向南方和海外迁徙情况中记载:(四)郭德广福建泉州分支

   暧公后代有一支于五代时迁至杭州富阳县,称该村为郭家村。八传至郭德广,元末官至太常寺卿宣慰使,以督需供应来到泉州,泉州兵起,不能回朝,便纳室于泉州晋江县(今福建泉州市),卜居晋江县三十五都法石里。德广子子洪,子洪三子:长和卿、次仲远、三季渊。和卿二子:长仕显、次仕彬。仲远五子:长仕初、次仕源、三仕壁、四仕敏、五国斌。仕初七子:长孟俊、次孟伟、三孟杰、四孟佳、五孟传、六孟侗、七闰。仕源三子:长邦永、次邦纶、三邦爵。仕壁九子:长应、次孟、三童、四应嗣、五应祖、六荣、七宁、八凤、九连。仕敏九子:长崇、次亮、三福、四惠、五楚、六善、七奴、八季、九顺。国斌七子:长孔宪、次孔惠、三孔定、四孔周、五孔容、六孔佳、七孔渊。 郭德广后世以仲远公一族最盛。仲远公字毅轩,生于元至正八年(公元1348年)二月二十三日卯时,卒于明永乐二十年(公元1422年)七月十三申时,享年七十五岁。夫人陈氏,生于元至正十一年(公元1351年)十月初一日巳时,卒于明宣德八年(公元1443年)二月二十二日申时,享年83岁。合葬泉州晋江县三十五都龙头山阳。其后世陆续迁往海外。

       福建省福州市《汾阳玉湖郭氏族谱》记载:第三批郭氏入闽的时间是四百年后的元末。
       自从唐末五代战乱,郭氏“漂泊无稽”,“支分叶析,蔓延四方”。有一支徙居浙江杭州府富阳县,繁衍成村,其地遂名郭家村。其曾孙辈有名郭德广者,于元朝中任大常寺卿,宣慰使。元末,郭德广奉派出朝,至福建泉州督察军需供应。而其时正值红巾军起义后军阀混乱,尤其泉州地区更甚,罗良、陈友定、阿迷里丁、赛甫丁、那兀纳等枭雄如走马灯似地你争我伐,使生灵涂炭,交通断绝。郭德广因此无法回朝。
       郭德广既不得返京述职,也不能回杭州府富阳县家乡,便只得在泉州留下,“纳室于泉”,娶妻吴氏。洪武初,郭德广卜居晋江县三十五都法石里,而以疾卒于该地,享年八十四岁。其孙仲元,“择地于惠邑海滨、百奇山下”,“筑室居焉”,随后便“以例占籍”惠安。
       时至今日,惠安郭姓及其各地分支提出他们是少数民族——回族,也曾出示一些有力证据,如伊斯兰文墓碑等等。因此事关系到福建区的宗教、赋役等领域的变迁史,当然也直接关系到福建郭氏的谱系问题,故本文不能不加以考辨。
       伊斯兰教又名清真教或天方教,在唐朝由回讫(今新疆)地区传入中国内地,故又称为“回教”。其实伊斯兰教传入我国的途径是有两条:一是由陆上“丝绸之路”通过回讫地区传到内地;一是由海路(即著名的“海上丝绸之路”)从巴林、波斯沿海一带直接传入广州、泉州和扬州。阿拉伯人就是由这条航路陆续来泉州从事经商和传教的。据何乔远《闽书·方域志》记载:“……门徒有大贤四人,唐武德中(公元618-628年)入朝,遂传教中国。一贤传教广州,二贤传教扬州,三贤、四贤传教泉州,卒葬此山”。此山,即泉州灵山“圣墓”,今遗地尚存。除传教与经商之外,还有不少伊斯兰教的教徒,是跟随西域金吉军队经邵武到福州、泉州等地,后来就在这些地方安家落户。
       宋元时期,泉州已成为海外商人汇集的一个都会,旅行家马可波罗称之为“东方第一大港”。据当时人估计,阿拉伯波斯人侨居泉州者“数以万计”。他们大都信奉伊斯兰教,在他们聚居的地方建寺作礼拜。至今在泉州还有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伊斯兰教清净寺,它就是阿拉伯人于北京大中祥符二年(公元1009年)建造的。泉州是我国最早的三个伊斯兰教教区之一。泉州的“清净寺”(原名“圣友寺”)和广州的“怀圣寺”、杭州的“真教寺”,合称我国沿海三大古伊斯兰教寺。
      至于发祥地泉州的惠安郭氏是否回族,还是让我们来考察他们信仰伊斯兰教的历史真相。最初入教的是郭德广,估计他在朝中任职时即已入教,来泉州定居后继续保护教徒身份。据族谱记载,促使他这样做有三个原因:①“清真教于元朝最炽——元统治阶级利用色目人(或曰回回人)来帮助维护他们的统治,便将回教——伊斯兰教抬到很高的地位,十分提倡鼓励入教。而在元朝时南方人民(被称为“南人”)是元朝四个社会等级(蒙古人,色目人,北人,南人)中最低下一个等级。一些南方人为了提高自己的社会身份,便踊跃入教;②当时“色目来踞闽,我泉为盛”。泉州本来就是阿拉伯人、回族人聚居的场所,财大气粗的商人,叱咤风云的军人,多有信仰伊斯兰教。郭德广处在这样的环境气氛中,入教是很自然的事;③“清真教即回是也或曰回,当元之时,免其差扰,世人因避难而从回”。元朝的赋税差役负担之重。是历史上比较突出的。元代役法曰科差,有丝料、包银、俸钞之别。仅据《续文献通考》载:丝料每户出一斤六两四钱,纳银四两,俸钞则自五钱至一两不等。三项合计负担颇重。此外还有本省许许多多的苛捐杂税。所以朱德润的《存复斋集》例有“产业既微差役重”之句。而入教者则有免役的特权优待。元代圣旨明确规定:“地税商税休纳者!”“大小铺马休当、休与、休著者!”(《元代白话碑集录》)既然入教能“免其差扰”,何乐而不为?因此,郭德广入教是极正常的。
       不过,不知后来由于什么原因,“相传吾宗至八世九世乃出教”。大概是由于历史背景变了,当时已是汉族的朱明王朝,并不对元回有什么特殊优待,再继续信伊斯兰教意义不大了。后来到第十世郭宏隆时,又重新入教。他“原居百奇铺贺厝乡,因强干弱支之分,子孙衰微,念先人从清真教,遂搬入(泉州)通淮街礼拜寺内居住”。因子孙衰微,而搬入礼拜寺人居住,得一个安身之所,倒也是一个很现实的诱惑。不过族谱中也还有另一种说法:“康熙已丑年间陈都督讳有功仕于泉,重兴清真教,故宏隆公复入教”。康熙年间这位陈有功都督为什么又来倡兴清真教,我们且不去论它,有一点是明白的,即泉州郭氏信仰伊斯兰教一向是出于某种现实的社会原因,而不是由于血统上是回回人的缘故。
       其后从郭宏隆下传五代,至该族谱的撰修者,仍是在伊斯兰教之人。其历代坟墓,按“教法墓而坟制綦严”,所竖坟墓上的墓碑,“但自天国流芳,非华厦之书,若无异商……所綦经典,如引如绳,音殊字别,至今仍而不绎(译)”。郭氏祖先的这些墓碑,既然是“非华厦之书”,“如引如绳,音殊字别”,无疑是伊斯兰文。往后年代久远,子孙更加不识。由此而当今惠安郭姓从人便以为自己是阿拉伯人,至少也是西域回族之人。其实,按当时教规,凡入伊斯兰教之汉人,死后其墓碑除镌上汉字外还必须写上“如引如绳”的回文。祖先墓碑上有刻回文的人,并不一定是阿拉伯人。况且,这里有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假设惠安郭姓是回族的话,他们又怎么能够认郭子仪为祖先呢?他们所竭力要往上溯源的所十分尊崇的祖先郭子仪是周文王姬姓的后代,正宗的汉族,郭子仪是不会有回族的后裔的。
       然而郭子仪有一些信仰伊斯兰教的后裔倒是可能的。泉州惠安郭姓信仰伊斯兰教是事实。其不仅墓制按照教规。其家规也符合伊斯兰教教义,如该族谱中所开列的“以训诰后嗣”的“禁条”:“禁用道释数”、“禁用神佛医法”等等。
                                                                                                                                                                                                                                                                                                                                                郭世科搜集
发表于 2016-8-22 23: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相互尊重,
郭氏一家。
凝聚团结,
共兴中华!
发表于 2016-8-23 10:32:15 | 显示全部楼层
郭世科 发表于 2016-8-22 22:13
郭德广入闽及汉回之辨

          山西省社科院家谱研究中心所藏家谱 ...

看看图片,应该清楚。
马上桥吕.png
发表于 2016-8-23 20:55:50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德广是汉人,北宋名将郭逵之后。

郭逵(1022年-1088年12月29日 ),北宋时期名将,与狄青齐名。北宋政治家,军事家。郭逵字仲通。洛阳人,祖籍钜鹿(今属河北)。早年荫官北班殿侍、三班奉职。嘉佑三年(1058年),征剿彭仕羲,平定湖北。熙宁九年(1076年),率军三十万征交址(今越南)李乾德,大破其军。但因大军病亡逾半,军粮耗尽,只得班师回朝,获罪被贬。哲宗即位后,一度起复任职,终以左武卫大将军、提举崇福宫致仕,卒赠雄武军节度使。
著有《五原集》《闲江集》《节制集》《奏议》《经制集》《对镜图释》等,今均佚。


点评

在权站长旗帜鲜明呀,何来摇唇鼓吞、鼓吹之说!  发表于 2016-8-24 10:17
 楼主| 发表于 2016-8-24 15:48:5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世科先生对本族入泉一世祖德广公所处历史时期的生存选择的解释。感谢在权先生对郭德广“汉人”的定论,汉人不一定是汉族,华夏九州百姓组成汉人主体。就是以民族范畴的汉族世是多姓氏综合体。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以西北游牧文明和东南农耕文明溶合进步已无法用一几个单纯的民族可以解释和定议的。在权先生对郭德广“汉人”定议留下民族解释空间。赞!
发表于 2016-8-25 05:3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905034219 于 2016-8-25 18:53 编辑

唐天宝十三年以义乌县北部、富阳县部分、兰溪县部分组成了浦阳县。我们地域那时肯定属于浦阳县,但在明朝后因为到义乌城更方便道路平坦又归属义乌。至于在唐天宝十三年前属于哪里就难说清了。古人又喜欢用老名称,如浦阳县在五代改为浦江县了,明朝文臣宋濂使用的县名还是浦阳县,他早期写过一本书《浦阳人物记》浦阳就是浦江县。现在的富阳与早期的富阳是不一样的。
马上桥吕.png
发表于 2016-8-25 09:5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子仪公并不是所谓的“景”教徒。子仪公是信仰的佛教。范文澜的《中国通史》里都有答案的。
当然,子仪公的后代理是否有信仰其他宗教的也很难说。
宗教信仰是自由的,也是个人的价值观、人生观,对各种宗教信仰我个人也是尊重的。
但且不可因此而强加于任何人。。。。。。
发表于 2016-8-25 11: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905034219 于 2016-8-25 12:24 编辑
郭周同 发表于 2016-8-25 09:51
子仪公并不是所谓的“景”教徒。子仪公是信仰的佛教。范文澜的《中国通史》里都有答案的。
当然,子仪公的 ...

我们在浦阳江上游,这里古代有阿拉伯人经商。瓦窑头村金家以前就是一个码头,相传先祖是蓝眼睛的,应该是混血的,我二姐嫁在金家所以几十年前就知道,只不过那时觉得不可思议。马家也住在这里。郭家也在河边,谱记载还会造海船航海,可能在全国也是唯一有记载的。以前传说我们村里出了一个郭子仪,那肯定不对,居我现在的考查就是郭子兴,朱元璋夫人马皇后祖籍也是这里。马皇后不裹脚,朱棣朝的大太监郑和(马三宝)是回人,不觉得奇怪吗?其实马皇后马家就是回族人,后宫信仰伊斯兰教使用回族的太监就合情理了。马家对郭家有恩,郭家的太太是马氏,有伊斯兰教信仰就不奇怪了。建文皇帝避难就是到泉州找郭家。
发表于 2016-8-25 12:44:23 | 显示全部楼层
905034219 发表于 2016-8-25 11:21
我们在浦阳江上游,这里古代有阿拉伯人经商。瓦窑头村金家以前就是一个码头,相传先祖是蓝眼睛的,应该是 ...

郭子兴的养女马皇后是否回民我不清楚,抱歉。
但郑和(马三宝)确实是回族,是元朝著名政治家赛典赤·赡思丁·乌马儿的后人,他的族人也是主要集中在云南,所以郑和是出生在云南的回族。赛典赤·赡思丁·乌马儿这个角色曾有部电视剧(名字不记得了)有过介绍,我当时看过,主角是由著名表演艺术家李默然先生演的。


发表于 2016-8-25 16:2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905034219 于 2016-8-25 19:15 编辑

        洪武三十一年(1398)朱元章将洁庵褝师钦命为福建泉州开元寺住持,他最不放心的地方是福建泉州,泉州是郭家的势力之地,在他去世之前做了安排。朱允文落难,皇爷爷这个安排成了朱允文可利用的势力,建文皇帝到福建直达开元寺找的就是洁庵禅师。郭家没有帮这个落难的皇帝也没有为难他,这是郭家的智慧。
         郑和下西洋是朱棣派去找建文帝,以为这个侄儿逃到海外去了,郑和不是两次找到郭仲远,会不知真情.吗?
发表于 2016-8-26 09:49:23 | 显示全部楼层
905034219 发表于 2016-8-25 16:25
洪武三十一年(1398)朱元章将洁庵褝师钦命为福建泉州开元寺住持,他最不放心的地方是福建泉州,泉州 ...

据说建文帝改名“让鸾”,做了普通老百姓了。
发表于 2016-8-26 19:2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周同 发表于 2016-8-26 09:49
据说建文帝改名“让鸾”,做了普通老百姓了。

       建文帝最后的落脚点在福建宁德的金贝寺。江南第一家的郑义门也找回了失落的郑洽后裔一族。郑洽是明朝大臣,追随建文帝出逃,改名郑三合隐居,家谱称为白麟谱,一直不得其解。随着找建文帝下落找到了郑三合也就清楚“白麟”的含义。白麟指的是江南第一家郑家门口的溪流———白麟溪。我自然与“江南第一家”宗亲会有联系了。

点评

辛苦了! 据说姚广孝在临去世前请求明成祖朱棣释放普洽和尚。  发表于 2016-8-27 12:09
 楼主| 发表于 2016-8-29 15:35:41 | 显示全部楼层
  百奇郭一块迂泉一世祖德广公卒后四百年后裔重修封树的墓碑,因重修者的宗教倾向而镌刻回文而被错误断代,又在本族宗谱中断章取义,以讹传讹而考证为波斯移民,被海内外包括部分徳昭公后裔响应採信,也别有用心炒作应用。使本族波斯血统几成定局

  沗为百奇郭德广公后裔一分子,借现代网络发达,基本了解本族与泉州东街、杏宅郭糸出同源,一世祖以上祖考基本代序清楚。但笔者的观念和文化底蕴自知浅薄,欲纠正而回天乏力,知其荒谬而只能作不平之哀鸣。前文引用前贤达对郭氏宗教、民族论述而不入诸君法眼,诚请見谅。因文中词句偏激,谴词用字不当,诸君批评指教,笔者虚心受教!
  
  笔者无意争论华夏郭氏文化。也自知浅陋愚拙。中华五千年文明,自洪荒混顿开天,郭氏先祖随商周先秦,从西岐到闽越,数千年,一个多源姓氏,随文明进步溶入大中华文化主体。那怕强悍的逰牧民族也被同化。汾阳王郭子仪之显赫也仅是这个姓氏大家庭一分子,也是整个历史时空的一小段。千秋古人,从母系部落到封建社会,从逰牧到农耕,谁能用什么标准为祖先定民族?何况先贤给华复的族群的广义定义是以中华文化主体而泛指不类我族的南蛮、北犾、西戍、东夷。细分五十六个民族乃近代的事,大到一个客家群体,遍布闽粤、东南亚。有他们迁徙群体的文化、民俗和向心力。小到泉州惠安崇武小岞之惠女,汉族的群体保持並发掦千年闽越的部分习俗,其另类誉满全球。他们不属于民族范畴,而百奇郭的祖先处在元季社会背景而采用回民身份得到生存空间,后裔又因信仰加持而使家旋民族身份得到延续。这是朝代治乱兴替的付产品,造成郭氏大家族回汉争论。但白奇郭如有本土祖先就别给我族强加洋祖考。
   

  笔者上世纪六十年代未应征入伍,连队同班有同姓郭的戦友是山东籍回民,他是正宗纯回,乃生死禁油,连队炊事班为他另开持灶,而我乃生汉化、死入教的回民。他是地地道道的本土回。民族的认同也和本邑口口相传一样,祖先郭子仪能单枪匹马入回寨借兵平安史之乱,不是同族焉能达到?郭子仪是回是汉,信佛或信基督,后人己无法穿越千年再找祖先洗脚水,争论已无济于亊。但历代统治者和文明、信仰造成族群特色应得到承认。再转载拙作《浅论泉州富阳郭》,用泉州郡东郭宋、明旧谱印证在权先生的“郭德广是汉人” 的论证。
中国五大民族之一的回族不能简单用信仰归类波斯移民,唐、宋的回纥人、党项人因战乱西迁而溶入新疆地域的忽厥民俗信仰中,其血统不变。如部分云南土族乃蒙元大军入侵南疆留下的,他们是土家族而不称蒙古族。



发表于 2016-8-31 21: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905034219 于 2016-9-2 10:18 编辑
土民豕朝 发表于 2016-8-29 15:35
百奇郭一块迂泉一世祖德广公卒后四百年后裔重修封树的墓碑,因重修者的宗教倾向而镌刻回文而被错误断代, ...

       郭逵谱载逸居金华石门,谱记载这里属于浦邑古称浦阳,浦阳建县在唐朝,以义乌北部、富阳县兰溪县各一部份建浦阳县,以浦阳江上游流域为主体,石门真在这一主体内。可能在明朝后又归义乌。
      郭逵三世孙郭日之,郭仲荀四弟。
      郭逵四世孙郭文佳官中书舍人、郭文仕。不叫文选,文选是明朝第一文臣宋濂的谥号。
      郭逵五世孙郭宗海号星池,生于建炎三年,云南刺史、左寺郎。文佳子。
      郭逵六世孙郭永谦、郭永试娶马氏。郭永茂堂兄弟,永茂在宋史中有记载是郭仲荀孙,续资治通鉴-卷一百三十三,"壬申,故太尉、武泰军使郭仲荀,赠开府仪同三司仲荀薨十五年矣,至是其孙成忠郎永茂投匦自诉,故录之。"


郭逵八世孙奇字辈:奇殷、奇彦、奇章、奇音,四人。郭奇彦郭奇章是亲兄弟,这一族住义乌城区永谦公孙,在元朝不见了。
         祠堂里有过一块牌匾,记载郭金台打台州的事实。元朝杨镇龙在这里造反他是台州人,所以打台州就是那次平乱。这块牌后来被诸暨人拿走,现遗失了,但见过的人还在,有兴趣可询问庙里村郭信贤老人。元朝那时的郭家到了泉州,还杀回东阳。杀回东阳的郭家军大部分是原东阳长衢郭家人,事后元庭追杀离开泉州。留下的是部份浦阳郭。
        ………郭逵………文佳………奇章    —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6-12-9 15:5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郭逵之孙郭仲荀,仲荀之孙永茂,仲荀之曾孙为郭钦尧字唐臣。
(侍御史)。宋进士陈诚之(1093——1170)曾为唐臣家谱写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地图|手机版|发展基金|微博|中华郭氏网(始建于2006年)版权所有 ( 皖ICP备13000936号-3 )

GMT+8, 2019-12-10 05:31 , Processed in 0.136822 second(s), 4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