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郭氏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快捷导航
总共1320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1693|回复: 3

“卓越的党外布尔什维克”——郭春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16 11:2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郭栋亮 于 2017-2-16 11:33 编辑

t010f40d72e9b7a7e7b.jpg


  郭春涛(1898-1950)字名忠,又名子章(曾化名胡君健)。湖南炎陵县人。1919年考入北京大学法文系。曾参加过"五四"爱国运动及赴法勤工俭学。郭春涛1923年加入中国国民党,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副秘书长、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民革中央常委等职。1950年在北京病逝,时年55岁。追悼会由周恩来亲致悼词,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送了花圈,灵柩安葬在北京香山万安公寓,周恩来亲题墓碑。

  郭春涛是民联和民革的创始人、早期领导人,任民革第一、二届中央常委。郭春涛是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战友,长期与共产党人并肩战斗。学生时代,他是"五四运动"健将、毛泽东的战友;1927年,在国民党清共的险境中,他想方设法营救出被囚禁的邓小平;抗战中,他及时送出德国以"闪电战"袭击苏联的情报,被斯大林盛赞为"卓越的党外布尔什维克"。新中国成立伊始,他积劳成疾与世长辞,周恩来痛惜地说:"春涛是累死的。"郭春涛致力于国共两党合作和民主进步事业,出生入死,鞠躬尽瘁,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进入国民党高层

郭春涛,1898年4月出生于湖南省炎陵县(原酃县)水口镇水西村的一个农民家庭。1916年春,他考入湖南省立第一中学,在风起云涌的学生运动中,他结识了毛泽东、蔡和森、李维汉等同学。1919年春,他又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大学,在参加五四爱国运动中,他被捕入狱,出于全国人民的强大压力,北洋军阀政府释放了被捕学生。郭春涛随后加入了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同年9月,他与蔡和森、李维汉、李富春、王若飞等远渡西欧,赴法勤工俭学,从此与周恩来成为莫逆之交。

1920年8月,他和蔡和森联名撰写了“论中国革命的道路”一文,主张只有马列主义才能救中国。文章在国内新民学会主办的刊物上发表后,在学生中产生强烈反响。10月13日,郭春涛、蔡和森等参加学生运动被法国政府加上“扰乱治安”“从事布尔什维克活动”的罪名,驱逐出境,遣送回国。在广州,郭春涛、蔡和森、李立三等20多名学生受到孙中山接见。孙中山关于中国革命必须改弦易辙、国民党必须改组、欢迎国共合作,吸收更多青年革命者参加的一番讲话,对郭春涛产生了极大影响。他立志跟随孙中山,投身国民革命,这成为他人生中的一次重大转折。

1923年6月,国共实现合作,已是社会主义青年团员的郭春涛以个人名义加入了中国国民党,次年1月,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郭春涛作为北京代表参加了这次大会,并在会后协同李大钊创建了中国国民党北京特别市党部,被选为执行委员。1925年春,郭春涛出席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当选为中央委员,从此进入国民党高级阶层。由于他渊博的学识、非凡的工作能力和对孙中山的忠实信仰,因而随后继续当选为国民党第三届、第四届中央委员。

1937年冬,日军威逼南京,蒋介石下令放弃南京,将十七军撤至武汉。国民党中央党政机关和部队撤退时,时任七战区阵地委员会主席的郭春涛来到长江码头视察,只见国民党政府在用大批船舰抢运小轿车,数以万计的难民只能站在岸边翘首观望。郭春涛勃然大怒,当即下令停止装运小车,让难民上船。海军舰长拿出军事委员会的命令进行要挟,郭春涛嗤之以鼻,将“命令”撕得粉碎,并义正词严地对舰长说:“人命关天的大事,所有船舰必须首先抢运难民!”并下令随自己来的所属部队缴了海军护船队的枪支,把已装上舰上的小车全部推入江中,组织难民上船,从而使两万多群众得以安全转移。海军舰长苦苦哀求:“我们怎样向上司交代!”郭春涛厉声回答:“你回去告诉蒋介石,是我郭春涛的命令!”蒋介石听完海军舰长报告,气得暴跳如雷。

1938年10月,国民党政府迁至重庆。此时,中共中央派周恩来为驻重庆代表团团长,郭春涛与周恩来重新取得了联系。从此,在周恩来的领导下,郭春涛协助中国共产党开展了卓有成效的统战工作和情报工作。

抗日战争结束后,国民党还都南京,郭春涛经南京到达上海,根据周恩来指示开始了长达3年的隐蔽战线斗争。

架设永不消失的电台

1946年,内战爆发后的上海,一片白色恐怖,大批共产党员和爱国民主人士惨遭屠杀,中共和“民盟”被迫转入地下,“民联”中央主席指定郭春涛为“民联”中央与中共的联系人,周恩来也指派新华日报总编吴克坚与郭春涛建立固定联系,并指示由郭春涛、吴克坚、徐士可等人组成一个秘密情报系统,通过吴克坚负责的电台,沟通郭春涛与周恩来的秘密联系。但电台设在什么地方最为安全,是一项至关重要、必须慎之又慎的事情。经过周密考虑,郭春涛认为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他想到了时任上海警备司令部司令的杨虎。郭春涛为什么会想到杨虎,这里面还有一段微妙的经历。

杨虎,人称“杨家猛虎”,安徽宁国人氏,身材魁梧,腰圆膀粗,又会拳脚功夫,早年就是孙中山的贴身马弁,后被晋升为国民党第一艘军舰“肇和号”舰长。后来在东征陈炯明中立有战功,先后担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军事编制委员会委员长、国民政府参军处参军、中央监察院监察委员。抗日战争开始不久,郭春涛就注意到这位声名显赫的人物。

1939年,国民党迁都重庆,为配合世界反法西斯斗争,郭春涛按照周恩来指示,在共产党员王炳南的配合下,组织成立了“东方文化协会”,邀请时任国民党政府监察院院长的于右任和司法院副院长覃振担任正副会长,郭春涛担任常务理事兼秘书长,主持日常会务。该协会的宗旨就是把国内外文化界的知识分子团结在共产党的周围,构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当时文化协会一周要开一次例会,为了不引起当局的注意,周恩来指示要经常变换会址。就在变换会址过程中,郭春涛发现住在重庆国府路范庄的杨虎与蒋介石面和心不和,是一位可以争取的统战对象。经周恩来同意,郭春涛渐渐接近杨虎。杨虎虽然读书不多,但很喜欢郭春涛这位学识渊博、风流倜傥的湖南才子,也很敬佩这位连续当选为国民党第二届、三届、四届中央委员的元老。几经交往,俩人便混得很熟。后报经周恩来批准,郭春涛与杨虎换了名帖,结拜为兄弟,杨虎年龄稍长,自然成了郭春涛的大哥。1943年郭春涛与秦德君女士结婚,杨虎亲自出面,在杨府摆设婚宴。

郭春涛把利用杨虎的关系安置电台的决定及时向周恩来作了汇报,周恩来表示同意。事后,郭春涛找到杨虎,要求将其“亲戚”吴克坚安排到他司令部干点杂役,杨虎欣然答应。就这样,吴克坚负责的电台顺利设进了上海警备区司令部。在当时血雨腥风的上海,很多共产党的情报系统被敌发现,情报人员被杀害,可吴克坚负责的电台却安然无恙,从1946年一直坚持到上海解放。通过这条红色电波,一大批国民党的重要情报传给了周恩来。吴克坚曾回忆说:“郭春涛水平高,政治敏锐,工作主动,胆大心细,善做情报工作,起到了以一当十,甚至以一当百的作用。”

收集敌人内部情报,更是一项十分艰险的工作。郭春涛化名胡君健,通过秦德君二哥的好友,认识了《新蜀报》总经理王伯与,通过他又结交了原国民党侍从室主任晏道刚。晏道刚是因反蒋而丢掉官职的。经过郭春涛与他的几次交谈,他表示愿意协助郭春涛工作,并向郭春涛介绍了他的得意门生、侍从室机要处长江浩东。江浩东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因写过一篇影射宋美龄的花边桃色新闻而被监禁8个月,后经审查,此文并无政治目的,才予以释放留用。他对蒋介石和国民政府的腐败极为不满,郭春涛与他促膝谈心,解除了他内心的苦闷与彷徨之感,使江浩东下定决心与郭春涛共同战斗。此后,江浩东通过秦德君的好友陈贤慧母女两人不断向郭春涛提供重要情报,其中有国民党保密局在全国各地的重要负责人员组织名册和活动情况、蒋介石在长江流域的特务组织分布情况、国民党特务准备搜捕交通大学地下党及爱国师生的黑名单、国民党实施暗杀宋庆龄的命令等。

策反江阴炮台

江阴炮台地势险要,是我军解放上海的一大阻碍,做好江阴炮台的策反工作一直是我秘密党组织工作的重中之重。郭春涛主动承担了这一任务,他通过朱蕴山的干女儿徐又擎结识了江阴炮台司令陶洪钊。通过一段时间的交往,郭春涛觉得陶洪钊对蒋介石已完全丧失信心,便鼓励他弃暗投明。但陶洪钊对共产党不了解,不相信,顾虑重重,提出不向解放军开炮可以,叛蒋也可以,但要以20根金条为条件,以便今后远走国外,了却终生,并请郭春涛转告共产党。郭春涛立即把这一情况汇报给吴克坚,吴克坚通过电台向周恩来作了汇报。周恩来批示由上海秘密党组织出面表态,只要陶洪钊在解放军进攻上海时不向解放军开炮,可以用重金交换,并保证他今后的安全或帮助他出走国外。陶洪钊听完此言,深受感动,毅然决定起义,投向共产党。

继江阴炮台策反成功之后,郭春涛又相继策动了国民党“重庆号”军舰起义、驻上海虹桥机场机械师起义、吴淞要塞司令杨沦治起义、国民党海军第二舰队司令林遵率舰9艘、艇16艘易帜,为我军胜利解放上海创造了条件。

郭春涛在上海频频的策反活动,引起国民党当局高度关注,一度把不是中共党员的郭春涛误认为是“中共上海地下市长”,两次以20根金条、20万美金悬赏捉拿他,并密令特工人员,一旦抓到,可以不经审讯,就地正法。顷刻间,通缉令遍及上海街头。上海秘密党组织认为郭春涛处境十分危险,建议中央将郭春涛迅速转移至解放区。郭春涛置生死于度外,他对吴克坚说:“目前策反工作正进入成熟阶段,此时我一旦离开,则将断线,给策反工作带来巨大损失,因此请党组织将我继续留在上海,如果可能,可将我参加地下工作的儿子送往解放区。”吴克坚当即向周恩来作了请示。周恩来复电说,中央同意郭春涛本人的意见,要求上海秘密党组织切实做好对郭春涛的保护工作。此时,上海秘密党组织派刘绍周去中央汇报工作,当即决定郭春涛的儿子郭晓平(又名郭志坚)随同启程,后经天津安全抵达河北省平山县中共中央驻地,参加工作。

策划秘密营救张澜、罗隆基

1949年春夏之交,解放前夕的上海充满了紧张的气氛,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奉蒋介石命令,妄图死守上海,与解放军决一雌雄。毛人凤率一大批特务也窜入上海,市内街头巷尾,到处是军犬猎狗的狂叫声,摩托、警车的轰鸣声,国民党反动当局一边忙着抢运黄金白银,一边大肆搜捕中共秘密党员和爱国人士。此时,民盟中央主席张澜、民盟中央常委罗隆基因病正住在虹桥疗养院。蒋介石密令上海警察局长毛森,严密监视张、罗活动,必要时加以处决。中共中央得知这一消息后,当即由周恩来电示上海党组织,指示他们将这一任务交给郭春涛,通过他与杨虎的特殊关系组织营救。郭春涛接受任务后,火速找到杨虎进行策划,决定动用警力,采取提押“人犯”的办法进行秘密营救。杨虎把这一任务交给最为相信的老部下、警备司令部稽查处三大队副大队长阎锦文执行。阎锦文驱车前往虹桥疗养院,向张、罗说明真情,希望他们配合行动。张澜、罗隆基怕入圈套,未能答应。

5月14日,国民党保密局上海站站长王新衡来到警备司令部稽查处三大队,命令阎锦文以转移为名,把张、罗处决,然后绑石沉江。杨虎接到阎锦文的报告后,觉得事不宜迟,必须尽快决断。阎锦文再次前往疗养院,说明情况紧急和郭春涛、杨虎之意,并拨通了杨虎家的电话让张、罗通话询问,张、罗这才深信不疑。

5月24日,王新衡命令阎锦文当晚10时执行处决张、罗计划。杨虎决定将计就计,晚上9时刚过,让阎锦文率庄儒伶、潘云龙两名队员,全副武装,驾驶警车直奔虹桥疗养院,在病房前戛然刹住,然后跑步上楼,冲进206病房,拔出手枪,厉声喝道:“张澜、罗隆基快起来,跟我走!”随后,庄儒伶、潘云龙一人押着一个走出了病房,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张、罗塞进警车,风驰般奔去。阎锦文手持特别通行证,熟记当晚口令,躲过了途中岗哨和巡逻队一次又一次的盘查,把张澜、罗隆基送到了预定的安全地点,蒋介石闻此消息,气得暴跳如雷,指着时任上海警察局局长的毛森大骂:“尽是一堆饭桶!”

住宅被敌包围

1949年5月14日,在建国西路365弄息村郭春涛的住宅里,郭春涛、吴克坚等人正在开会,研究策反和保护爱国人士等问题。会议进行中,要求秦德君在15分钟内取回一份重要情报。秦德君当即化装成一名贵妇人,身穿旗袍丝袜,手提一只小皮包走出大门。她刚步入弄堂口,就见一帮警察冲出堵住了路口,秦德君立即意识到息村已被特务包围,返回住宅将会造成更大的损失。她急中生智,与盘查的警察大声争执,以引起正在开会的同志注意。郭春涛听到弄口秦德君的争吵声,迅速站到窗口一看,只见弄堂口满是特务,知道处境十分危险,当即组织与会人员从暗道进行撤离。等到特务冲进住宅时,已是人去楼空。敌人无奈,只得将秦德君押上汽车而去。在狱中,秦德君受尽了敌人的严刑拷打,始终坚强不屈,未招一字一言。警察当局恼羞成怒,判处秦德君死刑,然而就在执行的前一天,中国人民解放军以排山倒海之势,解放了上海,迅速从狱中救出了秦德君。

郭春涛从暗道撤离出来,直奔好友覃振官邸,覃振遗孀梅鹤修女士深明大义,动员其侄儿覃志新利用军车将郭春涛送出虎口。覃志新是国民党某部团长,此前经郭春涛说服,同意听候起义。

在秦德君被捕的严峻情况下,郭春涛没有被敌人的凶残气焰吓倒,他勇敢、沉着,化装成国民党的将领,乘坐覃志新亲自驾驶的持有国民党通行证的司令部专车,出入国民党军事重地,会见被策反的起义将领,开展保护爱国人士的工作,完成没有完成的任务。5月24日晚,他见到被解救出来的张澜、罗隆基时,第一句话就是:“两位受惊了!”张澜、罗隆基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感激,激动地对郭春涛说:“这次能逃离虎口,没被蒋介石杀害,是多亏你和杨虎、阎锦文的拼命相救,我俩将会铭记终身。”

5月27日,上海回到人民的怀抱。6月,应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周恩来的邀请,郭春涛赴北京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筹备会议。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北京举行,郭春涛当选为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担任政协副秘书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由政务院总理周恩来提名,郭春涛相继出任政务院副秘书长兼参事室主任。




毛泽东对郭春涛说:“你们去法国留学,我立志在中国扎根!”
  郭春涛在青少年时代就结识了毛泽东和蔡和森、李富春、李维汉等人。当时他在湖南长沙一中读书,毛泽东在长沙师范上学,两个学校距离很近,郭在长沙一中任学生会主席,毛在长沙师范任学生会主席,他们都是学生中追求真理、奋发有为的优秀分子。1918年,郭春涛和湖南同学24人,先后来到北京求学。在成立湖南同学会时,郭春涛被选为同学会的主席。毛泽东这时已在北大图书馆工作,李大钊经常把工作指示委托毛传达到湖南同
学会去。
  为了更多更快地学习革命真理和了解世界,北大教授杨昌济先生当时向政府提出一项建议,即从“庚子赔款”中取出些费用组织一批优秀青年到国外去学习。杨先生写信给北洋政府的财政部长章士钊先生,章同意了。1919年10月,在毛泽东的组织下,郭春涛和蔡和森、李富春、李维汉、王若飞、蔡畅等一批青年同赴法国勤工俭学。行前,他们在长辛店办了留法预备班,由李大钊、杨昌济来讲课。
  预备班结业时,宣布名单中却没有了毛泽东。一天晚上,郭春涛问起毛为什么不去留法。毛泽东语重心长地说:“春涛,我们去一些人到法国,目的是学习革命。你们这一批去,以后也还有第二批、第三批学习革命。但是,中国革命也要有人在中国扎根,扎根深了,如你们回来一结合,力量就大了,我就是准备在中国扎根的。”
  李维汉回忆郭春涛时说:在法国,我和他“同床”,我们友谊很深!
  郭春涛、蔡和森一行经过40天的风浪颠簸,终于来到了法国马赛。在异国他乡开始了艰辛而坎坷的勤工俭学生活。为了节约开支,郭春涛和李维汉两人商量好合用一张床,这样可以节省出一张床的住宿费,他们轮流睡觉;一个人白天睡,晚上去打工,另一个人白天打工,晚上睡。若干年后,李维汉见着郭春涛之子郭志坚,说:“在法国,我好长时间和你爸爸‘同床’,一个白天睡,一个晚上睡,我们感情很深的哩”1920年,决定在法国建立新民学会旅欧支部、“工学世界社”。大家一致推选蔡和森为社长,郭春涛为秘书长。郭春涛和蔡和森联名写了《论中国革命的道路》一文,先后在法国和中国发表,产生了很大影响。
  1921年,由于北洋军阀政府对留法勤工俭学学生的进步活动不满,竟命中国驻法公使馆停止支付学生的救济费用,这样,“工学世界社”和其他留法学生的最低水平的生活已无法保障。10月13日郭春涛、蔡和森、陈毅等回国。
  回国后,郭春涛重入北京大学学习。
  想方设法营救被囚禁的邓小平
  1927年,蒋介石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当时,郭春涛投身在一向倾向和拥护孙中山先生的冯玉祥军中,担任第二集团军总政治部副主任兼组织处长。当冯玉祥接到蒋介石“清除共党分子”的密令后,深感为难,郭春涛闻讯后即去找冯,郭提出了“礼送出境”的办法,使得在冯军中的共产党员没有受到伤害而被“保送”出去。
  有一次,冯误囚了公开表态反蒋的邓小平。郭春涛知道了,很着急,急找在冯军中任总政治部主任的中共党员刘伯坚商议,二人找冯玉祥去斡旋,从而使邓小平获释,保证了邓的安全。
  南京保卫战中救两万难民转移,郭春涛说:“你告诉蒋委员长,我是郭春涛!……”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同年冬,日军长驱直入,直逼南京。当时,郭春涛正在四川刘湘军中服务,通过多方努力,郭说服了刘反蒋抗日,刘对郭极为信任,让郭做了西南绥靖公署秘书长。南京危在旦夕,蒋介石就调刘湘部队驻守南京。郭春涛以第七战区司令部阵地委员会主席的重要军职,参加指挥了南京保卫战。当正在部署战防时,忽然接到蒋介石签署的电报,电报命令第七战区所属部队撤出南京防守武汉。先行的刘湘把全部重担放在了郭的肩上,郭春涛夜以继日,顾不上吃饭喝水,指挥、安排各项事务。一日,他带着一个排的士兵,巡视到下关江边,发现这里秩序混乱,撤退转移的部队、家属以及各种物资堆积在一起,拥挤在江边码头待渡,难民约有两万多人。郭春涛派卫兵请来负责搬运轿车的一位军官,那军官说自己是一名舰长,是在执行军事委员会的命令,上面命令先把这批轿车运至武汉以供政府官员使用,他是“奉命行事”。郭春涛气愤地责问道:当务之急,难道是这些汽车吗?遂要他下令停止搬运汽车,改运难民。那舰长不从,对郭春涛说:“这是蒋委员长侍从室直接下达的指令,哪个敢违抗不听!”郭春涛无法再忍了,他命令身边的卫兵把舰长扣押起来,又让士兵冲天放了一排枪,然后命令:“把轿车和其他不急运的物件搬下来或摔在江里,先让两万多难民上船,运往安全地方去!”那些舰队士兵只好执行,逃难的百姓闻讯后,流着感激的泪水登上甲板。郭春涛站在码头上,擦着脸上的汗水,注视着运送难民的舰船一只只远去。他转过身,下令放了那位舰长,说:“我不难为你,你告诉委员长,我是郭春涛,你只是执行了我的命令。”
  斯大林致电感谢,称郭是“卓越的党外布尔什维克”。
  1937年冬,郭春涛想去苏联学习军事,周恩来却指示他留下来,配合中共党组织开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
  1938年,国民党政府由武汉撤到重庆,中共中央派周恩来为驻重庆代表团团长。周恩来到重庆后,即以郭春涛、秦德君夫妇家为据点,经常秘密开会,联络工作。
  1940年,周恩来介绍苏联驻中国大使馆武官罗申来找郭春涛,请他帮助了解中国当时国际反法西斯活动的军事、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各阶层和各党派的一些动态。郭春涛后来多方努力搜取,为罗申送去了不少情报。1941年春,蒋介石在重庆接见德国驻华大使陶德曼,德国大使表示出希特勒要拉拢蒋的意图。之后,奥国总理来中国访问,也向蒋透露德国将以“闪电战”袭击苏联。郭春涛获悉这一重要情报,立即命秦德君将这一信息通报给罗申。罗申立即将情报报告给莫斯科……后来,罗申送来一份由斯大林亲自署名的致谢电报,对郭春涛给予国际反法西斯运动的支援表示衷心的感谢,热情称赞郭春涛——“卓越的党外布尔什维克”。
  1946年底,在中共统一领导下,国统区的反蒋人民运动更为广泛开展起来。此时,“民联”中央地下机关随郭春涛先转到南京,又转至上海。周恩来电示郭要在南京、上海继续加紧工作,为配合解放军正面战场作战,要他开展地下策反国民党海、陆、空军的工作。不久后,郭春涛在上海又联系中共地下党组织联合制定了上海解放前夕海陆空军总起义,并活捉蒋介石父子于复兴岛的计划。不料走漏了消息,蒋介石大为震怒,急令汤恩伯、毛人凤限期缉拿“中共上海地下市长”郭春涛,悬赏美金20万的布告贴遍了上海街头。中共中央为此特电告上海地下党组织,建议郭春涛离开上海往解放区转移,郭此时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又考虑到各项工作需要自己不得离开上海,于是坚持留下来继续斗争。
  周恩来总理痛惜地说:“春涛是累死的。”“墓碑是我写的,还得加个红星。”
  1949年12月28日中央人民政府第三次政务会议任命了32位政务院参事。郭春涛作为与中共共事多年的党外著名人士被任命为主任。他曾说:“我虽是党外人士,总理、副总理、秘书长对我从没有见外,我提出过的意见,多数受到采纳,少数不能办的也给我解释。”
  1950年6月30日,郭春涛因积劳成疾,医治无效,在北京医院病逝,时年52岁。
  周恩来总理闻讯后,非常难过,他满怀痛惜之情地说:“春涛是累死的。”
  周恩来总理特意为郭春涛墓题写了墓碑:郭春涛先生之墓一九五零年十一月周恩来题墓石裁好,镌刻完毕,周总理又特意关照验看之后,说:“墓碑是我写的,还得加个红星!”
  于是,在洁白的汉白玉石碑上端,又雕刻了一颗闪闪的五角红星。
  郭春涛是中国共产党的亲密同志和战友,他生前与长子郭志坚的一次谈话中说:“我一生最终信仰马克思主义,也相信只有共产党能救苦难的中国。我与毛泽东一直是朋友,又很敬佩他。你问我为什么不参加共产党我曾和共产党的朋友表示过入党的意愿,他们后来给我的回答是‘中央的意见,你在党外比党内的作用大。’所以,我只好做一个党外的布尔什维克了。”

发表于 2017-2-16 11:58: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共上海地下市长”郭春涛。
发表于 2017-3-15 22: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郭春涛是位了不起的革命英雄!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9-2-8 21:46: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郭春友(曾在闰锡山部队,后投奔朱德)郭春荣(北京民国时期资本家二小姐),请指教属于郭氏哪支族人后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地图|手机版|发展基金|微博|中华郭氏网(始建于2006年)版权所有 ( 皖ICP备13000936号-3 )

GMT+8, 2019-10-21 03:27 , Processed in 0.092147 second(s), 3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