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郭氏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快捷导航
总共1321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3076|回复: 4

再见白奇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21 16:05: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土民豕朝 于 2017-2-21 16:10 编辑

  
   时至上世纪八十年代,白奇郭的德广公后裔从未怀疑祖先的根源和血统,一千三百年前的汾阳忠武王郭子仪就是白奇郭的始祖,世代口口相传的信息和民间故事都能吻合历史的脉络。八十年代后期加之白奇郭乃波期阿拉伯来华经商商人的后裔却是一群不求取证、不讲科学、管窥蝥测的荒唐结论。其后果影响八闽台港东南亚几十万郭氏子孙,特别是那些为得到政策升学加分和二胎生育照顾而别有心者,洞开一扇方便后门。
        白奇郭的迁泉始祖德广公根在那里?白奇宗祠的匾额上的“宣慰府”应不是迁泉始祖的官階地位。元朝一品大員何等显赫,岂会查遍历史资料、地方史志而見不到公的记载。对祖先层层加封,乃古今通病,但是德广公元朝曾仼一官半职应是不爭亊实。德广公这个迁泉一世祖仅在本族宗谱中载入。其祖考以上世系及宗教信仰皆末载述,也许是兵荒马乱、朝代兴替,德广公后裔在迁徙逃难中佚失祖先的资料,仅留下祖先的祖籍及根源。



  去年笔者参加数次郭氏宗亲联谊活动,有幸结识郡东郭育生宗长和莆田郭养法老师,得到育生宗长提供的从南宋到元、明有系统、能连贯的<郡东郭氏宗谱>和他们直系外徙宗亲杏宅郭的新修撰<杏宅郭氏宗谱>,才知道白奇郭和郡东郭是横向宗亲。元朝中,郡东郭一世祖孟良公从浙江富阳投奔其从祖叔钦公。钦公就是白奇郭迁泉一世祖德广公的讳,在漫漫历史长河、繁浩如海的文史资料能找到同一个时代、相同的籍贯、又是相同的名讳,其机率极不易。
  
  据郡东郭氏宗谱载:(明进士朱槛撰谱序)郡东郭比较显赫始祖知逵公随帝跸于建炎年间南渡,后官居节度使,传子宁,宁生涯,涯生友望,友望生铭、百臺,铭生忠,忠生仝。
  
  仝公字孟良。元朝中叶从浙江富阳入泉侍“从祖叔钦”。钦公乃百奇郭迁泉一世祖德广公讳。则郡东郭氏宗谱载侍其从祖叔者乃谱中的伯臺公,按推理,伯臺应是钦公号,古今父为子女取名一般用同偏傍字,铭、钦乃昆仲也。古人有一定地位者都有讳,父母取名,字,授业师长启蒙授字,号,成名后本人为自己取号。如德广公次孙白奇郭迁惠一世祖仲远公讳泰,字仲远,号毅轩,因葬地石狮穴,其后裔闻石狮公者皆知是世祖仲远公也。同理,百奇郭的迁泉一世祖、东郡郭的从祖叔讳钦,字德广,号伯臺。白奇郭知其祖讳、字,而不知其号,郡东郭知其从祖叔讳、号而不知其字。
  
  同时代,同籍贯,代序两支其本接近,在古人文史遗存极少,后裔撰谱又有五代以上时间差,七百年后裔能在断断续续的宗谱资料找到吻合的信息,如凤毛麟角,可遇而不可求。得益于现代信息高科技,后裔千百年才能在茫茫人海、浩如烟海的文史资料中找到本支同宗值得珍惜。至于白奇郭和郡东郭近在咫尺,却老死不相往来,谁知先人的人生遭遇和心路历程。家族制谱,上之祖考,如无显赫,漏断极多,甚至数百年、几代人的信息断层。而本族以下的修撰又只录直系,不及傍支,既然德广公乃郡东郭从祖叔,属傍系,连肇基祖都只认后来徙泉的孟良公为一世祖,谱中一定无白奇郭宗亲信息。
        
  白奇郭因郡东郭宗谱而发掘到自已祖先的根,但是笔者又在福建郭氏网发现一篇郭氏宗亲信息,署名郭在权的先生在网上撰文发表一条标题为<<清初阿拉伯后裔聚居于金谷>>。文中载:“……经过细查证,确实证明金谷镇金山村郭厝与惠安白奇、泉州杏宅回族郭姓同根同血脉,其祖鼻同为来自阿拉伯伊斯兰教徒文宪公(回族)。……”
文宪公何许人也?这个在宗亲信息中被反复引用的人物只要是还健在的八、九十岁的白奇耋耄老人都能知道民国二十五年白奇铺发生在华山前架刊因修撰刊谱出现的奇闻迭事——前架刊的热心宗族亊务的族老大聘请曾为南安蓬岛、官桥郭执笔撰谱的落拓秀才丁某为本刊执笔续修刊谱。或该秀才因东家款待不周,狂笔乱舞,将闽南泉州周边不同时代,不同根系的郭氏先祖名讳揉合一起,数百年溶缩进短短的元朝八十余年间。郭子仪七世孙文宪公,子章公,孙德广、德昭等历史人物组合一家离奇地、悄悄地出炉,竟然又在近代被有目的地搬上舞台,被有心人利用。

  后裔能在資讯文档中得到祖先的迁徙信息,编撰者应另文详述,让后辈更能了解祖先的根和来龙去脉。而民国落拓秀才用移花接木手法,将白奇二世祖仕初公和五世祖体恒公撰谱时的谱序原文拙劣篡改,将文宪公、章公、德昭公植入文中,其瞒天过海的手法之粗糙令明眼白人一眼洞察破绽。


  只要有罗辑思维,对历史有了解的人,都能知道郭子仪的七世孙仅到唐未五代。德广公生于元初,三百余年的时间差执笔者如何自圆其说?杏宅郭乃郡东郭外徙后裔,和百奇郭八杆打不到,找遍他们新旧宗谱也找不到德昭这个祖考。德昭乃南安蓬岛郭、官桥郭生于南宋的祖先。杏宅郭舍近求远而和百奇联宗,也许另有苦衷和不得巳,而不相干的局外人趁机起哄乃有哗众取宠之嫌。
千年古人,一步一个脚印,传宗接代,走到现在,祖先的经历也许和我们雷同。我们白奇郭回民能在当今盛世,族人如今没有一人入伊斯兰教,以小数民族身份,得到政策诸多特殊照顾、优惠,难道我们的祖先处在大元蒙古铁蹄统之下,不会学习其他姓氏百姓,利用特殊身份取得高階的社会地位,取得优渥生存条件吗?答案是肯定的,时值元蒙,泉州地区有百余姓取得色目人身份,包括明进士李贽的祖考。

德广公能在元朝当官、宣差来泉就说明迀泉一世祖在元朝不是蒙古人眼中的四等公民“南人”。而是高人一等的“色目人”。色目人的条件除了深目高鼻的人种特征,还有宗教信仰特色,我们白奇人现在这么多回民兄弟可以随心所欲信奉基督教,我们的祖先也会为取得身份而信奉阿拉真主,或是符合色目人身份的其他宗教。民族血统是先天的,与生俱来,化成灰尘也不会改变属性。信仰是后天形成的,可终一生执意狂热,也可随意放弃改变,但因信仰而改变一个族群千百年的习惯和文化又能影响这族群的归属。从德广公到现在,传二十多世,历七百余年,我们的先人历尽苦难,经受多少次战火离乱,改朝换代,一种信仰,一种民俗能代代传承至今已是难能可贵。谱载证明,白奇郭乃清初十世祖宏隆公始回白奇舖传清真伊斯兰教,经二百余年,有很大部份族人入教,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才消失,但留下与周边汉人冏异的回俗。这个回俗连与白奇人杂居的汉人都在红白喜事中採用。可以推理,迀惠一世祖仲远公携眷到白奇舖一定不是狂热宗教份子,本土的宗教文明不可能接纳少数孤单的排异清真教徒,明朝初回民汉化普遍,如宦官郑和,卒后用汉、回两种制式埋葬。宗谱记载宏隆公回乡传教带浓厚的官方色彩。大清几代軍中大员参于布教。


        历史的文物遗存能让后人知道祖先的信息,但文史资料又有可能与史实大相径庭。江西昏海候汉墓的考古发掘,发现刘贺不一定如西汉权臣霍光在史书上所载荒淫无度、二十七天干一千四百余件罪行。1974年法石社员找到的德广公墓残碑也不能诠释破译白奇郭迁泉一世祖德广公的血统信仰。


        坡埕郭,居泉州晋江石头街,(法石,)乃德广公嫡孙季渊公,白奇郭从叔祖。元未,德广公父子或因泉州“奚思巴赫兵乱”罹难,家族星散,除长子和卿公携子避迁江西,仲远公和季渊公迁居法石,而后仲远公再迁惠安白奇。德广公父子原风水葬地应在原居地泉州杏春门外的大坪山。

        据《富阳坡埕郭氏家谱序》载:
        ……择合利山,于甲戌(1694年)腊月望三日,鸠族兴工,合修始祖德广公坟茔。
        余稽吾族先太原人也,出自唐尙父太尉中书令汾阳忠武王。竭忠王室,而家于杭富阳者,乃我德广公之祖矣。公于元季授太常寺卿,钦奉督糯来泉,于岁干戈震动,弗克还朝,以疾终于泉。……
        “择”,选择,已不在原址。三百多年后白奇、坡埕两地入教后裔于清初康熙盛世,迁建始祖坟茔,原墓什么制式不得而知,留下这块有清真特色的殘碑。碑上“元”字只是后裔对始祖的“慎终追远”,代表逝者的生卒朝代符号,但失去古物的悠久时间价值。碑额上镌刻的回文内容就是普普通通的汉制碑文格式,译文就是“郭氏德广公祖茔。”现今白奇多少堂皇的祖祠的石柱上也镌刻“如蚓如蝇”的回文楹联,为千百年后争论埋下伏笔。但是殘碑也体现那个时代的特色。入教者信仰的狂热追求和执着,包括祖宗的坟茔都要体现。他们的行为一直延续至今,白奇舖留存下来的伊斯兰石棺墓皆是如此炮制。改建的石棺墓留下逝者的朝代符号和改建时代,也在家谱中载入改建的时间信息,如仲远公石狮重修于清同治年,宏隆公把卒后埋于木棺内的父母骨骸重新建石棺盛殓,并在谱中提示后裔。
  
百奇舖伊斯兰石棺墓无数,除明墓改建外,清中后期的笃信的清教徒卒后石棺都是他们的归宿,这是原汤原汁。但近代的大款土豪们随心所欲,也无需入教,为父母置办伊斯兰石棺,埋入的不是身缠白布遗体,而是与伊斯兰教仪格格不入的火化骨灰盒。可見用坟茔制式判生者生平不科学。

        尊重史实,再见白奇郭的本源!




















发表于 2017-2-22 12:2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905034219 于 2017-2-22 16:17 编辑

元朝到福建泉州的郭氏是一个家族,是一支东阳义乌的郭家民团,一支远征爪哇国的后勤部队。从庆元涉海到泉州,后驻福建。在元朝的战争中,东阳郭家全被烧毁了。吕参军密告泉州郭谋反,引起泉州郭家带兵到东阳与吕家大战。资料请百度“马上桥原名大化,也称千家吕”。你们的“富阳”有误,应该是“浦阳”。
发表于 2017-2-22 16:05:1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跑了,跑得干干净净,上千年的辉煌历史也不要了。剩下我们兄弟几个人守着这个古村,孤立无援。横卧田间地头那牌坊遗存是祖上在南宋朝为官的证据。荒山野坞里还有你们祖先生活的遗迹,那口凿在岩石里的石臼述说着过去的生活,那里也许是你我家的门口。东阳义乌郭氏是古代最杰出的一支,我只希望把历史发扬光大。
发表于 2017-2-22 19:0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905034219 于 2017-3-22 14:46 编辑

我们这古代属于浦江县古人习惯称浦阳,在明朝第一文臣宋濂的文章里都称浦阳,现在属于义乌。金山因在义乌之北,郭宅在其中,故称北金山郭宅。金山地名很古老,郭宅原址在石门,石门也古老。古代的郭家所在地应该称金山石门。七世祖叫郭太初,元末文人苏伯衡有记载,在唐广明年因黄巢军打到金华避居温州平阳的钱家,是吴越国王钱镠的女婿。墓葬应该就是现在苍南境内所称的“皇帝墓”,称王家墓才对。七世祖当然不叫文宪了,叫文宪的是什么人?文宪公就是明第一文臣宋濂。宋濂是我们这里“江南第一家”的老师,马皇后的外公家老师。是不是记错了呢?应该是有误。祖上有郭文佳、郭文仕兄弟,郭文佳在朝为官是中书舍人,他儿子是左侍郎,都在杭州做官。在南宋末元初确有章公兄弟俩。那一辈以“奇”为字辈,章公叫郭奇章。在元初到泉州的就是那一辈人,携家带口的是同祖的一族人,不要以为始祖就一个。一部分参与到东阳大战吕家的郭家人已经离开了,那就是郭子兴祖上他们,还有岳阳一族也应该是,还有广西的。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7-2-25 11:4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可能, 是不是白奇郭族人还有汾阳郭族人做一次DNA检定, 看DNA相似度应该就能判定是不是族出同宗了, 亦或有机会对先人遗骨检查DNA排序, 也能了解是否有回族或阿拉伯人血统, 只是这需要郭族人及国家科学单位的支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地图|手机版|发展基金|微博|中华郭氏网(始建于2006年)版权所有 ( 皖ICP备13000936号-3 )

GMT+8, 2019-12-10 05:56 , Processed in 0.121898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