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郭氏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总共1284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171|回复: 3

郭子仪曾孙郭承嘏书写的李虞仲(郭承嘏妹夫)墓志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4 11:0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dd3BedE2x9_b.jpg


hRyvt2nTpt_b.jpg
hjWGWht9Dg_b.jpg


郭承嘏,(?—837年)字复卿。曾祖尚父汾阳王。祖晞,诸卫将军。父钧。承嘏生而秀异,乳保之年,即好笔砚。比及成童,能通《五经》。元和四年,礼部侍郎张弘靖知其才,擢升进士第,累辟使幕。历渭南尉。入朝为监察御史,迁起居舍人。丁内 。开成二年,二月乙未朔。丙申,刑部侍郎郭承嘏卒。丙午夜,彗出东方,长七尺,在危初,西指。

  艰,以孝闻,终丧,为侍御史,职方、兵部二员外,兵部郎中。太和六年,拜谏议大夫。频上疏,言时政得失。文宗以郑注为太仆卿,承嘏论谏激切,注甚惧之。本官知匦院事。九年,转给事中。

  开成元年,出为华州刺史、兼御史中丞。诏下,两省迭诣中书,求承嘏出麾之由。给事中卢载封还诏书,奏曰:“承嘏自居此官,继有封驳,能奉其职,宜在琐闼。牧守之才,易为推择。”文宗谓宰臣曰:“承嘏久在黄扉,欲优其禄俸,

  暂令廉问近关。而谏列拜章,惜其称职,甚美事也。”乃复为给事中。

  文宗以淮南诸道累岁大旱,租赋不登,国用多阙。及是,以度支、户部分命宰臣镇之。承嘏论之曰:“宰相者,上调阴阳,下安黎庶,致君尧、舜,致时清平。俾之阅簿书,算缗帛,非所宜也。”帝深嘉之,迁刑部侍郎。时因朔望,以刑法官得对,文宗从容顾问,恩礼甚厚。未及大用,以二年二月卒。承嘏身殁之后,家无余财,丧祭所费,皆亲友共给而后具。搢绅之流,无不痛惜。赠吏部尚书。

《酬郭给事》

唐 王维

洞门高阁霭馀辉,桃李阴阴柳絮飞。
禁里疏钟官舍晚,省中啼鸟吏人稀。
晨摇玉佩趋金殿,夕奉天书拜琐闱。
强欲从君无那老,将因卧病解朝衣。


刘禹锡(772—842)也写有《酬令狐相公亲仁郭家花下即事见寄》一
诗 ,这里径直称亲仁郭家。


《酬令狐相公亲仁郭家花下即事见寄》

唐代:刘禹锡

荀令园林好,山公游赏频。岂无花下侣,远望眼中人。
斜日渐移影,落英纷委尘。一吟相思曲,惆怅江南春。


姚合(约 779—约 846)《题郭侍郎亲仁里幽居》一诗所描绘的,当是郭承嘏时代亲仁郭宅的情形,其中写道:
“入门尘外思,苔径药苗间;洞里应生玉,庭前自有山。帝城唯此静,朝客更谁闲;野鹤松中语,时时去复
还。”


《题郭侍郎亲仁里幽居》

唐代:姚合

入门尘外思,苔径药苗间。洞里应生玉,庭前自有山。
帝城唯此静,朝客更谁闲。野鹤松中语,时时去复还。


发表于 2017-7-16 06:3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虞仲曾经为郭钊撰写墓志铭

本帖最后由 台灣郭謙賢 于 2017-7-16 09:03 编辑

李虞仲曾经为我的祖先郭钊(郭暧第二子)撰写墓志铭。(附件1)

其父李端年轻时经常出入于郭暧之門下并有几首与郭暧有关的著名诗篇流传于世(附件2)


附件1

唐故捡校司空兼太常卿赠司徒郭公墓志铭并序

正议大夫使持节华州诸军事守华州刺史兼御史中丞充潼关防御镇国军等使上柱国赞皇县开国男食邑三百户赐紫金鱼袋李虞仲撰
堂侄朝散大夫守尚书兵部郎中骁骑尉承嘏书

公讳钊,字克成,王季之后,以郭称氏,世为太原人。贤贵相望,枝叶茂盛:绥吉渭寿四州刺史、赠太保讳敬之,公之曾王父也;尚父、中书令、汾阳王、赠太师讳子仪,公之王父也,有大勋力,为我唐社稷臣;驸马都尉、左散骑常侍、赠太师讳暧,公之烈考也。代宗择贤尚主,得扵常侍焉!公以勋戚之门,能经明行修,擢春官苐。释褐,授太常寺奉礼部,三命至太仆少卿,又三命为左金吾将军,兼御史大夫。环卫警严,出入谨密。时称得人,宜备大用。谓之将外军亦能如金吾。   
诏下,捡校工部尚书,节制邠宁,四年政戎,边境无犯。入拜捡校户部尚书兼司农卿。累月,迁守刑部尚书。时以孟津要地,控临河朔,非勋德重望不可以任,遂作鎭河阳,就加左仆射。其年迁领河中,且曰:“惟豳与蒲,皆汾阳旧封,祖孙续之,为公之荣归阏。”拜兵部尚书。又出鎭东川,加捡校司空。政在简肃,德惟慎重。择贤用谋,蜀人畏安,进阶金紫光禄大夫以劳之。既而南蛮渡泸,益州騒动,原其事初,诏用责帅,以公之才,蜀人爱戴之,遂命兼领两川。明年捡校司空,専统西蜀臮。蛮寇败走,二蜀复安。累疏请觐,旋授太常卿,仍捡校司空,礼乐之重。朝廷以公为宜在其选,上思燕喜,驲骑频去。公得疾中途,薨于嘉陵之行次,享年五十九,时大和庚戌年十二月庚申也!闰月戊寅,下哀册之,诏赠司徒,发使吊祭,赐币帛扵其家。
公娶吴兴沈氏,太子詹事、赠太子太傅豫之孙,左庶子驸马都尉羽之女。以公封吴兴郡君,生五男,仲文,詹事府丞;仲武,鸿胪寺主薄;仲礼,光禄寺主薄;仲词,京兆府参军;仲恭,左司御率府参军:皆公侯令嗣,必复光显。孺慕之性,得扵生知。有女二人,长女入道,幼女在室:皆资性柔婉,恒奉姆训。以明年四月十七日,龟筮叶吉,祔葬于京兆府万年县鳯拪之原,礼也!鸣虖!公以祖宗余庆,皇王外戚,出入中禁,践历雄藩。久而益慎崇,以加重风仪凛然,言行无尤悔。凡所扬历,人以为非因缘地望加以恭,而有礼动不踰,矩释儒褐,而拖金紫、领五鎭,而踰一纪。二为九列,再处喉舌,为当时士君子之所推重。佥曰:有万石君之风焉!此其所以为美也!代宗皇帝公之外祖也,宪宗皇帝公之维私也!太皇太后之兄,穆宗皇帝元舅,惟其崇盛之如此,而保全始终,不其难哉!
公之嗣子,泣奉家传,以款识见托铭曰:
汾阳之孙,常侍之子。惟其似之,以大郭氏。
蒲邠之人,世思遗美。勋劳似续,不絶青史。
姻聨皇族,熏灼累代。谦以受福,动与吉会。
    松门司徒之坟!


附件2
()李端诗咏郭暧 旧唐书 列传第一百一十三

时郭尚父少子暧尚代宗女升平公主,贤明有才思,尤喜诗人,而端等十人,多在暧之门下。每宴集赋诗,公主坐视帘中,诗之美者,赏百缣。暧因拜官,会十子曰:「诗先成者赏。」时端先献,警句云:「熏香荀令偏怜小,傅粉何郎不解愁。」主即以百缣赏之。钱起曰:「李校书诚有才,此篇宿构也。愿赋一韵正之,请以起姓为韵。」端即襞笺而献曰:「方塘似镜草芊芊,初月如钩未上弦。新开金埒教调马,旧赐铜山许铸钱。」暧曰:「此愈工也。」起等始服。端自校书郎移疾江南,授杭州司马而卒。

〔说明〕:
这是唐代诗人李端以诗篇投赠郭暧的故事。
青春都尉最风流,二十功成便拜侯。
金距斗鸡过上苑,玉鞭骑马出长楸。
熏香荀令偏怜少,傅粉何郎不解愁。
日暮吹箫杨柳陌,路人遥指凤凰楼。
李端是大历十才子之一,风度翩翩,才情过人,但生性淡泊,不耐世俗。他于大历五年就考中了进士,但一直没有做过什么大官,从九品的校书郎熬了一生,最后才是个杭州司马(六品官)。
这首诗就是在郭暧升官后,大排宴席时由李端写的。郭暖他宴请了很多文士,即席赋诗,升平公主在帷帐后面观看。李端最先完成这首诗,虽然是应景之作,但通过描写在宫中「金距斗鸡」、宫前「玉鞭骑马」的情形,把郭暧倍受荣宠、春风得意的神态描绘得相当生动,「杨柳陌」、「凤凰楼」(暗用吹箫引凤典故)之类的词,更是显得余韵无穷,依然体现了李端过人的才气。
郭暧和公主听了十分欢喜,举座也都赞叹不已。但这使同是大历十才子的钱起(天宝十年赐进士第一人)心中酸溜溜地不舒服,他站起来说:「这必是李端早就准备好的诗,这样,让他以我的姓--「钱」字为韵脚,再做一首看看。」结果,李端不假思索,须臾之间,就又吟出一首七律:
方塘似镜草芊芊,初月如钩未上弦。
新开金埒看调马,旧赐铜山许铸钱。
杨柳入楼吹玉笛,芙蓉出水妒花钿。
今朝都尉如相顾,原脱长裾学少年。
此诗以「钱」作韵脚,虽然用了邓通(汉文帝的同性恋男宠,后来失宠后被饿死)这个典故,有点不吉利,最后那句「原脱长裾学少年」,意思是愿意和郭暧的奴仆一样鞍前马后地效劳,也有点不顾身份,屈身奉迎的意思。但总体来说,诗的意境还是不错的。短短的时间内顺口就能吟出这样一首七律来,钱起等都自叹弗如。郭暧和公主大喜,重重地赏了不少金帛。


() 郭暧赠姬李端

《情天宝鉴卷十二 情媒类》明 冯梦龙 着
郭暧宴客,有婢镜儿善弹筝,姿色绝代。李端在坐,时窃寓目,属意甚深。暧觉之曰:“李生能以弹筝为题,赋诗娱客,吾当不惜此女。”李即席口号曰:“鸣筝金粟柱,素手玉房前。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暧大称喜,彻席上金玉酒器,并以镜儿赠李。郭暧慷慨,颇有大家风度。

〔说明〕:
有一次郭暧开宴会时,有一个家姬镜儿出来待客,姿色绝代,且弹得一手好筝。李端当时也在座。这个镜儿看李端风流潇洒,立刻爱上了他。李端也对她有意思,两人眉来眼去的。郭暧瞧在眼里,却没有生气,反而说:“李生如果能以弹筝为题目,当场赋诗一首,我就将她赏赐给你。”李端当时就吟道:
鸣筝金粟柱,素手玉房前。
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
(注:此诗为唐诗三百首之一,诗名:听筝)
郭暧听了,大声赞赏,当场将镜儿赠与李端,并把桌子上所有的金银酒器都让他俩拿去作为嫁妆。


发表于 2017-7-16 08:02:14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維的這首《酬郭給事》不是為郭承嘏寫的。

本帖最后由 台灣郭謙賢 于 2017-7-16 08:26 编辑

王維的這首《酬郭給事》詩文內容很符合郭承嘏的情況,只是郭承嘏(?—837年)的生卒年代在王維(701~761)之後,所以王維的這首《酬郭給事》不是為郭承嘏寫的。


《酬郭給事》·唐 王維(701~761)


洞門高閣靄餘暉,桃李陰陰柳絮飛。
禁裡疏鍾官捨晚,省中啼鳥吏人稀。
晨搖玉珮趨金殿,夕奉天書拜瑣闈。
強欲從君無那老,將因臥病解朝衣。


譯文
莊嚴幽深的宮門,高聳挺拔的殿堂樓閣,沐浴著夕陽的餘暉。宮中的桃李花繁葉茂,綠蔭濃郁,柳絮在和煦的春風中輕盈地飄飛。傍晚時分,門下省的府衙中格外肅靜,官員們大多已散朝退班,人影稀疏,鐘聲裊裊,鳥兒在鳴啼。清晨時你冠服佩玉,邁著官步緩緩走上金殿參見萬歲,黃昏時捧著聖旨回到府邸。我本想跟著老朋友亦步亦趨,無奈年邁體衰,因為多病而將要脫去朝官之衣。


【賞析】:
這是一首唱和詩,其緣由應該是郭給事有詩給王維,所以王維就酬和。此類應酬性的詩,總是稱讚對方,感慨自身,《酬郭給事》這首詩即意在稱道郭給事。
這首詩,既頌揚了郭給事,同時也表達了王維想辭官隱居的思想。寫法上,詩人又別具機杼。最突出的是捕捉自然景象,狀物以達意,使那頌揚之情,完全寓於對景物的描繪中,從而達到了避俗從雅的藝術效果。
詩的前兩句著意寫郭給事的顯達。第一句寫皇恩普照,「洞門高閣」,是皇家的寫照,「餘暉」恰是皇恩普照的象徵。第二句「桃李陰陰」,是說郭給事桃李滿天下,而「柳絮飛」是指那些門生故吏個個飛揚顯達。這樣,前後兩句,形象地描繪出郭給事上受皇恩之曝,下受門生故吏擁戴,突出了他在朝中的地位。
詩的三、四句寫郭給事奉職賢勞,居官清廉閑靜。如果說前兩句的景狀是華艷的,這兩句就轉為恬淡了。一個「疏」字,一個「稀」字,正好點染了這種閑靜的氣氛。詩人描寫「省中啼鳥」這個現象,意味甚濃。一般說,官衙內總是政務繁忙,人來人往,現在居然可以聽到鳥兒的鳴叫聲,不正活畫出郭給事為官的閑靜嗎?
王維作詩,善於抓住自然界中平凡無奇的景或物,賦予它們某種象徵意義。「省中啼鳥」,看起來是描寫了景致,其實,是暗喻郭給事政績卓著,時世太平,以致衙內清閒。雖是諛詞,卻不著一點痕跡。
五、六兩句,直接寫郭給事本人。早晨朝服盛裝,恭恭敬敬地去上朝面君,傍晚捧著皇帝的詔令向下宣達。他那恭謹的樣子,有一個「趨」和一個「拜」字生動地描寫出來了。「晨」、「夕」兩字,則使人感到他時時緊隨皇帝左右,處於怎樣一種令人囑目的地位!從全詩結構看,這裡是極揚一筆,為最後點出全詩主旨作好準備。
詩的末兩句作了一個急轉,從謙恭的語氣中寫出了詩人感慨自己老病,無法相從,表達了詩人王維的出世思想。

发表于 2017-7-18 09:0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郭承嘏一手好字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地图|手机版|发展基金|微博|中华郭氏网(始建于2006年)版权所有 ( 皖ICP备13000936号-3|赞助我们  

GMT+8, 2017-10-20 09:38 , Processed in 0.170572 second(s), 4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