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郭氏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快捷导航
总共1320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911|回复: 2

1949“渡江侦察记”发生地——繁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2 21: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4年04月10日 08:50 | 作者:张家康 | 来源:人民政协报

 1954年和1972年,上海电影制片厂先后来到安徽省繁昌县,拍摄黑白和彩色故事片《渡江侦察记》,编剧沈默君,导演汤晓丹,剧中主要人物由孙道临、陈述和张金玲等扮演。这是一段真实历史的再现,取材于渡江战役发起前,我华野二十七军先遣渡江大队强渡长江天险,活跃在江南敌占区,并策应大军顺利过江的过程。电影只是艺术地再现了这段惊心动魄的战斗经历,但它毕竟受故事片时间的限制,不可能完成这一过程的全记录,先遣渡江大队在江南的15天,所处的斗争环境,则如龙潭虎穴,一发千钧。
  淮海战役结束后,中共中央军委指示华东野战军二十七军组建一支先遣渡江大队,与江南的党和游击队取得联系,以执行侦察任务,策应大军过江。先遣渡江大队由军侦察营一、二连和三连六跂炮班,加上七十九师、八十一师的三个侦察班组成,总计300余人。大队长由我八十一师二四二团参谋长亚冰(即章尘)担任,副大队长由军侦察科科长慕思荣担任。这支队伍除亚冰自己是皖南人、老新四军外,多是北方人、老八路。这些战士刚从淮海战役下了火线,就接受了这项新任务。
  这无疑是对这些北方战士的挑战。因为这支队伍最大的困难莫过于不谙水性。可战士们偏偏要打破“木船不能渡江”的论调,使解放军成建制的过江成为现实。他们抓紧时间在内河学习泅渡、救护等本领。经过一段时间的刻苦训练,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初识水性,掌握了乘船坐船的要领,而且还会撑篙掌舵,划船操舟。
  为检验渡江训练可否过关,也为侦察江南敌情,1949年3月21和23日,大队先后派出二连一排三班和二连二排四、六班渡江侦察敌情,并命令一定要抓捕俘虏。两次渡江侦察捕虏都获得成功。战士们一共俘敌10名,缴获机关枪1挺,步枪8支,更重要的是,通过两次的渡江初步了解了江南的敌情,确认敌八十八军指挥所于繁昌,第一四四师师部于桃冲,其所辖之四四五、四四六、四四七三个团,分守油坊嘴、黑沙洲、旧县(今新港)、荻港、太平街、太阳洲江防。
  渡江前,军部想方设法为他们挑选了30几只小船,并挑选出最好的水手。在物资准备上完全依照战时需要,尽其所能,给予配备。如浮水竹筒、木筏、船橹、船桨、船杆。为防止船漏,准备了补漏用的棉花和黄泥。为避免木船划桨时的响声,准备了稻草、绳子,将其铺在船头,捆绑木桨的小皮带也事先用油浸透,以防摇桨时发出大的声音。
  船工是先遣渡江的关键帮手,要使船工乐意为渡江效力,既要解决他们的思想问题,更要相应地采取经济的补偿,以免除他们的后顾之忧。先遣渡江大队协同当地党政机关,研究制定了《船工家属生活困难补助办法》,《船工伤亡优抚条例》和《船只损坏赔偿规定》等。当时,解放战争形势已是一目了然,船工们倒没有多大思想顾虑,如今家属子女的生活有了保障,他们更是愿意把部队送过江去。
  军部在武器装备上,尽量给予保证。每支步枪配备150发子弹,每挺机枪配备1000发子弹,每支冲锋枪配备250发子弹;每班带小包炸药,及两枚六跂炮弹;配备火箭筒两个(每连各一个),六跂炮每连一门,自带四天给养。干部携带一部分银元,并有电台一部及地图等其他必须之用品。译电员准备汽油、火柴,以便万一情况下焚毁密电码。
  根据多日的观察,知道江南的敌巡逻艇多在夜晚8时前活动,于是,我军决定在夜晚9时过江,登陆点选择在对岸繁昌荻港十里场至夹江口20余里的地方。整个大队分为两队,一队由大队长亚冰率领,由大队机关和二连组成,分四小路成一字形,以十里场、皇公庙段为登陆点;二队由副大队长慕思荣率领,分三路成一字形,以北埂王至夹江口段为登陆点。过江的原则是力争偷渡,准备强渡。登陆后分别迅速穿插到戴公山和狮子山隐蔽。
  军部批准了渡江的计划。4月4日,我二十七军军长聂风智、政委刘浩天、参谋长李元、政治部主任仲曦东来到先遣渡江大队驻地,进行战前动员。聂风智宣布作战命令,他说:“你们是渡江的先锋,军委、三野、兵团首长和广大指战员都等待你们胜利的消息!”战士们握紧拳头高呼:“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渡江立大功,江南比英雄!”4月6日,军部下达了渡江的命令。晚9时半,亚冰等率一队,分乘8只木船,开始了他们渡江侦察的征程。

强渡过江
  1949年4月6日晚9时半,亚冰等率一队,分乘8只木船渡江。月色下,敌人发现了渡江的船只,偷渡也随之变为强渡。登陆后,他们在繁昌荻港大成圩会合,把负重伤和牺牲的同志搬至船上,让船工将他们送回北岸。
  次日清晨,大队长亚冰发报给我二十七军军部,报告已顺利过江。就在此时,他发现东面山头上驻有敌兵。经观察,发现是敌人的“民间自卫团”。当时我军战士穿的是标准的中央军军服,我侦察队王春生立即头戴“国军”大盖帽,身穿军官服,威武地站起身来说:“老子是八十八军搜索队的,昨晚在江边追击共军到此。”几句话使敌人懵住了,我部队借机迅速撤至安全地带。
  慕思荣率领的我侦察二队,于晚上10时左右渡江。当船行至江心时,敌人发现了目标,五班的船只因迷失航向而被敌弹打中,多名同志光荣牺牲。渡江成功后,二队于次日凌晨与一队会合。
  敌后穿插
  亚冰率部队随即到达陈塘冲里的庄里村。在这里,先遣渡江大队与中共皖南沿江支队支队长陈洪、中共南陵县委书记陈作霖会面,中共沿江工委书记孙宗溶也率沿江支队一营和三营赶来会合。
  他们很快便侦察到敌沿江江防、部队番号、敌调防动态以及沿江河流、水深等情报,先遣渡江大队立即将情报电告我二十七军军部。
  4月18日,我二十七军军部发来电报:“我军定于20日发起渡江战斗。”接军部电报后,渡江先遣大队迅速接近敌人江防。中共繁昌县委指示各地党的组织、游击队相机主动出击,破坏敌人的交通通讯。南繁芜游击队将协同先遣渡江大队作战。
  策应大军
  20日晚,渡江战役正式打响,游击队兵分三路迎接解放军,在油坊嘴、焦湾、孙滩到三山街一线,凡有敌人的地方,游击队都燃放了火堆,给江北的炮兵指示射击的目标。
  当晚,先遣大队一连急速向大磕山逼进,试图插入村庄,可敌人把守严密,就是插不进去。他们从抓回的俘虏口中得知,敌人打算在天亮之前占领山头,对公路严加控防。一连立即派出一个加强班偷袭,占领了山头,掌握了这条公路的控制权。
  午夜,毛和贵率领的沿江武工队在完成扰袭敌人的任务后,在大磕山率先与我第八十师某团胜利会师。次日1时左右,先遣渡江大队搜索前进并占领寨山,完成了既定的任务,分别与我七十九师、八十一师会师。
  21日清晨,军长聂凤智、政委刘浩天等来到大磕山的村庄,亲切接见先遣渡江大队和南繁芜游击队指战员,为欢迎他们还特意备了一桌丰盛的早餐。
  早餐后,我先遣大队的战士们在补充弹药后,跟随大部队投入了解放江浙的战斗。
  电影《渡江侦察记》将渡江侦察的建制由营缩小为连,而且,渡江指战员的着装都是解放军制服,显然,这是艺术创作与观赏的需要。稍有常识的人都会明白,深入敌后的解放军必须要进行伪装,据我渡江先遣大队大队长亚冰同志回忆,在渡江时,他的“部队还进行化装,三分之二改穿国民党士兵服装,三分之一穿便装”。

8272b249zx6BGXxW3OL37&690.jpg
黑白故事片《渡江侦察记 》,上海电影制片厂于1954年出品.编剧:沈默君
    导演:汤晓丹
    摄影:李生伟
    军事顾问:慕思荣(华东二级人民英雄)
    顾问助理:高锦堂(渡江先遣营英雄连连长)
    主演:孙道临,李玲君,齐衡,孙永平,康泰,中叔皇,陈述

8272b249zx6BGXV3jBp73&690.jpg
1974年版彩色故事片《渡江侦察记》.上海电影制片厂1954年拍摄的黑白故事片《渡江侦察记》,在1974年又由该厂再次搬上银幕。该片撷取了解放战争渡江战役之前,我军小分队进行敌后侦察的惊险故事。
    原编剧沈默君、原导演汤晓丹不变,后者只是又增加了三个改编者的名字“季冠武、高型、孟森辉”的名字,导演汤晓丹又带上个汤化达,其他人员都来了“大换血”,原片孙道临扮演的李连长改由王惠扮演,李玲君的刘四姐由张金玲来演,可是那个敌情报处长也是同方化演的松井异曲同工,最终还是由陈述再续前缘。其他角色均易演员。


p4YBAFkyI0WAOtnBAALAmwI-_-E236_b.jpg

1977年渡江侦察记连环画

201106150911437bb16.jpg

《侦察记》是由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出品的电视剧,杨克和林子执导,沈默君编剧,尤勇、高明、王新和王乙竹等主演。

该剧讲述了一群侦察战士渡江侦察的故事。

该剧于2011年6月15日在江苏、安徽、黑龙江和广西卫视首播。



 楼主| 发表于 2019-3-2 23: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1949年8月4日,渡江战役总前委书记邓小平同志在向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代表所作的报告中,讲到这次先遣渡江侦察时说:“我们曾开过江去一支部队,埋伏了10天,敌人还不知道。这功劳应归功于皖南地方党和游击队的紧密配合。所以说,军队打胜仗,人民是靠山,这是真理。”
 楼主| 发表于 2019-3-3 19:3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沈默君,笔名迟雨,生于江苏常州。小学时期开始对文艺发生兴趣,抗战爆发后,参加战地服务团,从事抗日宣传。1938年参加新四军,曾任火线剧社演员、导演、文化教员、股长、文教科长、宣传干事等职。1948年任华东野战军总后政治部文工团长,创作了歌剧《叶大嫂》,小说《夫妻英雄的故事》等作品,并获山东文艺创作乙等奖。1946年至1949年先后任文工团股长,副团长等职。1950年任第三野战军文化部创作员。

1951年在陈毅的支持和指导下,与沈西蒙顾宝璋合作,创作了电影文学剧本《南征北战》,生动地描绘了人民解放军运动战,歼灭敌人,取得胜利的过程。剧本情节紧凑,场面宏大,气氛浓烈,但人物形象的刻画缺乏深度。该剧本获华东军区文艺创作一等奖。1952年又创作了电影文学剧本《渡江侦察记》,剧本在情节设置上,依据惊险片的特点,险情迭出,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同时又成功地塑造了李连长,吴老贵,小马等形象,对敌情报处长的刻画也有一定深度,摄成影片上映后颇受好评,为中国军事题材惊险影片的创作,提供了一定经验,该剧本再次获华东军区文艺创作一等奖,拍片后又获文化部颁发的1949-1955年优秀影片故事片一等奖。




建国初期,陈毅从上海到北京开会,毛主席邀陈毅观看新中国成立以后拍摄的第一部军事故事片——《南征北战》。陈毅边看边听毛主席对影片的评论。后来,作家沈默君向陈毅打听毛主席对《南征北战》的意见。陈毅将毛主席肯定《南征北战》的意见都说了,同时,也说了毛主席的一点看法,就是“缺乏故事性”。于是,沈默君立志要写一部故事性强的电影。

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胜利后,为了有准备、有把握地赢得渡江战役的胜利,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9兵团27军党委,根据中央军委关于在我军渡江之前派一支部队先遣渡江的指示,抽调了三百多名精明强干的战士,组成“先遣渡江大队”。先遣渡江大队在地方党的组织和地方武装的配合下,积极开展敌后侦察活动,在很短的时间内,即侦察到敌人江防部署、兵力调动、编制装备、作战能力、炮兵阵地、舰艇活动等情报,并迅速报告给江北军部。1949年8月4日,渡江战役总前委书记邓小平同志在向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代表所作的报告中,讲到这次先遣渡江侦察时说:“我们曾开过江去一支部队,埋伏了10天,敌人还不知道。这功劳应归功于皖南地方党和游击队的紧密配合。所以说,军队打胜仗,人民是靠山,这是真理。”

沈默君接到渡江先遣大队真人真事这份材料后,很感兴趣。加上毛主席看了《南征北战》后说“缺乏故事性”,他想,渡江侦察是故事性很强的,如果拍成电影一定会很受观众欢迎。于是,他开始投入了电影《渡江侦察记》的创作。

沈默君三下皖南,搜集材料,并访问了27军侦察科科长兼先遣大队副队长慕思荣。作为当事人,慕思荣跟沈默君谈了近两个月的侦察故事。沈默君将渡江先遣大队改成一个班,这样可以集中人物,突出人物性格。不久,拟就了初稿。剧本在情节设置上,依据惊险片的特点,险情迭出,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同时又成功地塑造了李连长、吴老贵、小马等形象,对敌情报处长的刻画也有一定深度。

1952年秋,陈毅在杭州开会,时任总政文化部文艺处处长的著名剧作家宋之的特地从北京赶来,将电影文学剧本《渡江侦察记》呈陈毅审查。陈毅接过剧本就在会议间隙看起来。看过就谈,不推不拖。他对宋之的说:“这个剧本比上个(即《南征北战》)有进步,有故事性,情节还有趣,语言还要得。可是,我觉得意义不大,我劝作者重新写一个。拍一部电影很花钱,最好拍一些意义深刻的剧本。”

陈毅的一点看法,等于否定了剧本《渡江侦察记》。



凡是有创作电影剧本实践的同志,都有深切的体会,写一个电影剧本,往往要比写一部小说所付出的劳动艰巨。三易其稿、七易其稿,都是普遍的。有的剧本改了又改,要无休止地改下去。所以,要尊重作者的劳动。

陈毅在这个问题上是很注意的。当他回到上海,了解到剧本的创作已历时一年的情况后,连夜把沈默君和宋之的找去,见面第一句话就说:“很对不起,我收回昨天在杭州跟宋之的同志讲的意见。花一年的时间写的作品,很不容易嘛!不尊重别人的劳动是罪过。我这个司令员还有点官僚主义,没有调查研究就发言,太主观了。不要见怪。我判断你沈默君昨天晚上没睡好觉,肚皮里在打官司,说我这个司令员刀下太不留情了,三言两语就把剧本枪决了!”

当时,夜已深了。陈毅不顾疲劳,详细地对剧本提了意见。他说:“这个剧本中怎么一个女的都没有?地球上一半人是妇女,生活中天天有妇女存在。中国历史上哪一次革命运动没有妇女参加?红娘子、秋瑾、赵一曼、刘胡兰都是女的嘛。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女同志参加革命何止百万,她们在战争中所起的作用很不小。电影中应反映她们在艰苦的革命战争中表现出来的可歌可泣的事迹。”陈毅谈意见的时候,胸怀坦荡,以理服人,所以自有一股巨大的熏陶力量。

在陈毅的指点下,沈默君把剧本中的男游击队长改写成女的。但又顾虑到这是否符合历史的真实,举棋不定。于是,陈毅谈了一些18、19世纪中外古典名著,剖析给沈默君听。从《羊脂球》谈到《茶花女》,从《红楼梦》谈到《阴谋与爱情》。他说:“这些作品之所以不朽,不仅因为它们的主题反映了当时社会的现实,而且是因为它们的创作思想、创作方法的高明。有的是现实主义,有的是浪漫主义,有的是自然主义,但是都离不开浪漫主义。我们提倡革命的浪漫主义,也就是革命的现实主义加革命的理想。游击队长完全可以是女的,而且要写得年轻可爱。文学是美学,艺术要给人以美的享受,在美的享受中接受教育。当然,首先是我们无产阶级灵魂的美,道德品质上的美,但形象也要美。莫泊桑笔下的羊脂球,如果只写她的灵魂美,而形象却是丑陋不堪,那是不成的,是不是?”

后经了解,女游击队长符合历史的真实。当年,为便于开展侦察工作,皖南游击队专门挑选了四名女游击队员配合先遣渡江大队的工作。女游击队员有两个姓王,一个姓张,还有一个姓秦,都是20多岁,有两名还是共产党员。这四个人探情况、送情报、筹粮食,帮了大忙。沈默君写剧本时,感到每一个女游击队员的事迹都很好,可文学的东西又不能全写,最后,就把这四个人的事迹概括为一个人,取名叫“刘四姐”。



《渡江侦察记》由上海电影制片厂摄制成故事影片。到北京送审样片时,周扬、罗荣桓等看完都称赞很好,没有提出伤筋动骨的意见。倒是有几位似乎懂行的大员提了大大小小几十条意见,认为有别于真实生活。

这时,陈毅发言了,他充满艺术家的魄力,毫不含糊地说出自己的看法:“我看片子拍得很不错,它的戏让人感到满意,比较好地完成了任务。有人说戏里谈恋爱的戏太多,主张删去点。我的看法相反,还要加点镜头丰富它,戏的结尾,还可以让气氛更浪漫一点。”他转过头对导演汤晓丹说,“导演在北京把修改方案拟出来,回上海把戏改好。不过,要保证春节在全国上映。”

陈毅感慨地说:“艺术更要讲民主、讲方式。你又不写文章,文章是人家一个字一个字写的,人家请你看,是尊重你。你硬要以首长自居,指手画脚,这也不是,那也不是,瞎指挥,那不出乱子、闹笑话?一个作品好比厨师的一盘菜,四川人喜欢吃辣子,山西人喜欢吃酸,你叫厨师在一盘菜里怎么个整法?你们写文章的,也要有独立自主的精神,不要人云亦云,那就写不出好文章。”

1954年6月,故事片《渡江侦察记》上映后受到热烈欢迎。《渡江侦察记》剧本继《南征北战》后,再次获华东军区文艺创作一等奖,拍片后又获文化部颁发的1949—1955年优秀影片故事片一等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地图|手机版|发展基金|微博|中华郭氏网(始建于2006年)版权所有 ( 皖ICP备13000936号-3 )

GMT+8, 2019-10-24 05:08 , Processed in 0.112568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