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郭氏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快捷导航
总共1321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3230|回复: 3

[分享]蒙元郭氏军事家族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08-5-8 08: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蒙元郭氏军事家族

 

       蒙元时期,郭子仪的一支后人,一直生活在蒙古。始盛于郭宝玉(字玉臣)是成吉思汗麾下第一汉人谋士和名将。他的儿子名将郭德海(字大洋),通天文、兵法,打败宋将彭义斌,后随阔阔出伐金。郭德山也被封万户。孙子郭侃,攻克巴格达饮马地中海的唯一汉人,蒙古大军西征副元帅,被誉:东天神将。中国的武将唯一与欧洲十字军东征的骑士展开的作战,随旭烈兀(呼拉谷)西征印度、沙特阿拉伯、伊朗、叙利亚、埃及,作战勇猛,一共攻下了約七百座城,人称“西域的神人”。他的后人中,最有名气的便是元代著名水利专家、工程家、科学家郭守敬。郭侃的老师,就是后来的汉相史天泽(也是万户)。

郭侃字仲和,(1217-1277)年幼時為木華黎將領史天澤所器重,留於自家教養。成年後被封百戶,智勇兼備。(据认为是郭靖原形)


         州,後郭侃乘勝渡河,攻打開封,在歸德大敗金兵於閼伯臺,並會合速不臺攻打汴西門,勸降金元帥崔立。%州,郭侃領軍拒守,大破四萬金兵於新%1233年,金將伯撒復取 1245年,郭侃被封千戶,領兵至和林,改抄馬那顏。同年從旭烈兀西征。

          1246年,領兵至木剌夷(暗殺團),郭侃大敗其兵五萬,攻下一百二十八座城市,斬將領忽都答和兀朱沙,沙(Shah),即王。

          1247年,至乞都卜,乞都卜都城在擔寒山上,精兵悍卒守在懸梯上下,旭烈兀築夾城圍之,皆未能成功。郭侃利用火砲攻打,守將火者納失兒投降。同年,旭烈兀遣郭侃往說兀魯兀乃沙投降。兀魯兀乃沙之父阿力據守西城,郭侃攻破之,並佔據東城,殺阿力。

          1248年,到達兀里兒城,郭侃伏兵於城下。敵兵前來,伏兵盡殺敵軍,海牙沙投降。同年西至阿剌汀,大破游兵三萬,答而沙投降。並至乞石迷部,忽里算沙降。黑衣大食國,父子相傳四十二世,有士兵十萬。郭侃兵至,破其兵七萬,屠西城,又破東城,得七十二弦琵琶、五尺珊瑚燈檠。將領紂答兒逃去,郭侃追之,於暴雨中斬紂答兒,陷三百餘城。後夜襲密昔兒,殺病卒,可乃沙曰:「東天將軍,神人也。」遂投降。

          1249年,旭烈兀命郭侃渡海,收敘利亞。至賓鐵時,郭侃以奇兵突擊,大敗加葉沙,並破兀林游兵四萬,阿必丁沙投降,得城一百二十。1250年奉命班師。

          郭侃一共攻下了約七百座城,其中有中國式的城、伊斯蘭式的城和西歐式的城(敘利亞的十字軍小國),郭侃行軍有紀律,常於野外露宿,暴風雨時也不入民舍,軍隊所至皆興課農,吏民畏服。有子二人,長子秉仁、次子秉義。

          1252年,蒙古帝国蒙哥大汗的汗弟旭烈兀率领大军开始了往西方的远征,其中有位年轻的汉族将领郭侃,他乃是郭子仪的子孙,自祖父那一辈以来就一直出仕于蒙古帝国。祖父郭宝玉是成吉思汗第一次跨过长城伐金,在野狐岭战役中第一批降元的金朝将领,曾随成吉思汗第一次西征花拉子谟,攻玉龙杰赤城时受箭伤,成吉思汗命人用马革裹体疗伤,终伤重不治而亡。

          郭侃幼年入汉军万户史天泽军府,史天泽曾先后随木华黎和拖雷参加灭金之战。史天泽汉军自木华黎亡后一直隶属拖雷系帐下。拖雷系蒙哥汗即蒙古大汗宝座,遣其第旭烈兀西征(蒙古第三次西征),各宗王各万户帐下每10军签2军,但蒙古汉军只签了领有三个万户的汉军那颜、右丞相史天泽属下的郭侃。

          郭侃率领的是是由一支北方汉人(包括女真人和契丹人)组成的签军,主要是使用火器和制造攻城器械的工程兵。郭侃随军西征是属于技术兵种的特例,因为按蒙古出征签军(蒙古远征军中蒙古裔战士只占少数)原则:西征军由旭烈兀统帅另外还有钦察汗国军团,签的多是西域各突厥族裔、回鹘和唐兀(西夏)军队;而南征军则由蒙古大汗蒙哥亲自统帅怯薛亲军和蒙古军主力,还有忽必烈、兀良合台两支军团,签的都是汉军(包括女真人和契丹人)和高丽军。郭侃和他率领的3000人汉军属于史天泽名下万户军府,另外还有2000属于其他汉军万户军府属下的唐兀和契丹骑兵。

          西征军沿着丝路进军,于1254年渡过阿姆河。然后在中亚河中(阿富汗)与蒙古将领撒里率领的南征印度军团、河中总督绰马儿罕部下的西域签军以及钦察汗国三个汗王率领的术赤系蒙古军团会师开始西征。侵入波斯领土后蒙古远征军一路势如破竹,直至第一个难攻的关口为鸾城阿拉莫德,此地乃是在一百六十年间威猛席卷全西亚的回教亦思马因教派暗杀军团(木刺夷)的根据地。此教团暗杀活动区域极广,类似现代基地组织,教首鲁克赖丁曾派刺客成功刺杀十字军在耶路撒冷的国王提尔,并远赴欧洲英国伦敦刺杀支持十字军东征的英王理查二世,也曾两次派刺客刺杀埃及马木留克首领萨拉丁。在中亚河中地区则经常谋杀蒙古官吏,令蒙古河中总督绰马儿罕无法统治。蒙哥大汗怒极遣旭烈兀西征一大任务就是灭此教团。阿拉莫德由一系列遍布悬崖的要塞城堡群组成。当时,近7万信奉亦思马因教派的刺客军团分兵死守绝壁上的各处要害城堡。

           在峭壁前蒙古骑兵无法展开,攻城任务主要由各族步兵签军承担。汉军工程部队将制造抛石机的工程器械吊装上悬崖,然后波斯工匠和汉族工匠们在悬崖断壁间组装,出敌意料地在山崖绝地布署了大量小型抛石机阵地轰城,若遇炮石难轰之城,再辅以在山体中挖地道用火药炸城,绝壁坚城也就无险可守了,一个个城堡被相继轰破炸毁。

           旭烈兀曾多次派人劝降木剌夷国教主鲁克赖丁。鲁克赖丁见到旭烈兀大军压境,感到无力自保,故派其弟沙歆沙去旭烈兀统帅部请降。尔后,他又遣其子带300名签军来谒见。但是,鲁克赖丁不愿献出都城麦门底司堡,欲拖延时间,等待时机。因而,旭烈兀下定决心要武力征服木刺夷国都城麦门底司堡。旭烈兀兵力约六七万人;鲁克赖丁兵力共五六万人。当时,旭烈兀西征军对鲁德八儿区(今伊朗里海西南的鲁德巴尔一带)已形成包围态势。

           旭烈兀的进攻部署是:北军,由不花帖木耳、库喀伊尔喀率领集结于右翼马三德兰(今伊朗北部马赞达兰省),待命沿海岸向西进击。南军,由捏克答尔斡兀勒、怯的不花率领集结于左翼,待命向西模娘(今伊朗德里黑兰东之塞姆南左右)以北进击。中军,由旭烈兀亲率1万人进迫秃马温(今伊朗德里兰东北之达马万德),待机前进。以上三军为主力,准备从东面进攻。另以巴刺寒、秃马儿率术赤系从征军为支队,待机向阿刺模特(今伊朗西北西北部吉兰省首府拉什特)进攻,以策应主力军作战。各军进攻目标均为麦门底司堡。

          1255年十一月,在攻克大量布署在悬崖间的碉堡要塞群后,旭烈兀进抵麦门底司堡。就近采伐树木,让波斯工匠在山间制造大型投石机,架于麦门底司堡四周山巅,蒙古汉军则制造攻城器械、架设火器弩炮。旭烈兀营怅设于附近高峰之上。旭烈兀下令进攻。这时,麦门底司堡内亦发射硬弩、喷火油枪以御。

           死斗之末,旭烈兀令编入自己护卫亲军的郭侃率汉军工程兵,通过在山体内挖地道埋炸药方式轰城,攻陷了最后的磬城麦门底司堡,全歼了暗杀教士军团,暗杀教团教首鲁克赖丁在求和不成的情况下最终选择投降,被旭烈兀送往东方蒙古和林汗庭,路上未到和林汗庭就被蒙哥大汗下令处死了。灭波斯境内木刺夷教团国之后,前两次蒙古军西征后留下驻防阿塞拜疆直属和林蒙哥大汗统辖的蒙古将领拜住(河中总督绰马儿罕病重后,拜住是继任者)率领中亚蒙古军团,亚美尼亚国王海屯二世率领重装骑兵也加入到旭烈兀西征军行列。

          此时的蒙古西征大军人数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多,拥兵数十万的旭烈兀开始分兵攻略中亚腹地两河流域各地,为攻打巴格达做准备。旭烈兀灭亡木剌夷国后,于元宪宗六年(1256年)十一月,向黑衣大食国发动进攻。旭烈兀得知巴格达城防守甚强后,为加强攻城力量,又增调西域军队。为打开从哈马丹(今伊朗德黑兰西南哈马丹)通往巴格达通道。旭烈兀先派怯的不花率骑兵进入该地区,击败守军阿怯,打通进军巴格达的道路。尔后旭烈兀诸军并进。命拜住为右军主帅率部在毛夕里渡底格里斯河,向巴格达西北进攻,在巴格达城西附近,与不花帖木耳、速浑察所部会合。同时,还把巴刺寒、秃塔儿、忽里的部队,全部归隶拜住,总兵力达5万人左右。以怯的不花、忽都孙为左军主帅,向巴格达东南罗耳之地进攻。旭烈兀亲率中军向开尔曼沙(今伊朗西部巴赫塔兰省巴赫塔兰)、火勒完进攻。库喀伊尔喀、乌鲁克图、阿尔浑、哈刺海等将军和波斯之诸王、贵人、官吏全部跟从,诸藩国亦多派王子率军前来助战。旭烈兀留其家属辎重于哈马丹附近,令哈察克镇守。

          1257年十一月间,旭烈兀命令三军,同时向巴格达城前进。旭烈兀率领中军,自哈马丹出发,首先攻破开尔曼沙,十二月十八日,进至火勒完。同时,怯的不花军团已占领罗耳之地大部分;拜住军团已渡过在塔克利特(今伊拉克巴格达西北之提克里特)附近之底格里斯河。

          当旭烈兀大军从三面向巴格达城进攻时,报达教主木思塔辛派副掌印官艾伯格同将领费度丁,率1.2万人,驻守底格里斯河东之火勒完道上,侦知拜住军团已于河西渡水,遂派军袭击,速浑察率军退至小底格里斯河附近,费度丁不欲轻追。但艾伯格则认为乘其无援之时进击,并促费度丁立即行动。费度丁追至朵者勒附近,与拜住部主力交战。至晚,胜负未决,两军相持一夜。拜住部乘夜决堤,将报达军营后方之平原,全部用水淹没。次日,拜住部向费度丁军发起进攻,全歼费度丁军,费度丁战死,仅有艾伯格只身逃回巴格达城。

          同时郭侃受命率一支蒙古军团转往巴格达东南准备征服喀什米尔时,竟然不战而胜,被称为不费一兵一卒即可陷城的常胜将军。依据《元史》的记载,他是个有时利用骑兵的机动力展开奇袭,有时则布下伏兵,除了是位纵横无尽的兵略家外,汉军工程部队在用火药和攻城器械攻城方面相当拿手。直到巴格达的攻防战为止,他总共攻陷落了一百二十八座城池。[

          1258年二月,各路蒙军在扫清巴格达外围所有的战略要地,再无一兵一卒可能救援巴格达的情况下,旭烈兀开始合围巴格达。旭烈兀突破底格里斯河防线后,乘胜包围报达国首都巴格达城,报达主教木思塔辛见到旭烈兀军即将兵临城下,立即在巴格达城集兵7万余,并下令修缮城墙戍楼,沿街布置障碍,并征集全城居民,参加保卫战。蒙古拜住率右军前锋进占巴格达城西,怯的不花所率左路军也进抵城有的撒儿撤儿,旭烈兀的中军,于八年正月十八日,抵达巴格达城东。三支大军对巴格达形成合围。正月三十日,旭烈兀令诸军同时进攻。旭烈兀军进攻开始不久,阿只迷门的戍楼被砲石摧毁。旭烈兀督军继续攻城。二月初一,阿只迷门戍楼全被击毁,各军进攻,夜以继眨 蕉芳 ち摇P窳邑S忠允父渴椋 淙氤侵校 级苑ü佟⒙墒Α⑺窘毯桶⒗镒迦耍 孕硪圆凰馈X┫喟⒗斟让芪 ⒗锱尚磐剑 市窳邑R源耸槔爰洹6 鲁跷澹 芯 诎⒅幻悦鸥浇 浅牵 醭嘀钏锫什恳嘣诘碧焱砉フ妓湛怂愣嗣拧S谑牵 窳邑> 讶 空剂炝税透翊锍侵 凇P窳邑N 乐钩侵腥颂幼撸 驮诔巧现 晾荨⑸枧资 ⒃诘赘窭锼购由希 斜 猜摺D舅妓 量吹叫问莆<保 坏貌唤担 云笸纪涎邮奔洌 排晒倮艉推渥樱 龀悄煽钋竺猓 急恍窳邑>芫 U庾 耙磺Я阋灰埂惫适轮械亩汲前透翊镌诰鏊赖姆牢勒街邢萋洌 崾 私 迨兰偷哪滤沽纸坦 锓⒄ ā<ち业墓シ勒街校 ┧ 屎壕 こ滩慷釉诠丶 笨逃肿鑫 獗 诘赘窭锼购由弦愿∏庞赂业卦诘星扒啃卸珊樱 惫 锓⑵笸汲酥厶映霭透翊锸保 捅黄 锏侵鄣钠醯ぁ⑻曝7 值角芾戳恕3晌 紫虑舻陌透翊锕 锓⒆钪毡恍窳邑O铝疃鏊涝谒 慕鹨 楸Χ阎小?/font>

          在攻陷了巴格达后,旭烈兀并没有停止西进。灭亡波斯木剌夷国和黑衣大食国之后,旭烈兀亲率蒙古主力军团10余万进攻叙利亚,旭烈兀军分三路进攻叙利亚:怯的不花为前锋;拜住为右翼;孙扎克为左翼;旭烈兀为中军。于九月十二日,旭烈兀军从阿里刺忒前进,越过哈喀儿山,全歼曲儿忒的军队,进入底牙儿别克儿,攻取哲吉莱特城。同时,旭烈兀命其子亦失木忒等,进攻牙发斤城。旭烈兀大军进入额弗刺特河时,叙利亚大震。纳昔儿王在额弗剌特河流域部署五六万军队防守,并结营于大马士革城北不远的伯儿哲。纳昔儿王得知旭烈兀军已至哈朗,急聚将相议事,因意见不一,将相失和,纳昔儿王几乎被杀。主战将领贝巴儿思投奔埃及。此时,军心涣散。因而,纳昔儿王决定:遣其妃(鲁木算端凯库拔之女)和其子带其宝藏,同诸将之妻子赴埃及。这样,叙利亚的民心、军心、更加惶恐不安,乱作一团。纳昔儿王派怯马鲁丁乌马儿赴开罗,求救于埃及王。但是,埃及国家内乱,国无君长,无法援助。旭烈兀攻克额弗剌特河畔的华莱特(今土耳其之比雷季克)后,又乘势攻克马布格城。旋即,旭烈兀大军又连克额弗刺特河岸上的奈札姆、札八儿、哈鲁尼忽思、剌失等堡。

           此时郭侃受命率领1.5万蒙古军团分兵北上,负责富浪(今叙利亚以北小亚细亚一带)攻城战,以肃清富浪一带大量的十字军和突厥小公国的要塞城堡,军团所辖多为汉军及随征的中亚各族步兵;与另一位负责野战准备远征埃及的蒙古军祛的不花分兵,祛的不花所部多为蒙古和突厥裔的骑兵,其中还包括亚美尼亚随征的重装铁骑兵。郭侃将所部千余唐兀和契丹骑兵也都重新编入了祛的不花的骑兵军团,自己率领汉军和随征的西域突厥签军准备讨伐富浪。所谓的富浪,指的是当时占据叙利亚和巴勒斯坦一带的欧洲人基督教徒之骑士团或是小国家群,这时的西方世界正是处于十字军东征的时代。

          中国的武将与十字军的骑士展开了作战,这并非幻想情节,而是实际存在于史实之中。郭侃一共攻陷了一百二十座左右的富浪城池(此事估计是《元史》夸大、20来座城堡可信),在地中海岸策马,然后北上侵人了小亚细亚半岛。当时,富浪的首长兀都算滩、加叶算滩、阿必定算滩等人相继降伏,他们名字的原文发音究竟如何我们不知道,唯一所知的,乃是他们都把身为敌方的郭侃称为“神人”。

           旭烈兀突破额弗剌特河防线后,向叙利亚北部重要城市阿勒颇进军,对叙利亚国实施大迂回作战。阿勒颇城由5万突厥军团把守。阿勒颇城的戍兵同义兵,出城防御,见蒙古兵众多旋退回。翌日,旭烈兀军到达城外。守将木阿匝木突兰沙王见蒙古军来势凶猛,下令禁止出战。一部分戍兵同居民不听号令,出屯于班忽撤山(在今阿勒颇东北),向旭烈兀发起攻击,被旭烈兀击败。接着,蒙古军乘势进攻班忽撤山。班忽撤山屯军和义兵败退奔还,死伤甚重。旭烈兀进攻阿勒颇北方之阿匝思城(今叙利亚之阿札兹)。阿匝思城在蒙军压力下投降。旭烈兀来到阿勒颇城附近之后,派阿儿哲鲁木王前往谕降,木阿匝木王拒降。阿勒颇城,城壁坚固,兵械亦足。旭烈兀军先沿城掘壕,宽4肱,深5尺,壁高5肱。这一工程,一夜完成。尔后,旭烈兀军开始攻城。经7天激战,攻克阿勒颇城。俘虏10万余人。木阿匝木王也在其中。

          尔后,旭烈兀率军从阿勒颇城,进逼大马士革。祛的不花所率蒙古和亚美尼亚混编军团在攻破叙利亚国阿勒颇城后,乘势以大骑兵集团快速南下进攻叙利亚国都城大马士革。叙利亚纳昔儿王得知阿勒颇城失守后,急忙外逃。蒙古军团攻克纳木鲁思城后,直趋大马士革。自纳昔儿离开大马士革后,城内更加慌乱,异密宰奴丁苏黎曼,即以宰奴哈菲齐之名召集诸绅士长开会,决定把城献给旭烈兀,以免流血。旭烈兀赐予锦袍,并命其为叙利亚的大断事官。当时,防守,大马士革城有两三万军队尚未降服。三月二十一日夜,怯的不花的部队开始围攻,并以炮进行猛烈轰击。至四月六日,以城降。怯的不花的部队进入城区后,毁其戍楼过半,并将其一切战具全部销毁。旭烈兀亦全部占领叙利亚。

           随着小亚细亚的平定,西征可算是告了一个段落,分兵征富浪的郭侃回到旭烈兀的阵前。这时蒙哥大汗在攻打南宋钓鱼城的战役中病亡,蒙古南征军主力开始从四川回撤至陕西境内休整,而南征军忽必烈军团则在会师实施迂回战略远征大理(云南)、缅甸的兀良合台军团后迅速北撤,准备和留守和林的阿里不哥开始争夺蒙古大汗宝座,旭烈兀闻讯后除留下祛的不花2万骑兵军团继续留在叙利亚一带西征外,亲率十几万大军撤往波斯一带助忽必烈夺汗位,而西征军中的钦察军团也班师回国。

          当时蒙古诸汗国及宗王中,旭烈兀和蒙古东部诸宗王是支持忽必烈夺取汗位,但阿里不哥按蒙古忽里勒台大会选举惯例已被钦察汗国、窝阔台系诸后王等拥立为蒙古大汗后选汗。不过关键人物,曾随其父速不台参加拔都长子西征(第二次蒙古西征)的蒙古名将兀良合台,最远曾西征至欧洲匈牙利,南征至缅甸和越南,选择站在了忽必烈一边,这对战局产生了决定性的扭转,兀良合台曾同钦察汗国拔都汗共同拥立过蒙哥即蒙古大汗位,并担任过蒙古大汗护卫军怯薛军的那颜,因此虽然撤至陕甘六盘山地区的蒙哥大汗亲率的蒙汉军团主力,支持拥立正统候选者阿里不哥为蒙古帝国大汗,但是最关键的蒙古大汗护卫军怯薛军团在此次争夺汗位大战中摄于兀良合台威望保持了中立,并未支持已被和林拥立为为蒙古大汗第一候选的阿里不哥。而离和林汗庭最近的蒙古东部诸宗王和华北汉军又全都听忽必烈号令,旭烈兀又在河中一带阻止钦察汗国东援阿里不哥。忽必烈在争夺蒙古汗位之战中兵力优势远胜于居于正统地位的阿里不哥。

           1260年发生了留在叙利亚准备侵人埃及的蒙古军祛的不花为埃及马木留克单眼猛将拜巴尔斯所败一事,蒙古军团及亚美尼亚重骑兵在此役全军覆灭,郭侃部下的唐兀和契丹骑兵也在此战中战亡殆尽。此时东边也传来了忽必烈汗获胜夺得蒙古大汗宝座并建立元朝的消息。同时由于旭烈兀处死了伊斯兰教名义上的天下共主巴格达哈里发,令早已畈依伊斯兰教的钦察可汗们极度不满,于是不仅抽回了钦察汗国所部西征援军,钦察汗别儿哥更准备联合埃及马木留克与旭烈兀在高加索一带兵戎相见。

           于是早已思乡厌战的郭侃和远征的汉军竭力请辞,旭烈兀此时已建立尊忽必烈为蒙古大汗、元朝为宗主国的伊利汗国,于是准许郭侃率所部汉军东归。郭侃回到蒙古本土谒见忽必烈汗则是发生在一二六一年夏天的事。

元史对于郭侃的战功虽有夸大之辞,在十几万旭烈兀蒙古西征军中,汉军部队也仅是一支数千人的小部队。然而中国的武将能够见到地中海的落日,并且策马攻略突厥酋长和十字军骑士们做为根据地的城堡要塞,则确实是件如画一般不可思议的事。

       回到忽必烈元庭的郭侃,并没有在灭宋过程中去建功立业,他的老师史天泽已是元朝宰相,郭侃深知自己为汉人,却为蒙人服务,因此看清了天下的形势。以后在元庭诸汉将中的地位甚至远不及刘整等南宋降将。最终郭侃虽由史天泽保举升为汉军万户,随军南征襄阳,但并没有机会再直接领军打仗,南宋平定后郭侃仅在相当于知府级别的江南路府总管(知宁海州)任上郁郁而终,在余下的蒙古军征伐中再无记载。

 

郭宝玉,字玉臣,华州郑县人,唐中书令子仪之裔也。通天文、兵法,善骑射。金末,封汾阳郡公,兼猛安,引军屯定州。岁庚午,童谣曰:“摇摇罟罟,至河南,拜阏氏。”既而太白经天,宝玉叹曰:“北军南,汴梁即降,天改姓矣。”金人以独吉思忠、仆散揆行中书省,领兵筑乌沙堡,会太师木华黎军忽至,败其兵三十余万,思忠等走,宝玉举军降。木华黎引见太祖,问取中原之策,宝玉对曰:“中原势大,不可忽也。西南诸蕃勇悍可用,宜先取之,藉以图金,必得志焉。”又言:“建国之初,宜颁新令。”帝从之。于是颁条画五章,如出军不得妄杀;刑狱惟重罪处死,其余杂犯量情笞决;军户,蒙古、色目人每丁起一军,汉人有田四顷、人三丁者签一军;年十五以上成丁,六十破老,站户与军户同;民匠限地一顷;僧道无益于国、有损于民者悉行禁止之类:皆宝玉所陈也。
  帝将伐西番,患其城多依山险,问宝玉攻取之策,对曰:“使其城在天上,则不可取,如不在天上,至则取矣。”帝壮之,授抄马都镇抚。癸酉,从木华黎取永清,破高州,降北京、龙山,复帅抄马从锦州出燕南,破太原、平阳诸州县。甲戌,从帝讨契丹遗族,历古徐鬼国讹夷朵等城,破其兵三十余万。宝玉胸中流矢,帝命剖牛腹置其中,少顷,乃苏。寻复战,收别失八里、别失兰等城。次忽章河,西人列两阵迎拒,战方酣,宝玉望其众,疾呼曰:“西阵走矣!”其兵果走,追杀几尽。进兵下挦思干城。次暗木河,敌筑十余垒,陈船河中,俄风涛暴起,宝玉令发火箭射其船,一时延烧,乘胜直前,破护岸兵五万,斩大将佐里,遂屠诸垒,收马里四城。辛巳,可弗叉国唯算端罕破乃满国,引兵据挦思干,闻帝将至,弃城南走,入铁门,屯大雪山,宝玉追之,遂奔印度。帝驻大雪山前,时谷中雪深二丈,宝玉请封山川神。壬午三月,封昆仑山为玄极王,大盐池为惠济王。从柘柏、速不台二先锋收契丹、渤海等诸国,有功,累迁断事官,卒于贺兰山。子德海,德山。德山以万户破陕州,攻潼关,卒。
  德海字大洋,资貌奇伟,亦通天文、兵法。金末,为谋克,击宋将彭义斌于山东,败之。知父宝玉北降,遁入太行山,大军至,乃出降,为抄马弹压。从先锋柘柏西征,渡乞则里八海,攻铁山,衣帜与敌军不相辨,乃焚蒿为号,烟焰漫野,敌军动,乘之,斩首三万级。逾雪岭西北万里,进军次答里国,悉平之。乙酉,还至峥山,吐蕃帅尼伦、回纥帅阿必丁反,复破斩之。戊子春,从元帅阔阔出游骑入关中,金人闭关拒守,德海引骁骑五百,斩关入,杀守者三百人,直捣风陵渡寨,后兵不至,引还。己丑秋,破南山八十三寨,陕西平。德海导大将魁欲那拔都,假道汉中,历荆、襄而东,与金将武仙军十万遇于白河,德海提孤军转战,仙败走,斩首二万余级,复破金移剌粘哥军于邓。冬十一月,至钧州。辛卯春正月,睿宗军由洛阳来会于三峰山,金人沟地立军围之。睿宗令军中祈雪,又烧羊胛骨,卜得吉兆。夜大雪,深三尺,沟中军僵立,刀槊冻不能举。我军冲围而出,金人死者三十余万,其帅完颜哈达、移剌蒲兀走匿浮图上,德海命掘浮图基,出其柱而焚之,完颜斜烈单骑遁还洛阳。又破金将合喜兵于中牟。完颜斜烈复帅军十万来拒,战于郑,先登破之,杀其都尉左崇。以功迁右监军。壬辰正月,破金帅于黄龙冈。癸巳,取申、唐二州。甲午,河南复叛,德海往讨之,炮伤其足,以疾归,卒。
  先是,太宗诏大臣忽都虎等试天下僧尼道士,选精通经文者千人,有能工艺者,则命小通事合住等领之,余皆为民。又诏天下置学廪,育人材,立科目,选之入仕,皆从德海之请也。子侃。

郭侃传
侃字仲和,幼为丞相史天泽所器重,留于家而教养之。弱冠为百户,鸷勇有谋略。壬辰,金将伯撒复取卫州,侃拒之,破其兵四万于新卫州。遂渡河,袭金主,至归德,败其兵于阏伯台,即从速不台攻汴西门,金元帅崔立降。以功授总把。从天泽屯太康,复以下德安功为千户。壬子,送兵仗至和林,改抄马那颜。从宗王旭烈兀西征。癸丑,至木乃兮。其国堑道,置毒水中,侃破其兵五万,下一百二十八城,斩其将忽都答而兀朱算滩。算滩,华言王也。丙辰,至乞都卜。其城在担寒山上,悬梯上下,守以精兵悍卒,乃筑夹城围之,莫能克。侃架炮攻之,守将火者纳失儿开门降。旭烈兀遣侃往说兀鲁兀乃算滩来降。其父阿力据西城,侃攻破之,走据东城,复攻破杀之。丁巳正月,至兀里儿城,伏兵,下令闻钲声则起。敌兵果来,伏发,尽杀之,海牙算滩降。又西至阿剌汀,破其游兵三万,祃拶答而算摊降。至乞石迷部,忽里算滩降。西戎大国也,地方八千里,父子相传四十二世,胜兵数十万。侃兵至。又破其兵七万,屠西城,破其东城,东城殿宇。皆构以沉檀木,举火焚之,香闻百里,得七十二弦琵琶、五尺珊瑚灯檠。两城间有大河,侃预造浮梁以防其遁。城破,合里法算滩登舟,睹河有浮梁扼之,乃自缚诣军门降。其将纣答儿遁去,侃追之,至暮,诸军欲顿舍,侃不听,又行十余里,乃止。夜暴雨,先所欲舍处水深数尺。明日,获纣答儿,斩之,拔三百余城。
  又西行三千里,至天房(今沙特阿拉伯),其将住石致书请降,左右以住石之请为信然,易之不为备,侃曰:“欺敌者亡,军机多诈,若中彼计,耻莫大焉。”乃严备以待。住石果来邀我师,侃与战,大败之,巴儿算滩降,下其城一百八十五。又西行四十里,至密昔儿。会日暮,已休,复驱兵起,留数病卒,西行十余里顿军,下令军中,衔枚转箭。敌不知也,潜兵夜来袭,杀病卒,可乃算滩大惊曰:“东天将军,神人也。”遂降。戊午,旭烈兀命侃西渡海,收富浪(今地中海中的塞普鲁斯岛)。侃喻以祸福,兀都算滩曰:“吾昨所梦神人,乃将军也。”即来降。师还,西南至石罗子,敌人来拒,侃直出掠阵,一鼓败之,换斯干阿答毕算滩降。至宾铁,侃以奇兵奄击,大败之,加叶算滩降。己未,破兀林游兵四万,阿必丁算滩大惧,来降,得城一百二十。西南至乞里弯,忽都马丁算滩来降。西域平。侃以捷告至钓鱼山,会宪宗崩,乃还邓,开屯田,立保障。
  世祖即位,侃上疏陈建国号、筑都城、立省台、兴学校等二十五事,及平宋之策,其略曰:“宋据东南,以吴越为家,其要地则荆襄而已。今日之计,当先取襄阳。既克襄阳,彼扬、庐诸城,弹丸地耳,置之勿顾,而直趋临安,疾雷不及掩耳,江淮、巴蜀不攻自平。”后皆如其策。
  中统二年,擢江汉大都督府理问官。三年二月,益都李璮及徐州总管李杲哥俱反,宋夏贵复来犯边。史天泽荐侃,召入见,世祖问计所出,曰:“群盗窃发,犹柙中虎。内无资粮,外无救援,筑城环之,坐待其困,计日可擒也。”帝然之,赐尚衣弓矢。驰至徐,斩杲哥。夏贵焚庐舍,徙军民南去,侃追贵,过宿迁县,夺军民万余人而还。赐金符,为徐、邳二州总管。杲哥之弟驴马,复与夏贵以兵三万来扰边境,侃出战,斩首千余级,夺战舰二百。
  至元二年,有言当解史天泽兵权者,天泽遂迁他官,侃亦调同知滕州。三年,侃上言:“宋人羁留我使,宜兴师问罪。淮北可立屯田三百六十所,每屯置牛三百六十具,计一屯所也,足供军旅一日之需。”四年,徙高唐令,兼治夏津、武城等五县。五年,邑人吴乞儿、济南道士胡王反,讨平之。七年,改白马令,僧臧罗汉与彰德赵当驴反,又平之。帝以侃习于军务,擢为万户,从军下襄阳,由阳罗上流渡江。江南平,迁知宁海州,居一年,卒。
  侃行军有纪律,野爨露宿,虽风雨不入民舍,所至兴学课农,吏民畏服。子秉仁、秉义。


发表于 2012-7-3 16:33:41 | 显示全部楼层
郭靖原形~~!唐中书令子仪之裔也。

   打到巴格达,饮马地中海。

“东天将军,神人也。”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3-10-25 11:4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守敬是郭宝玉的后代  ,请问宗亲  这个有资料可查吗    急求  谢谢宗亲
发表于 2017-5-23 11:53:19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了,问宗亲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地图|手机版|发展基金|微博|中华郭氏网(始建于2006年)版权所有 ( 皖ICP备13000936号-3 )

GMT+8, 2019-12-7 22:03 , Processed in 0.089913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