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郭氏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快捷导航
总共1321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3302|回复: 3

[分享]南宋郭氏军事集团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08-5-8 08: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宋郭氏军事集团
 

      南宋一代,先后出现过三个家族型的庞大军事集团:吴氏军事集团、郭氏军事集团、吕氏军事集团。吴氏军事集团,早已为人们所熟悉。吕氏军事集团,也有人论及;而郭氏军事集团至今未被人们注意。因此,本文拟就郭氏军事集团的发端、构成、败亡,及其对南宋历史的影响作一述论。

          郭氏军事集团在唐朝以郭子仪为代表,数代为将,忠君爱国,深爱后人崇敬。宋朝的统治者寻郭氏后人入仕,宋朝郭氏家族的发家立业者是郭浩,他是南宋早期著名的“蜀中三大将”之一,也是三大将中资历最老的一位。

          郭浩的父亲郭成(1046—1102),字信之,德顺军(治今甘肃静宁)中安堡人。从军泾原,颇有战功。元符元年(1098),郭成率军守平夏城,大败夏军,“名震西鄙”(《宋史》卷350《郭成传》)。以功升客省使、雄州防御使、泾原路兵马钤辖兼第十一将。崇宁元年(1102)四月,郭成病卒。徽宗得其死讯,“悼之甚,赙以金帛,官其子婿。……手书报曰:‘郭成尽忠报国,有功于民,宜载祀典。’榜其庙曰‘仁勇’云”(《宋史》卷350《郭成传》)。

          郭成初娶赵氏,后娶范氏,有子三人:郭溱、郭浩、郭沔(郭沔,《汉滨集》卷15《郭成行状》作“郭涓”。恐误。兹据《宋史》卷382《勾涛传》改)。长子郭溱早亡。季子郭沔为修武郎、天都寨兵马都监,入南宋后,在郭浩军中任职。

         郭浩乃郭成次子,字充道,生于德顺军陇干城(今甘肃静宁)。北宋末,任渭州兵马都监。建炎元年(1127),知原州;二年,任泾原路兵马钤辖,知泾州、权主管鄜延路经略安抚司公事,三年,张浚宣抚川陕,以郭浩为秦凤路提点刑狱,权经略使、知秦州。富平之战后,郭浩收馀兵入蜀口,在和尚原、饶风关、仙人关三战中,与吴玠等诸将通力合作,大败金军,以功迁彰武军承宣使、利州路经略安抚使,知利州。绍兴六年(1136),郭浩徙知金州兼永兴军路经略使。绍兴九年,吴玠病死,文臣胡世将主政川陕宣抚司,川陕大军分别由吴璘、杨政、郭浩统领。吴璘任右护军都统制,杨政任川陕宣抚司都统制,郭浩任枢密院都统制。其后,据《宋史》卷367《郭浩传》载:

       (绍兴)十四年,召见,拜检校少保;还镇,赐以御府金器、绣鞍,仍官一子文资,赐田五十顷,浩辞曰“臣父子起身行阵,不敢忘本,愿还文资。”帝嘉其意,别与一子閤职。是岁,分利州为东西两路,以浩为金、房、开、达州经略安抚使兼知金州、枢密院都统制,屯金州,仍建帅府。十五年卒,年五十九。赠检校少师,谥恭毅。淳熙元年,赐立庙全州。

         郭浩死后,金州都统制一职改由王彦担任,而其子孙尚微,故郭氏势力在金州遂告断绝。然而三十年后,即孝宗淳熙初年,郭浩的儿子开始操执兵柄,崭露头角,郭氏势力遂又兴起于东南。

         郭浩子孙,诸书无传。但根据岳飞之孙岳珂所提供的线索,我们知道郭浩有三子:郭棣、郭杲、郭果。其履历如下:

         淳熙二年(1175),郭棣任镇江都统。淳熙四年,升任殿前副都指挥使。淳熙末,郭棣“奉祠里居”(楼钥:《攻媿集》卷91《文华阁待制杨公行状》),回到金州故里,走马放鹰,消磨时光,于光宗绍熙四年(1193)六月病卒。

         淳熙四年,郭棣弟郭杲接任镇江武锋军都统,兼知扬州。淳熙六年后,郭杲改知襄阳府。其后,大约在淳熙十年初,郭杲改任鄂州江陵府驻扎御前诸军副都统制,江陵府驻扎。十一年二月,又升任都统制,鄂州驻扎。郭棣奉祠归乡后,郭杲又接任兄职,任殿前副都指挥使。宁宗登极后,郭杲以拥戴功,先后除武康军节度使、殿前都指挥使、太尉。庆元三年(1197),郭杲出任镇江都统。六年初,兴州都统张诏死,宋廷于是以“郭杲代之”(《宋史》卷402《张诏传》)。嘉泰元年(1201),郭杲死于任上。

        郭果在兄弟三人中发迹最晚。大约在庆元末嘉泰初,他在四川任兴元都统。其后征调入朝。开禧元年(1205)秋冬之际,授右卫郎将、管干殿前司职事。三年四月二日,“以臣僚言其昏庸贪渎、专务私营”,郭果被罢职(《宋会要辑稿》职官七三之37)。嘉定六年(1213)初,宋廷宣布:“前主管殿前司公事郭果差宫观。”二月,“给事中曾从龙言其纵曳用兵、缔交权门”,认为原处置偏轻,故宋廷又重作处置:“前主管殿前司公事郭果差宫观指挥寝罢。”(《宋会要辑稿》职官七三之46)但至于郭果后受何种处分,不得而知。

        关于郭浩诸孙,岳坷在《桯史》卷十四《二将失律》中云:“倪、倬、僎,皆棣、杲、果诸子,浩之孙”,“倬,盖招抚倪之弟也”;“倬之弟僎”。由此可见,郭倪、郭倬、郭僎乃为兄弟。又,《两朝纲目备要》卷六称郭倪为“杲侄”,故郭倪、郭僎均系郭棣之子。

         郭倪,字季端。嘉泰元年(1201)初,其叔郭杲病亡,宋廷“于是以太尉吴曦代为帅,而以杲侄倪领殿岩”(《两朝纲目备要》卷6,庆元六年十二月记事)。郭倪时任殿前都虞候,因殿前都指挥使、副均缺。故称“殿岩”,“殿帅”(《宋会要辑稿》职官三二之19)。三年,升任殿前副都指挥使。开禧元年(1205)八月,“自殿前副都指挥使为镇江都统,兼知扬州。”(《两朝纲目备要》卷8,开禧元年八月乙巳记事)“淮东安抚使”(《宋会要辑稿》兵六之7)。北伐事起,宁宗又下诏委任郭倪以方面之责——“宁远军承宣使、镇江府驻扎御前都统制、兼知扬州、充淮南东路安抚使、马步军都总管郭倪兼山东、京东路招抚使”(《宋会要辑稿》职官四二之67)。

         郭倪之弟郭倬、郭僎,史载甚略。郭倬开禧二年前任建康都统,北伐前夕调任池州都统。在此之前,他还曾任嘉泰四年贺金国生辰国信副使(正使为刘甲),出使金国。北伐前夕出使金国,郭倬出使的目的极明白不过了,无非是侦察金国的战争准备,搜集军事情报。至于其弟郭僎,目前仅知他在开禧北伐时任镇江前军同统制。

         郭浩子孙的履历,由于史料缺乏,以上记述仅得其一大概,并不完整。例如,与郭倪交往甚密的刘过曾作有《谒郭马帅》一诗。其诗言:“千金买骏马,百金市娥眉。……郭候山西英,而有熊豹姿。……兄弟各三衙,父子步武随。……”(刘过:《龙洲集》卷3)由此可见,郭倪在嘉泰元年任殿前都虞候一职以前,曾任“马帅”,其兄弟同时还分任“殿帅”和“步帅”。

         尽管如此,我们也可以看到郭氏家族的赫赫权势。它起于建炎,迄于开禧,历南宋高、孝、光,宁宗四朝。与吴玠家族的政治历史一样长。尽管它在南宋前期,其权势不如吴氏家族,但却后来居上,在南宋中期超过吴氏家族。从孝宗淳熙到宁宗开禧的三十馀年间,据不完全的统计,郭浩子孙任殿帅者共4人次,时间累计近三十年;任镇江都统者4人次,时间累计约十馀年;任建康都统者一,任池州都统者一,任兴元都统者一,任兴州都统者一,任鄂州、江陵都统者二。南宋绍兴十四年后,在长江上游有三支驻屯大军——兴州都统司、兴元都统司、金州都统司,在长江中游有三支驻屯大军——鄂州都统司、荆南都统司、江州都统司,在长江下游有三支驻屯大军——池州都统司、建康都统司、镇江都统司,而郭浩子孙却几乎任遍了各路都统。这种格局,决定了郭氏军事集团在南宋中期历史上的重要地位。


         郭氏军事集团的发展有个特点,即绍兴十五年郭浩死后,它的发展便中断了。到淳熙初郭浩子孙再起时,这个断层约近三十年。

         这个断层的出现与吴氏军事集团有关。吴氏军事集团是以赫赫军功起家的——“夫吴氏当中兴危难之时,能百战以保蜀,传之四世,恩威益张,根本益固,蜀人知有吴氏而不知有朝廷”(《宋史》卷416《余玠传》),从而它成为南宋最大的带有强烈地域性的军事集团——“西边三将,惟吴氏世袭兵柄,号为‘吴家军’”(《宋史》卷391《留正传》)。与之相比,郭氏军事集团很显然缺少战功。没有战功就没有势力,没有势力就没有地盘。更何况当初郭浩与吴玠是有相当矛盾的。

         早在南宋初年,郭浩与吴玠就结下了不解之怨。郭浩与吴玠、吴璘都是德顺军陇干人,属小同乡。北宋末南宋初,郭浩为泾原路兵马钤辖,而吴玠为泾原路第十二副将,是郭浩部下。绍兴初年。吴玠因战功卓著而建节,并任川陕宣抚副使,成为郭浩的上司。这种微妙的关系是两人失和的主要原因。

          绍兴六年(1136),吴玠以“阴与敌境通”的罪名将利州路提点刑狱宋万年逮捕下狱。郭浩时任利州路经略安抚使、知利州。此案交利州安抚司鞫审时,定案却完全与吴玠意见相左。吴玠“由是与浩意不协,朝廷乃徙浩知金州,兼永兴军路经略使”(《宋史》卷367《郭浩传》)。尽管当时有规定:“金州权隶川陕宣抚司。”(《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03,绍兴六年七月癸巳记事)但实际上,郭浩在金州是独立的,“凡有奏请,得以直达” (《宋史》卷367《郭浩传》),并不通过川陕宣抚司。绍兴九年,郭浩初改金、洋、房州节制军马,续改枢密院都统制,成为南宋朝廷钉在四川的一块楔子。

         绍兴九年,吴玠病死,文臣胡世将主政川陕宣抚司。川陕大军分由吴璘、杨政、郭浩三大将统率。吴璘任右护军都统制,杨政任川陕宣抚司都统制,郭浩任枢密院都统制。在三大将中,郭浩一军是唯一不受吴氏控制的部队。这种格局,自然是南宋朝廷有意为之。但这无疑更加深了郭氏和吴氏两家的矛盾。

         郭浩死后,吴璘势力正如日中天。在当时的情况下,郭浩子孙是难以在四川立足的,他们只能是出川谋求发展。

        吴璘死后,吴挺势力已大不如前,而郭浩子孙又崛起于东南,其势力出于吴氏之上。因此,郭氏军事集团的势力又慢慢向四川回转。淳熙末年以后,其势力在金州,乃至四川都逐渐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如淳熙末,郭棣回到金州“奉祠里居”后,绍熙三年(1192)七月,泸州骑射卒张信等发动兵变。为了弹压泸州局势,十一月,南宋朝廷“即金州起前殿前副都指挥使郭棣知州事”(《两朝纲目备要》卷2,绍熙三年七月记事)。再如,庆元六年郭杲被任命为兴州都统制,回到四川时,正值司农少卿王宁出任四川总领。郭杲与王宁原为“旧同僚,相厚善”。王宁上任伊始,即“欲核其军中缺员将住”,遭郭杲反对。于是,两人“互奏于朝”。结果,“朝廷用杲首”。“由是,两人有隙”。当时,四川“关外旧有营田,岁收租十馀万斛。其田半为吴、郭、田诸家所据,租入甚轻。计司知而不敢问”。于是,王宁便计划“括关外营田租”。“及宁括营田,杲尤不以为是。有武臣守凤州者,杲亲党也”,于是两家联手设计攻败王宁。王宁因此而被免官(《两朝纲目备要》卷6,庆元六年十二月记事)。

         正因为如此,南宋朝廷才会在吴挺死后,继任将领难以控制四川局势的情况下,将郭杲、郭果兄弟在庆元末双双派回四川,分任兴州都统和兴元都统,以控制局面。然而,历史是最能捉弄人的。吴氏与郭氏虽有世嫌,然而到了孙辈,两家却又干戈化玉帛并结秦晋之好。郭倪、郭僎乃为吴曦之“外姻”(《宋史》卷405《王居安传》)。史虽语焉不详,但由此推断,郭倪、郭僎与吴曦是儿女亲家。就是这门亲家,在开禧北伐中,兵败淮西,反叛西蜀,一东一西,使南宋王朝尝尽苦头!



         郭氏军事集团是一个没有军功的军事集团。郭浩子孙是在《隆兴和约》之后,在宋金双方休战的和平环境中,靠年资重新起家的。

         郭氏军事集团重新起家后,靠管理军队的才干,长期任职三衙,把持着禁卫军的指挥权,结交权门,参与政治斗争,从而求得了进一步发展。“绍熙内禅”中郭杲的表现就是其明证。

          绍熙五年(1194)六月,太上皇(孝宗)驾崩,光宗因与太上皇有隐,且因患病不能理政、执丧。丞相留正等屡请立嘉王为太子,光宗初许之,后又出一御批云:“历事岁久,念欲退闲。”留正得此不明不白之语,大惧,称疾乞罢政。后得知赵汝愚等人有“内禅”之谋,留正遂逃出临安城。于是,“中外人情汹汹,以祸在旦夕。近习巨室,竞辇金帛藏匿村落。而朝士项安世等,遁去者数日;如李详等,搬家归乡者甚众;侍从至欲相率出城”(周密:《齐东野语》卷3《绍熙内禅》)。临安城内大乱。知枢密院事赵汝愚、工部尚书赵彦狻⒅ x门事韩侂胄、殿前副都指挥使郭杲等人趁机请高宗宪圣吴后垂帘,逼光宗退位,立其子嘉王赵扩为帝,是为宁宗。

         在绍熙内禅中,郭杲是个关键人物。南宋的三衙与北宋不同,不再是管理全国军队的最高军事机构,而是与各御前诸军编制相等的三支禁卫军。宋孝宗以后,殿前司的军额约为七万馀人,马军司的军额约为三万人,步军司的军额约为二万馀人。其中,马军司于乾道七年(1171)后已徙驻建康。因此,驻守临安、拱卫都城的只是殿前司和步军司部队。在这种情况下,可以说任何宫廷政变如得不到殿前司的支持,那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成功的。

         因此,当时赵汝愚在事情之初虽有心谋立嘉王,但又“念故事须坐甲以戒不虞,而殿帅郭杲莫有以腹心语者”(《宋史》卷392《赵汝愚传》),故一时还未敢轻发。其后,他得知赵彦逾尝有德于郭杲,两人关系相当不错,便通过赵彦逾劝说郭杲。其事《齐东野语》卷3《绍熙内禅》所载甚详:
(初),汝愚遂遣范仲壬及詹体仁谕意(郭杲),杲皆不答,汝愚大恐。彦逾曰;“某尝有德于杲。”遂驰告之曰:“近日外议澒洞,太尉知否?”杲曰:“然则奈何?”彦逾遂以内禅事语之,曰;“某与赵枢密第能谋之耳。太尉为国虎臣,此事全在太尉。”杲犹未语,彦逾曰:“太尉所虑者,百口之家耳。今某尽诚以告,太尉不答,岂太尉别有谋乎?”杲矍然而起曰:“敢不效使令!”遂与区处发军坐甲之事。还报汝愚,议遂定。

         所谓“发军坐甲”,即“夜以兵卫南北内”(《宋史》卷392《赵汝愚传》),以及“以军五百至祥禧殿前,祈请御宝”(周密:《齐东野语》卷3《绍熙内禅》)。在这里,前者所谓“卫”,实际上就是“围”;后者所谓“祈请”,实际上就是“逼索”。由此可见郭杲在绍熙内禅中是一个颇有份量的砝码,正因为他倒向赵汝愚,皇位的天平才倾向宁宗一侧。

         庆元党争中,因赵彦逾与赵汝愚反目,“遂与侂胄合”(樵叟:《庆元党禁》),郭杲也见风使舵,投入韩侂胄集团。韩侂胄欲握兵权,也看准了吴氏和郭氏两大军事集团。从此,吴郭两家轮掌殿前司。郭杲出任镇江都统后,吴曦继任殿帅;郭杲在兴州死后,韩侂胄又“以太尉吴曦代为帅,而以杲侄倪领殿岩”(《两朝纲目备要》卷6,庆元六年十二月记事),郭倪出领淮东后,其叔郭果又管干殿前司职事。若不是吴郭两家遭败亡,郭果于开禧三年四月被罢职,十一月史弥远又安能用殿前司兵诛杀韩侂胄!

         正是由于韩侂胄集团的扶持,郭氏军事集团的势力在这一时期遂达到鼎盛。但是,盛极则衰,在开禧北伐中,郭氏军事集团便因军事上的失败而败亡了。


         在开禧北伐中,郭氏军事集团对南宋王朝输掉这场战争负有罪责。他们“纵曳用兵”(《宋会要辑稿》职官七三之46),然而又草率从事;他们被委以重任,然而又不能胜任;他们身为将帅,然而又以权谋私。

         战争之初,郭氏军事集团积极襄赞韩侂胄用兵,做了不少工作。如嘉泰四年郭倬出使金国,搜集军事情报,郭倪指派濠州守将田俊迈“诱虹县民苏贵等为间”(《金史》卷12《章宗四》)等等。

          开禧二年(1206)三四月间,南宋王朝不宣而战,以程松为四川宣抚使,以吴曦为副使兼陕西河东路招抚使;以薛叔似为湖北京西宣抚使,以赵淳和皇甫斌兼京西北路招抚使、副;以邓友龙为两淮宣抚使,以郭倪兼山东京东路招抚使;兵分三路。从长江上游、中游、下游兴兵北伐。

         在两淮战场,宣抚使邓友龙并不知军,军事总指挥实际上是郭倪。四月,郭倪首遣陈孝庆和毕再遇攻下池州,随之又攻占虹县(灵壁早已为宋军攻占)。宋军初战告捷,纯属运气。时任淮东总领的岳珂事后指出:

初,取泗无攻具,夜发盱眙染肆之竿,若寺庙之刹(皆取),为长梯以登。泗本土堙,又无御者,幸而捷。忠义与军士,已争功而哗,及是复不携寸木往。居泗一月,而后之宿……(岳珂:《桯史》卷14《二将失律》)。

         宋军在泗州停留期间,郭倪曾前在劳军。作为总指挥,他竟忽视了这个基本的问题。五月中旬,四川、湖北战场上来军的攻势俱被挫退。在两淮战场,郭倪派田俊迈为先锋攻下了宿州城南三十六里处的蕲县,继命郭倬、李汝翼率大军会同田俊迈攻宿州,陈孝庆率兵继后,以为接应;又命毕再遇北攻徐州,牵制策应。宿州城内的金军人数原不多,加上新开进的“精骑三千”(《金史》卷93《抹燃史扢搭传》),总数最多也就不过万把人。可数万宋军在宿州城下,因“砲械无所取办”,“乃坐而仰高,搏手莫知所施”(岳珂:《桯史》卷14《二将失律》)。其后,因粮草被焚,又遭大雨之苦,且被金军夜袭,宋军大乱溃退。黎明,逃到蕲县的宋军被金军追上,陷入困境。金军因兵力不足,故向宋军提出要求:“田俊迈守濠,实诱我人而启衅端。执以归我,我全汝师。”(岳珂:《桯史》卷14《二将失律》)为了逃命,郭倬竟做主答应了金军的要求,干出了战争史上少见的丑行。

         郭倬逃归盱眙后,身为招抚使的郭倪却千方百计地庇护他。其弟郭僎甚至找韩侂胄,要韩做主替郭倬平反。如此而为,何以驭军? 其后,郭倪在战争中的表现更“佳”。据《宋宰辅编年录》卷二十开禧三年部分载: 虏乃悉兵围六合。郭倪闻六合被围,虏兵渐近仪真,遂托言点检瓜洲,弃扬州而遁,且携选卒精杖自随。公(按,即丘崈。此时接任邓友龙)闻之,遣人赉书檄切责,令还戍。倪不得已,再还城中。会报倪出兵万人,使郭僎等统率策应六合,仓卒进发,更不禀命。公大骇。时方委招抚司主管机宜文字陈璧等充小使以行,议欲权宜讲解,而此举与小使所议正相矛盾,殊患之。郭僎至仪真,与虏遇战不利。公诉于朝,且自引失职之咎,历数郭倪辈欺蔑督府,略不关自,以至丧师辱国等罪,合加显戮。不知此举乃倪辈与权臣密议,表里为之,欲侥倖一胜,以盖前日逗挠失亡之罪也。会倪复走瓜洲,公遂按倪罪状,奏乞赐诛殛。权臣曲为之地,倪但追三官,安置南康军而已。

          同书同卷开禧二年部分载: 公(丘崈)留维扬几日,郭倪畏公名,阴肆中伤,权臣亦为之动。是时,……权臣率先取谋于倪,而后区处报下。宣司之情,愈不得通矣。郭倪虽通领两淮守御之寄,然倪第知封殖扬州,缓急则趣瓜洲为遁计,淮西一路,不以介意。

         在这场战争中,郭倪之叔郭果也参与了。开禧二年十一月,因前线战事吃紧,故南宋王朝“命主管殿前司公事郭果领兵驻真州以援两淮”(《宋史》卷38《宁宗纪》)。结果,郭果也遭惨败。开禧北伐失败后,郭氏军事集团的主要成员先后都受到制裁——郭倬被斩于京口;郭倪因“怯懦寡谋,有辜委寄”(《宋会要辑稿》职官七四之23),先是“夺三官,责授果州团练使,南康军安置”(《宋史》卷38《宁宗纪》),其后“以臣僚言其迎合侂胄,窃据兵权”,“改送梅州安置”(《宋会要辑稿》职官七四之26)。郭僎“先是追官”,后以“臣僚言其谋虑疏谬,丧失兵马”,改“送连州安置”(《宋会要辑稿》职官七四之26);郭果的处分已见前述。其子郭倓在嘉定四年也“以臣僚言倓贪暴骄騃,父任殿岩,恃其声势,侵渔士卒,招权纳贿”,而被免去京西路副总管之职(《宋会要辑稿》职官七四之41),——从此结束了郭氏军事集团的历史。

         郭氏军事集团是一个腐朽的军事集团。当然,它的一些成员在军队管理上也是表现出了一定才干的。如郭棣在淮东,考虑到安抚司兵力不足,曾创设了“效士”、“强勇”等名号的新军(叶適:《水心文集》卷18《钱之望墓志铭》);如郭倬在庐州,“轻财勇往”,“颇得士卒心”(岳珂:《桯史》卷14《二将失律》);如郭杲在兴州,处理张威逃兵一事,也颇为得体。但就总体而言,郭氏军事集团的成员大多都表现出贪暴的本性,如郭杲在鄂州“掊克军士”(《两朝纲目备要》卷7,嘉泰元年七月己巳记事),在武兴仍“刻剥军土”,就是其典型。至于郭倪,才干不如郭杲,而贪财则有过之而无不及,与其小叔郭果一样,“无非庸驳之人”(魏了翁:《鹤山集》卷18《应诏封事》)。

         郭倪志大才疏,一些文人便利用这一点投其所好。如刘过就曾肉麻地吹捧他——“结束战袍骑战马,冠军将军宛如画。……将军自是擎天柱,看山看水时一来。钱塘吴越何小哉,指点中原百城在。功名逼人有机会。”(刘过:《龙洲集》卷2《嘉泰开乐日,殿岩泾原郭季端进游凤山》)

        岳珂及其兄对郭倪为人知之颇深。岳珂在《桯史》卷十五《郭倪自比诸葛亮》中对郭倪做了充分的揭露。在嘉泰、开禧间,郭倪是郭氏军事集团中最核心的人物。其人如此,可以想见整个郭氏家族的家风及其政治作为。难怪当时优伶也将郭氏家族当成了讥讽的对象。据《四朝闻见录》载:“郭倪、郭果败,值赐宴,优以生菱进于桌上,命二人移桌,忽生菱堕地尽碎。一人曰:‘苦坏了多少生菱(灵),只因移(倪)果桌(倬)’。”(《宋人轶事汇编》卷17)
        宋朝是轻武重文的朝代,作为军人也很无奈!!!郭在权


发表于 2012-7-3 16:36:31 | 显示全部楼层
郭浩是南宋早期著名的“蜀中三大将”之一。
发表于 2012-7-5 11:38:18 | 显示全部楼层
强悍但腐,口碑略差,可惜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地图|手机版|发展基金|微博|中华郭氏网(始建于2006年)版权所有 ( 皖ICP备13000936号-3 )

GMT+8, 2019-12-7 22:27 , Processed in 0.124711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